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獸白澤的記性其實沒有很好。

 

或者該說,他的腦袋只會留下想記得的畫面,其他的只要不是必須掌握的知識,他都抱著能懂則懂,不懂也罷的心態。

 

這樣的他,卻記得與鬼神鬼灯初次見面的情景。

 

儘管那是很久很久之後才從記憶海中找出來的。

 

那時的鬼灯仍是毛都尚未長齊的小鬼,稚嫩的臉龐老愛擺出一副老大人的模樣,那傢伙從以前就是很不討喜的小鬼。

 

真要說長大後的鬼灯有什麼變化,除了身高拔高,體格竟然該死的比自己結實了那麼一點點外,可以說是沒有任何改變。

 

包括那張就算天塌下來也不會有任何驚慌情緒的面孔。

 

是從什麼時候起自己變得愛與那傢伙吵架的?

 

他其實完全沒有要爭執的意思,但每當瞧見那張冰冷的面龐,他體內的作怪因子就開始蠢蠢欲動,等他回過神時話已出口,接著瀰漫在他們之間便是針鋒相對。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享受起這樣的關係?

 

儘管很不想承認,但他其實挺喜歡那傢伙表情瓦解的瞬間。

 

一見到自己就劍拔弩張,那模樣像極了下界的大型貓科動物拼命示威。

 

而老愛對他使用暴力的這點,他也覺得很有趣。

 

他可是頭一名毫無顧忌對自己出手的鬼。

 

要是自己願意,躲開對方的拳頭不過是小菜一碟,但他卻沒有這樣做。

 

太常躲開,對方也會覺得沒意思而不肯持續不是?

 

只有自己能讓那傢伙露出不同的樣貌。

 

他沉浸在這種成就感中。

 

但,總覺得這種程度的還不夠哪。

 

遠遠不夠。

 

所以,他找到了更好的辦法。

 

讓那張撲克臉徹底瓦解的手段。




白澤臉上的表情仍跟平常沒有兩樣,但笑容卻不是輔佐官熟悉的那種,而是他分外陌生的,一如盯上上等獵物,猶如野獸般,勝券在握的笑容。

 

藥師蹲在雙手被反剪在後,正一臉惡狠狠瞪著自己的鬼神面前。若眼神能殺人,那白澤早就因為萬箭穿心當場斃命了。

 

「不錯不錯~就是這種表情。很憤怒吧?很想給我一拳對吧?也很不甘願吧?輸的感覺如何?很不爽對不對?」

 

「果然白豬使用的手段就只有這種程度。既然知道,想必你也有被我大卸八塊扔進阿鼻地獄的覺悟了?」與白澤相同的上吊眼露出熊熊殺意,那眼神一如最上乘的催化劑,沸騰了神獸體內的血。

 

「那也要等你恢復完力氣時才能做,你說是不是?」就算是用這種方式佔上風他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只要可以達到目的,在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他什麼都做得出來。

 

 

就算他贏得不光采又怎樣?

 

至少就結果而言,這場勝負勝者是他。

 

「你知道嗎?神獸也是可以很狡猾的。」

 

黑色的瀏海下方隱隱透出令人顫慄的金光。

 

輔佐官渾身一僵,不是因為害怕而僵硬,那是生物面臨強烈危機所產生的自然反應。

 

是最高等級的警戒。

 

「哪,讓我看看你更多的表情怎麼樣?相對地,我也會讓你看看我有別於神獸白澤的面貌,很划算的交易對吧?」

 

「......神獸的真面目?不好意思,我沒興趣。想也知道是畜牲一類,否則也不會用這種見不得光的方式取得勝利。」

 

「啊啊──我真的很討厭你這種態度!還有,這叫兵不厭詐。」

 

但,討厭歸討厭,挑戰起來卻很有意思。

 

「正好,我也最討厭你了。聊天已經聊夠了吧?請放開我,白澤先生。」這樣他多少可以考慮少湊這傢伙幾下。

 

「現在幫你鬆綁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白澤露出你可別把我當成笨蛋的表情,臉上又恢復平常的優雅微笑,但那笑容卻讓鬼灯很不舒服。

 

這樣的白澤,他不認識。

 

鬼灯發現,他其實一點也不了解眼前的傢伙。

 

「哪,交易成立?還是不成立?」

 

「這種賠本的買賣,當然不成立。」

 

「真可惜,那我只好不要臉一點,用強買強賣了。」




他很好奇,破除冰冷面具後的鬼神鬼灯會是什麼面貌?

 

真是令人期待。




Fin



2014/05/03 Mori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zumi
  • 白澤到底是作了什麼啊……鬼燈怎麼會被抓住呢?他該不會要做那種事吧
    接下來的發展還蠻令人期待的~
  • 這就留給看的人盡情想像了XD

    森實 於 2014/05/14 16: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