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一家親系列

*白澤與鬼燈有孩子,家庭梗,不能接受者慎

 

 

02.認親

 

 

鬼燈手持裝飾著金魚草的愛用筆,認真地過目著各大小地獄呈上的公文,身為閻王的輔佐官需要處理的事務非常繁多且雜亂,輔佐官這名號不過是說得好聽點而已,講白些,閻王的輔佐官不過就是一名高級打雜官。

 

 

閱審完被歸類為急件的公文,鬼燈一個一個蓋章,剛準備拿起沒那麼急但待處理的部份時,門就被豪不客氣地打開了。

 

 

會不敲門就闖進來的無禮傢伙,在日出之鬼的腦中只有一名人選。

 

 

輔佐官搶在來人開口前不冷不熱地開口,示威成分百分百:「我這裡不歡迎偶蹄類,更不歡迎進門不懂得敲門的偶蹄類,請用滾的滾出去不要妨礙我辦公。」

 

 

「要不是攸關兩條人命你以為我喜歡來啊?」白澤臉上表情比鬼燈還不耐煩,他抱著五歲的小男孩,湊到鬼燈面前,認真地對孩子道:「這傢伙是你媽──嗚噗!」

 

 

鬼燈單手擰住神獸的臉,藥師兩頰的肉都快被捏成皺掉的肉包了。「誰是你媽,我可不記得我有生過像您這麼不孝又風流的神獸兒子。」

 

 

「無、無是尼......偶素搜這捱字──」

 

 

聞言,鬼燈這才仔細端詳白澤抱在懷內的小男孩,他沉默了兩秒,抬頭,臉上的表情無比冷靜誠懇,「您終於有私生子了?恭喜您當爸爸,白豬。啊,我以後是否該稱呼您為白豬爸爸?真是太好了,白豬爸爸。」

 

 

「不要一口一個白豬的叫我!看清楚,他也是你的孩子!」好不容易掙脫惡鬼的箝制,白澤指著男孩的上吊眼要眼前的鬼看仔細點。

 

 

「我的孩子?」鬼燈危險地歛眸,冷冷地道:「我可沒有義務要幫您養孩子,請不要把我也算在內,這可不在我的職責範圍中。」

 

 

桃太郎抱著黑髮小男孩,一臉無奈地走過來。所以他才叫白澤大人等等,要抱給鬼燈看也是抱像鬼燈的才對,抱像白澤大人的根本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嘛。

 

 

「我想,你應該看看這孩子,鬼燈先生。」

 

 

「怎麼?還一次有兩個?真不愧是沒節操的白豬爸爸。」

 

 

語畢,瞧見桃太郎懷中孩子的模樣後,輔佐官大人的動作登時定格。

 

 

他盯著黑髮孩子好半晌,爾後不發一語地從白澤手中接過小小白澤,就在神獸納悶這隻鬼怎麼會突然這麼安分就接受時,下一瞬神獸就被過肩摔砸在地上,地板甚至因為強大的撞擊力產生蜘蛛網般的裂痕。

 

 

「你這隻喪心病狂的白豬,這次又是用了什麼花招把小時候的我具現化的?啊?我都不曉得你除了好色以外原來還有戀童癖,都一大把年紀老牛吃嫩草你丟不丟臉?還有,一直被挖出過去實在是讓人非常不愉快。」輔佐官火大到連敬語都省去了。

 

他喜歡羞恥別人,但不允許他人羞恥自己,白豬的行為根本是最高等級的挑釁。

 

 

桃太郎實在沒膽子上前阻止在暴動的鬼,懷內的小傢伙拍拍桃太郎示意他放自己下來,豈料那孩子竟然一點也不害怕,直直地朝鬼燈的方向走,嚇得桃太郎一時間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欸?等等!那邊現在在家暴很危險你不能過去──」

 

 

鬼燈用草履狠狠踏著白澤的腦袋,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道服下襬被人扯了扯,低頭一看,就看見神似自己的孩子面無表情地仰望自己。

 

 

說也奇怪,當與孩子四目交會時,他就是能讀懂孩子黑眸背後想表達的意思。

 

 

他似乎是在告訴自己他誤會了。

 

 

被狠狠爆打一頓的白澤奄奄一息地吐出一句:「又不聽人解釋就動手......你這惡鬼......」

 

 

鬼燈彎腰抱起孩子,避免前者沾到神獸骯髒的血,「我打完了,您可以說了。」

 

 

神獸險些沒被氣得吐血。

 

 

這傢伙果真是有夠討厭的啊!!!

 

 

 

五分鐘後。

 

 

聽完桃太郎轉述完事情的來龍去脈,鬼燈瞅著乖巧地坐在一旁的兩名孩童,淡淡地道:「事情的起因我都清楚了,桃太郎,麻煩您替我遮住小的那個的眼睛,大的那個──嘖,沒有名字真不方便,暫時先叫你白澤澤好了。澤澤,遮住你的眼睛,我說好才可以放開。」

 

 

名字很隨意就被訂下來的白澤澤,乖巧地點點頭,但他卻不是照著鬼燈的話遮住自己的眼,而是從桃太郎懷中將弟弟抱過來,先遮住弟弟的眼睛再閉上自己的,就連額頭上的豎瞳都一併闔上。

 

 

這小鬼對弟弟的獨占慾也太強了吧!?桃太郎愕然。

 

 

這點跟某人還真是像。

 

 

那種只許自己欺負不准別人碰的地方。

 

 

確定兩名孩子都閉上眼後,鬼燈按著手指關節活像現世流氓在找碴那般,兇狠地揪住白澤的領子,再次省去敬語破口大罵:「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白豬!玩女人是你家的事不要把我也拖下水!還有為什麼孩子會像我?你根本是故意找我麻煩對吧?你這戰帖我就接下了,受死吧淫獸!」

 

 

「這是我想問的好不好!我怎麼知道孩子會像你啊!」

 

 

白澤使出空手奪白刃擋下鬼燈的掌刀。他才是覺得莫名妙的那個啊!突然就冒出兩個小鬼說是他兒子,也太讓人無法接受了!

 

 

「追根究底要不是您男女關係太不檢點,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論打鬥技巧,白澤最多跟鬼燈拚個平手,但論力氣的話絕對是鬼灯佔上風,接連吃了鬼灯好幾拳的神獸火氣也到了一個臨界點,他腦袋一熱想也沒想便脫口而出:「你以為我很想要孩子嗎!要不是註生娘娘擅作主張才不會有他們!這種麻煩的東西就是送我我也不要!」

 

 

鬼燈一拳打在白澤臉上,一個漂亮的下踢將神獸擊倒在地,「被您無端拖下水我也很無奈,但您應該分辨得出哪些話能說哪些話不能說。」

 

 

被鬼燈的話給點醒,白澤這才驚覺方才的氣話有些過火了。

 

 

甩掉拳頭上的血跡,鬼燈走到兩名孩子身旁,抱起幼化版的自己,另一手則牽起白澤澤,冷冷地朝白澤道:「雖然我很不想幫您善後,但若真是出自於註生娘娘的手筆,就表示他們體內有我的血脈,跟我是有血緣關係的。您若不想養就滾回您的桃源鄉,從今以後除了藥物往來請您不要再踏入閻王殿一步。我看不起您,白澤先生。」

 

 

與對方吵鬧這麼久以來,這還是白澤第一次聽見鬼燈的口氣這麼重。

 

 

白澤澤握著比自己大上許多的寬大掌心,先是看了一眼傻住的白澤,抬頭望著鬼燈問:「爹爹不要我們了嗎?」那失望的表情讓在一旁的桃太郎都想罵自己的上司冷血無情了。

 

 

鬼燈還沒回話,另一道嗓音比他更快傳進孩子耳中,「誰說我不要你們?不要的話早在一開始我就會把你們退給那隻白鸛,也不會特地帶你們來認.....親了。」實在很不想承認眼前討人厭的鬼是這兩名孩子另一個爹,白澤只好硬生生地轉掉使用的字眼。

 

 

整理了一下剛才被打得凌亂的衣衫,瑞獸走到孩子面前,露出抱歉的微笑,「剛才那是我的氣話,別在意。抱歉(中文)。」他抬頭望向鬼燈,一副你可別小看我的表情,「好歹我也是神獸,這兩名孩子跟我有血緣關係,我怎麼可能說不管就不管?就算我再討厭男人再討厭你,本能上也不會討厭有我血脈的兒子。所以給我收回你的話,死獨角。」

 

 

誰都可以看不起他,他無所謂,惟獨這傢伙不行。

 

 

因為實在是太讓人火大了。

 

 

「聽好了,澤澤,你以後長大絕對不能變成像這樣沒用的大人。」

 

 

「你說誰沒用啦臭傢伙!」

 

 

「誰回答就是說誰。」

 

 

「你!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計較。」白澤彎腰抱起白澤澤,以他們的身高還是抱起來對話比較方便,「話又說回來這兩個孩子你打算怎麼辦?平常要跟誰?地獄這邊對孩子的教育不太好吧?還有名字呢?你們兩個有名字嗎?」最後那句話是問孩子們的。

 

 

鬼燈輕輕揉著黑髮孩子屁股下方的灰色尾巴,淡淡地道:「像您的跟您姓,像我的跟我姓。名字好叫就好。」懷內的小傢伙還沒有辦法完全掌握獸型與人型的切換,導致孩子屁股後頭時不時會冒出一條毛茸茸的深灰色尾巴,那尾巴的形狀與白澤真身時的尾巴一模一樣。

 

看來神獸的血脈果然具有相當強的影響力,嘖,果然不能小看這白豬傳宗接代的能力。

 

 

「白澤澤。」白澤澤很開心的把鬼燈剛才隨口取的稱呼作為自己的名諱。

 

 

「啊?誰取的這麼沒品味?」

 

 

澤澤看向一邊露出你有意見嗎死白豬的輔佐官大人,神獸立刻見風轉舵,「咳咳......這名字聽久了也挺好記的,不錯不錯,那弟弟呢?叫鬼燈燈怎麼樣?」

 

 

神獸的提議一秒就被鬼燈打槍,「駁回。」

 

 

「為什麼?大的都叫白澤澤了小的叫鬼燈燈不是很好?」多好記啊!

 

 

「單純只是因為我聽見您那樣叫會想揍您。」那會讓他有自己被這隻偶蹄類取笑的感受,令人十分不愉快。

 

 

「這什麼理由......不然要叫什麼?人參?薑黃?枸杞?」

 

 

鬼燈一臉鄙視,「您腦袋除了中藥跟女人就沒別的了嗎?」

 

 

神獸怒了,「不然你取啊!」要他提議意見又這麼多是怎樣!

 

 

「小金、小魚、小草都可以。」

 

 

「駁回駁回!你才是!腦子裡除了金魚草還有什麼!」

 

 

「還有工作。」

 

 

「總不能叫這孩子工作吧!?還好意思說我,你才一點取名的品味都沒有。」

 

 

「總比你把兒子的名字叫做中藥來得好。」

 

 

「中藥也比金魚草這種詭異的動植物好!」

 

 

「那是你不懂金魚草的魅力。」

 

 

「那種魅力我一點也不想懂啦!」

 

 

「那個......我說,你們要不要問問這孩子的意見?」繼續讓這兩人吵下去就算吵到天黑也不會有結論,桃太郎指指鬼燈懷內的孩子,提議道。

 

 

「他這麼小懂得字沒幾個吧?」白澤指著遺傳鬼燈的面無表情的小兒子,覺得桃太郎提議的方法實在是不怎麼靠譜。

 

 

也總比你們吵下去沒結論來的好啊!桃太郎在內心暗忖。

 

 

最後,小兒子的名字是讓鬼燈與白澤各寫中意的十個字,然後做成籤狀讓孩子抓兩個出來才定案。

 

 

至於小隻鬼燈的姓氏,並不是以鬼做姓,畢竟孩子體內的血脈是神鬼混合,雖然鬼燈很不想承認,但孩子體內的神獸血派遠比鬼族還要濃厚,可白澤澤已經跟白澤姓,所以最後以鬼燈的燈字作為小傢伙的姓氏。

 

燈這個字對鬼燈而言,是新生的開始,讓這孩子以這個字做為姓,不啻也是另一種期許。

 

期許這孩子長大以後能多像自己一些,跟他一起爆打神獸。

 

鬼燈準備好筆墨,聽著桃太郎按照小鬼燈抓出來的字唱名,最後瞪著上頭以豪邁的字跡寫下的「燈好好」三個大字,蹙眉。

 

「怎麼會有兩個好字?」鬼燈看著桃太郎一一攤開的紙張,惡狠狠地瞪向眼前因為兩個字都是抽到自己寫的,覺得自己贏了對方一籌,開心地喊著孩子的新名字將人舉高高轉圈圈的蠢神獸,瞬間將白澤寫得歪扭的好字揉得稀巴爛。

 

「嗯?貓好好有兩個好字當然要寫兩個啊!燈好好,挺好聽的不是?哎呀,我還真是有取名天分。」

 

「您要是有取名天分,這世上的作家就都要去跳樓了。」



「你說什麼!那你呢!寫著什麼字?飯?跟糰?只會寫出飯糰的你又比我好到哪去!」

 

「飯糰可是很營養的。」

 

「是能拿來當名字嗎!」

 

 

桃太郎看著桌上的紙張,萬分慶幸那孩子沒抓到女人飯這三個字,相較於上頭可以直接湊出金魚草、貓好好、女人、飯糰等等字眼的紙張,燈好好的確是好聽上那麼一些些。

 

 

桃太郎望著從吵孩子的取名品味,到後來變成吵兩個孩子究竟要跟誰,他敢打賭,肯定是因為兩個傢伙懷中都有小孩,不然早就上演全武行了。

 

桃太郎深深歎了口氣。

 

希望這兩名孩子可以在家暴的環境中,心靈健全地長大。




Fin

 

 

2014/05/01 Mori
2015/03/08 二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望蒼
  • 聽說有副校長叫鬼蓮(第112話),那鬼蓮蓮......= A =III
  • 真的撞名了.....所以後面改了 謝謝提醒XD 我居然忘記回覆真拍謝O<<

    森實 於 2015/03/09 03:48 回覆

  • 奇尊諾
  • 他們的激情還要延續到下一代嗎www
    鬼好好超可愛的(?
    那個......更新哦
  • 更新可能要看我之後有沒有靈感了XDD
    謝謝喜歡!

    森實 於 2014/08/13 14:17 回覆

  • hyps920140
  • 看到取名的地方笑不停啊XD
    森實真厲害www
  • 我其實很沒有取名的天份...
    但想得很開心是真的(X)

    森實 於 2014/10/27 00: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