目前分類:[驅魔]鏡花水月 帝拉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於戀人突如其來的告白感到訝然,更多的是不需言語的溫暖悸動,帝奇小心翼翼的捧起拉比圓潤的臉龐,低音大提琴般的渾厚嗓音帶點眷戀的嘶唖,以及滑潤的濃情蜜意。
  
  「難得你這麼坦白啊…真是讓我太開心了。」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冰涼的湖水在四肢的擺動下推進了稍嫌纖弱的身子,少年來到大樹坐落於湖底的樹根處,以特別的方法找到在樹節交錯下形成六角形的地方,右手覆蓋住,唇瓣一點都不受水的影響開闔,清晰的低喃聲回盪。
  
  「時之洪流,回應我的祈求,讓沉睡的回流之石回歸吧……」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人將臉深深埋進少年的頸窩,磁性的嗓音少了以往那份淡然與從容,取而代之的是滿溢的真切情感。
  
  「若只是單純的憐憫我的情緒就不會因為你的一舉一動而起伏,也不會時時刻刻都惦記著你,更不會因為你感到悲傷時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眼廉,緩緩顫動,隨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再熟悉不過的景象。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湖畔中央,一名橘髮少年違背地心引力似的穩穩地佇立於湖面上,被繃帶纏繞的雙眼靜靜的望著從他來到鏡以來不曾變過的滿月,卻在自己找到帝奇的那一刻起有了陰晴圓缺,現在的月正是接近望的時刻,更是提醒著自己所擁有的時限已經不多。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樂的時光過總是得很快,轉眼間和少年相處的時間已有兩個星期,這段時間他們常常做一些很幼稚的行為。
  
  像是比賽誰先跑完湖一圈,然後在過程中他還失足去踩到一只正在休息的白貓,當下被追的夠嗆,下場就是他的臉慘遭貓爪肆虐,讓小兔子笑上了好一段時間,後來總算是良心發現的幫他包紮傷口,這不包還好,一包下去自己都快成了木乃伊了,讓男人當下相當懷疑到底小兔子是認真成分多還是故意成分多。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覺到臉頰上略低的溫度,以及帶點彈性卻又柔軟的觸感,讓男人疑惑的顫了顫眼簾,視野由一道細線轉為廣闊,最後映入琥珀的是男人在意許久的清秀臉蛋。
  
  男人先是頓了頓,記得他不是坐在沙發上無聊的轉著電視?難不成坐著坐著就睡著了?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擁有一頭黑髮的女孩訝異的望著眼前一邊哼著歌一邊敲打小說的男人,強忍著眨眼睛的衝動,女孩疑惑的問。

  
  「發生什麼好事嗎?你看起來心情很好。」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不曾開懷大笑?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艷橘的髮絲沐浴在溫暖的日光下更顯明媚,少年頭頂上的大樹以及後方的枝葉間都棲息了許多動物,從鳥類到鼠類,甚至是連湖中的魚類都通通出來湊一腳,他們內心都有共同的想法,希望眼前這名少年可以開開心心的展開笑容。

  只可惜,對於現在的拉比而言,想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人猛然整開雙眼。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流瀉不停的大雨打在兩人身上,彷彿意味著懷中軀體的生命正在逐漸流失,即便雙手抱著再緊,仍然捉不回一點一滴的希望。
  
  戀人的體溫本就偏低,但此時此刻的溫度卻寒的令少年止不住淚水的放縱。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