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親睦鄰,青火是大二生

*怨念產物
 
****

青峰將冰敷袋內涼掉的冰水倒掉,看著火神右半邊腫得跟塞滿瓜子的花栗鼠有得拼的臉頰,儘管知道現在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眼的傢伙有多麼不舒服,但青峰還是很沒良心的勾起了唇角的弧度。

 

不就幸好大我這傢伙不是一次拔兩邊,不然兩邊都腫他絕對沒辦法這麼平靜的照顧他。

 

黝黑的掌心覆在火神鼓起的面頰,上頭因為剛冰敷完還涼涼的,靠在火神脖頸處的手腕感受到肌膚下傳來不正常的熱度,青峰掛在眼角的笑意在這一刻轉變為濃濃的擔憂。

 

他沒有拔過智齒,並不曉得那是怎樣的感受,但看著火神踏著虛浮的腳步從牙醫台走下來時,緊緊皺在一塊的眉頭以及面無血色的面頰,想必那滋味絕對不好受。

 

剛拔完麻藥還沒退的那段時間,火神還會口齒不清的問自己今天晚餐想吃什麼,他聽到時腦海閃過的不是事先就想好的菜單,而是火神在等待領藥時拿在手裡瞧著的術後注意事項。

 

然後,開口的菜單就變成短短的三個字:「雞蛋粥。」

 

青峰的回答換來火神驚疑的目光,下意識就張嘴回了一句:「啊?你沒說錯?」還因為不小心太激動扯到傷口,立刻疼得齜牙咧嘴。

 

明明除了生病以外打死都不吃這種軟趴趴的食物,青峰是怎樣?轉性啦?

 

「對啦對啦,我變成火屬性成不成?今天回去順便教我怎麼煮。」

 

如果說剛才那句話是讓火神感到驚訝,下面那句火神直覺反應就是青峰這傢伙是不是被人給掉包了,那天天吵著要他煮飯給他吃的傢伙居然想學煮粥?煮粥耶!要變天啦?

 

「你瞪、你再瞪,不要以為你剛拔完牙我就不會對你怎樣。」青峰咬牙切齒地怒視著火神那張令他無比火大的驚恐臉龐,掌心正習慣性的想掐上火神的脖子,卻在聽見火神大舌頭的反駁後頓了頓,悻悻然地收在自己的腦後不爽地搔著微刺的髮。

 

也幸好當天火神真的有手把手的教青峰,不然隔天陣亡在床上的火神可能會先被餓得欲哭無淚。

 

 

 

「唔嗯……」

 

床上人不舒服的呻吟扯回青峰的思緒,火神很吃力地睜開眼睛,右頰雖然還是又痛又熱,但比起前段時間已經好多了,眼角餘光瞥見青峰握在手裡的冰敷袋,很艱難地吐出幾個字:「些、些……尼也區、……優咦一下……」

 

「想謝我,你就快點好起來煮一頓好吃的犒賞我。」這幾天三餐除了粥還是粥,他真的吃到快吐了,儘管如此仍是沒有更改菜單的念頭。

 

只要火神還沒消腫,就算他吃得再怎麼不情願,他也不會換。

 

明白青峰是不想讓自己多費力氣說話,他現在的情況就連吞口水都很吃力,不曉得是不是口腔的熱度一直往上竄,他覺得自己連腦袋都開始熱熱的,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糟糕感受讓火神有種深深的挫敗感。

 

火神還想說些什麼,立刻被青峰陰沉的眼神給瞪回去,那模樣大有『要是你再多說一個字老子我就一拳打昏你讓你繼續睡』,火神只好乖乖的把梗在喉間的話給嚥回去。

 

他相信青峰這傢伙肯定幹得出來,還是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好了。

 

想起青峰這幾天來無微不至的照顧,不論是煮粥給他吃,或是幫他擦澡,雖然有時候擦著擦著位置會漸漸往下移,但青峰並沒有真的趁他不舒服時幹些什麼事來,只是簡單的幫他做清理,然後一有空就按照醫院給的那張單上的指示,幫他冰敷,甚至有得時候半夜疼得受不了,睜開眼都能看見跟周圍融為一體的傢伙緊張地問他要不要吃止痛藥。

 

那樣的青峰令他又開心又覺得不好意思,其實很想告訴青峰不用這麼費事,只要痛過就好了,以前生病哪次不是這樣過來的,現在突然多了一個人盯他吃藥他反而不習慣。

 

但他也知道以青峰的個性肯定不會因為這種藉口就丟下他不管,甚至還很有可能會因此而不爽,所以儘管火神不怎麼願意在青峰面前表現出很遜的模樣,卻始終沒有拒絕青峰的照顧。

 

「喂,把你腦中的東西先給我扔掉,睡覺。」青峰的掌心霸道地蓋住火神的雙目,避免這傢伙又在那想些有的沒的,已經好久好久不曾被別人如此照料過,聽見青峰拐著彎關心自己的語句,火神的鼻間忍不住一酸,已經不曉得到底是臉頰在發燙還是自己的眼眶在發疼,看著從青峰指縫透進來的光,好像有什麼模糊了青峰緊蹙著眉的臉。

 

「我發現你生病會很愛哭欸,笨蛋神。」磁性的嗓音有著無奈,更多的卻是火神很少聽見的寵溺,感覺到大手小心翼翼的在他的面頰上擦拭著,被如此放在心上照顧的感受讓火神胸口疼疼的,意外地不是那麼討厭這種感受。

 

卻也無法坦然接受。

 

「……吵死人了。」難得這次發音很清楚,鼓起的臉頰淚痕卻愈來愈多,很快地便濕了青峰的手心。

 

「你才吵,愛哭神。」

 

落在耳畔的嗓音輕柔得火神以為自己其實在作夢,但那令人生氣的語調讓火神明白自己的確是清醒的。

 

婆娑在自己面頰上的手,很真實,也很令他安心。

 

安心的他無法止住擅自從眼角滑落的液體。

 

人在生病時是最脆弱的,所以他會變得愛哭有三成是這句話的錯,剩下的七成都是那個大白痴。

 

要不是青峰,他才不會這麼丟臉的哭出來。

 

……明明只是個蠢峰。

 

卻是唯一能讓他不情不願地卸下武裝的傢伙。

 

 

 

 

『後來的兩人』

 

原本以為拔完一顆就沒事的火神,得知自己的左邊智齒也要拔的時候打死就是不肯就範,畢竟智齒生長的地方平常清潔時很難照顧到,加上火神又沒有使用牙線的習慣,因此左下方的智齒沒意外的也開始被蛀掉了。

 

「混帳!!為什麼你都不用拔啦!是不是因為你太笨所以才長不出來!!」火神內心嚴重不平衡,雖然那段時間青峰真的很照顧他,但是看著一桌的美食卻不能大吃特吃根本是酷刑嘛!

 

「啊啊!?老子我的牙長得比你還正根本不用拔,敢罵我笨你這次拔完牙就不要求我照顧你!」

 

結果,火神還是被青峰架著去拔完另外一顆了。

 

某個傢伙煮出來的粥也愈來愈多樣化了。

 

 

 

 

****

因為拔智齒實在是太難受,真的覺得人在生病時收到重要的人的關懷淚腺會很脆弱

這篇感覺有點難抓,希望不會太奇怪XD

 

2013/03/28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