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鬼灯竟然得到鬼流感,抱著湊熱鬧的心態,白澤一路從桃源鄉殺到閻王殿,打開鬼灯的房門,劈頭就是一句:「死了沒啊,獨角的!沒想到你這傢伙也會得鬼流感,可見這次的病毒很強大哪──」預料中的狼牙棒不偏不倚地朝他面門砸了過來,白澤下意識矮身,不料狼牙棒卻重重落在他腳邊,以鬼灯平時的力道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刻意控制不算在內的話。

 

啊啦,看來這傢伙真得病得不輕,連揍他都顯得力不從心。

 

鮮少能瞧見殺傷力驟降的鬼,白澤頓時樂得眼睛都瞇成線了。

 

輔佐官的臉色陰沉到能擠出黑水,他就是閉眼都能知道這隻偶蹄類在想些什麼。鬼灯張嘴,用唇型朝白澤道:『看見你只會讓我的病情惡化,請從我的房間滾出去,駄獸!』

 

「這樣好嗎?對特地拿流感藥來的我?」一旦知道現在的鬼灯無法對自己構成威脅,白澤就像吃了定心劑,顯得遊刃有餘。他笑瞇瞇地走至床邊,拿起手中調配好的鬼用葛根湯(加強版)晃了晃,一副就是小人得志的神情,「想要嗎?這是我特製的鬼用葛根湯哦!只要你說『拜託您白澤大人』我就給你。」

 

鬼灯哼了聲,啞著嗓子道:「我就是病死也不會求你這隻淫獸。」然後拉起被子轉過身,直接來個眼不見為淨。

 

「我早料到你會這樣說,所以我也有留有一手!哼哼哼──聽好了,這可不是一般的葛根湯,而是我特製的加強版鬼用葛根湯!保證你喝下後半小時內就能活蹦亂跳,且沒有任何不良副作用,怎麼樣?工作狂?你是要繼續病下去讓工作堆積如山,還是要用一句話換來你寶貝的工作時間?」

 

背對白澤的傢伙身子一僵,緊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身、伸手,可惜早有防備的白澤手腕一轉,藥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招!!!硬搶是行不通的!想要就求我!」

 

「嘖!」

 

「啊喂!」方才的動作已經抽去鬼灯所剩無幾的力氣,白澤連忙接住鬼灯軟倒的身軀,就是隔著紅色襯衣,白澤也能感受到底下傳來的高熱。「你實在是很愛逞強耶,都病成這樣還死要面子。」

 

鬼灯推開白澤,沒好氣地瞪了前者一眼,近乎是以氣音說道:「這跟面子沒有關係,我只是不想讓你太過得意。還有,我是不會求你的,沒事就快滾別打擾我休息。」

 

白澤咬牙,這傢伙就是這種死性子!真是氣死他了!虧他還特地照著他的體質調配葛根湯,根本是白費心力。

 

愈想愈氣,白澤索性在鬼灯面前打開藥罐,咬牙切齒地道:「不喝就不喝,就算你等等反悔也沒用了!」他就在這隻鬼面前喝完氣死他!

 

白澤非常豪邁地仰頭暢飲,鬼灯見狀眼底閃過強烈的精光,一把抓住白澤的領子,在瑞獸還來不及反應時直接用嘴堵住他的嘴,然後用力一吸!

 

白澤驚訝地瞪大雙眼,愣神之餘嘴內的藥已被鬼灯掠奪完畢。目的達成的輔佐官手一鬆,臉上全是勝者的得意,他以口型無聲描繪:「誰說行不通的?蠢白豚。」

 

不愧是這傢伙調配出來的湯藥,他不過剛喝下肚就覺得渾身無力的情況改善很多。

 

鬼灯跨下床,拿起地板的狼牙棒緩緩步向浴室,在要踏入前停下腳步,回頭道:「在我漱完口之前請離開我房間,否則我不介意拿您來做熱身。」

 

「咦?用完就丟嗎你!你這傢伙根本不是人!一點良心都沒有!實在是太過分啦!」

 

無視白澤的指控,浴室內傳來鬼灯模糊不清的回應,那聲音聽起來就像還含著牙刷,「我本來就不是人,您還有十秒鐘。」十秒後,他就要大開殺戒了。

 

聞言,白澤立刻飛也似地奔出鬼門。

 

開玩笑,他自己調配的藥他最清楚,就算只是恢復一成的鬼灯發起狠來也夠他受了。

 

藥師看著印有鬼灯標誌的房門,勾起意味深長的笑。

 

他這趟目的已經達成,可以繼續回去店裡跟女孩子們玩啦!




浴室內的鬼神,看著鏡面上被刷得閃閃發亮的犬牙,儘管嘴內已沒有任何藥味,眉頭仍是蹙得死緊。

 

他用手背嫌惡地擦了擦唇瓣,卻始終抹不掉殘留在上頭的餘溫。

 

「......真是便宜那隻偶蹄類了。」






聽說是小後續

 

三天後。

 

桃源鄉 極樂滿月

 

這次換某神獸病到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而接獲消息的鬼灯自然是禮尚往來地調配家畜用葛根湯給某隻偶蹄神獸。

 

白澤房內,鬼灯正掐著前者的下顎不停將有一個水桶大的藥湯灌進白澤嘴內。

 

「請盡量喝,不用客氣。多喝點才會好得快。」

 

桃太郎已經懶得吐嘈白澤怎麼身為神獸還會生病,他在房門口瞧著被鬼灯灌到只差沒神魂分離的白澤,默默帶上房門,腦海內閃過一絲疑問。

 

白澤大人到底是怎麼染上病毒的?

 

腦袋似乎有什麼不該出現的畫面,桃太郎面色鐵青地打了個冷顫。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知道得太清楚比較好,工作啦!工作!



Fin



2014/05/17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