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澤其實從未離開過。

 

或者該說,在昨夜將丁送回他的住處後,他就一直懸浮在以常人的眼力無法目視的高空,靜靜地俯瞰著他。白澤沒有恢復真身,而是以較消耗法力的人類型態漂浮在雲層之上,似乎這樣做就能更靠近底下的孩子一分。黑色的瀏海隨風飄揚,露出底下散發著和煦金芒的豎瞳,他不發一語地注視著孩子的一舉一動。

 

不論是丁一早奔進深林,坐在湖畔等著他的到來,或是坦然接受祭品的事實,甚至到孩子毫不猶豫喝下參了斷腸草的水,痛苦地蜷縮在祭台上,這一切,都盡收燦金的細眸。

 

在他聽見丁與村長的對話後,白澤就明白,他的所作所為根本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甚至因為他的緣故,使得丁必須提早面對死亡。

 

他不過是以神念介入,求著僅是多和孩子相處幾日,可上天卻用血淋淋的事實粉碎他的希望。

 

那是一種警告,警告他不能、也不被允許干涉人類的生命。

 

輕微的神念便已至此,若他真的不顧一切衝下去救下孩子,後果他不敢想像,也不願去想。違背六道輪迴,受到這世界規則制裁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丁。

 

最壞的下場甚至會使丁的靈魂被吞噬,從此消失在這世上。

 

所以,就算經由天眼瞧見孩子因劇烈的痛苦軟倒在祭台,眼角因龐大的疼痛流下生理的淚水,即使遠在千呎的上空,瑞祥仍能聽聞孩子因劇烈的疼痛而加速的心跳,每一下都像重達千斤的鐵鎚砸在他胸腔,隨著孩子心臟收縮的頻率抽痛著。孩子急促的喘息猶如近在耳畔,明明很靠近,他卻無法替孩子擦去額際的汗水,告訴他一切都會沒事。

 

他不能為了自己的私慾,剝奪孩子轉世的權利。

 

他不是沒有想過離開,只要不看,就不需要思考、不需要面對,千萬年來他看過多少生命新生殞落?他還有什麼能放不開的?

 

根本大錯特錯。

 

他以為自己已經看得很開,已經習慣成為眾多生命間的過客,可是事到如今,他才發現,他從未放下過。

 

過去面對生死他能淡然,那是因為他不曾在乎,不曾執著,一切不過是逢場作戲,享受著當下的喜悅,打從一開始便沒付出,又從何而來的失去?

 

失去又怎可能會難受?

 

可他已將自己無法擁有的情感寄託在那孩子身上,他才切身體會到,失去這兩字有多沉,有多重。重得他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抵抗下墜的引力,才能壓抑拋開所有衝到孩子身旁將對方重新擁入懷中的衝動。

 

底下的孩子,縱使痛得連意識都不清,卻始終不肯發出任何聲音,彷彿只要出聲就表示輸給他所厭惡的神,以及那些盲目的村人。

 

他僅是咬牙苦苦地支撐,一開始丁還能深呼吸藉此紓緩腹痛,如今因心臟衰竭導致他每吸進一小口空氣就痛得渾身抽蓄,就連咬到唇角慎血都無暇顧及。

 

而白澤身為神獸,除了扼殺所有私情當名旁觀者,什麼也不能做。

 

他......什麼也無法做。

 

白澤閉上轉成琥珀色的眸,聽著孩子逐漸緩慢的心跳,每一次的跳動,都代表生命力的流失,一直到那小小的身軀再也傳不出任何生命跡象,白澤才睜開眼,變回真身俯衝而下,在落地前又化成人型,乾淨的五官仍掛著孩子熟悉的笑,明明是笑著,卻讓人有在哭泣的感受。

 

他站在祭台旁,探出手用袖口擦去孩子額上仍帶有熱度的汗水,明知孩子已經聽不見,仍自顧自地低喃著:「丁,你知道嗎?這場賭約,打從一開始我就沒贏過。」賭徒將自己全賠進去,哪裡還能算贏?

 

所以,贏得是這孩子,不是自己。

 

 

可惜他再也沒機會詢問孩子想要什麼,也不會有那個機會了。 

 

進入輪迴,這孩子就不會再記得自己,他看著仍散發著自己氣息的勾玉,並沒有收回,而是運用風的力量讓自己懸浮在孩子上方,如同父親給孩子晚安吻那般,輕輕地在丁的額頭落下一吻。

 

「下一世,不要再這麼倒楣被我這隻神獸纏上了。」

 

語畢,骨感的指節撫過孩子的唇,指腹移開,孩子被咬破的唇已恢復原狀,鮮紅的鮮血則殘留在白澤的指尖,他沒有拭去,就這樣讓那抹紅印在他的白上。白澤飛離祭台,來到他們初次相遇的湖畔,平靜的湖面倒映出美麗的下弦月,白澤的目光直朝湖畔旁的白袍而去。

 

白衣上趴著一隻純白的兔子,似乎睡得很安詳。

 

白澤笑了笑,笑容裡含著千萬情緒,卻說不出是喜是悲,他抱起這些天來因為孩子的關係,連帶也跟自己混熟的白兔。白兔先是被驚醒,發現對方是平常會給自己吃食的傢伙,抽抽鼻子,又繼續窩回白澤的懷內重新入眠。

 

神獸就這樣靜靜坐在白衣旁,身旁還能瞧見丁在這坐上一整天的側臉。

 

想起孩子離開湖邊留下的那句話,白澤莞爾,磁性的嗓音很溫柔,溫柔中又透著無可奈何。

 

「如果我是大騙子,那你也是個小騙子呢,丁。」

 

騙走了他藏在盒內的所有情感。

 

白澤坐了很久,一直到入夜,才穿上白色外衣,變回真身離開。

 

直到那抹白消失在夜空深處,他也沒發現藏在樹枝背後的小小身影。

 

「總有一天,我會拿回我該有的報酬,騙子白豬。」

 

湖畔的白兔被突如其來的嗓音驚醒,長耳瞬間豎立,四處瞧了瞧卻沒瞧見牠所熟悉的人影,除了一片蒼翠外,什麼也沒有。

 

唯有地面上斷裂的樹枝,顯示著曾有人來訪。




很久很久以前的人們認為,孩子在七歲前是屬於神明的。

 

意指小孩很難活過七歲。

 

丁的確沒有活過七歲。

 

但他知道,他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下次,他會以不同的形式,回到那傢伙身旁。




見面後,他第一個要做的是──


好好爆打放他鴿子的白痴神獸一頓。

 
 
 
Fin
 
 
****
 
終於!!!我終於打上這三個字母了啊啊啊!!!!!!!(痛哭)
不過FIN是指公開在網路上的內容
關於這篇的後續會收在7/13地獄大搜查出的本子裡面 會有白丁番外,也會有後續故事
正篇內容經過重新校稿後我可能會另外加劇情也不一定(乾)總之會盡快脫稿的!!!
大約六月中後旬會釋出本子消息><!!!(我超怕我後續噴字數的(炸
也謝謝一直追這篇的大家,許久沒有寫長篇加上又是偏向帶點揪心的感覺,中間我一度卡很久...咳咳 講完我本子後記好像就沒東西寫了所以先這樣XD
再次感謝有追這篇的大家!!往後的本子也希望可以被你們抱回家(艸
 
2014/05/31 Mori.
,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竹炭
  • 喔喔喔!森森我愛你我一定會買這本的嗚噢噢!而且還想插花畫封面(不行那樣會害人賣不出去#)
  • 謝謝支持(艸)你的心意我很開心 不過這本很早就決定要出本 所以繪師已經找好了><

    森實 於 2014/05/31 16:18 回覆

  • 薇薇安
  • 終於來到ending了,看這係列看的很過癮,超好看!
    無需華麗浮誇的遣詞,最純粹的真實情感便能自然流露,我好喜歡這種清新的文風
    請問本子要怎麼買?(沒買過...)想買> <
  • 謝謝喜歡><
    能把角色情感藉由故事帶出來真的很開心(艸)
    本子會在7/13的地獄大搜查做首販 CWT37也會有///

    森實 於 2014/06/01 15:56 回覆

  • 阿謝
  • 要出本了好棒喔!一直都很喜歡大大的文,加油!!期待本子!
  • 感謝支持!!!我也會盡快脫稿的O<<<

    森實 於 2014/06/01 15:57 回覆

  • 小珺
  • 大大會不會有通販啊?【哭泣】
  • CWT37過後有殘本會開通販 或是看到時候調查的通販量大不大><

    森實 於 2014/06/03 11:50 回覆

  • 魔蟲君
  • 看得好痛啊TT
    活到這個歲數了(?)已經很少被文章騙出眼淚了(?),結果看著看著差點哭了,丁怎麼可以這麼惹人心疼
    期待本子掉落!
  • 我也打到哭哭了OTZ
    也希望到時候本子你會喜歡////

    森實 於 2014/06/24 17:51 回覆

  • 嗚耶
  • 有洋蔥阿洋蔥 (泣
    期待後續!!期待本子!!
    CWT37應該是沒時間去
    只能期待通販了 (跪
  • 後續看完洋蔥就通通不見了!!!!
    CWT37後有殘本會委託代理通販的><

    森實 於 2014/06/24 23:43 回覆

  • 言言
  • 真好看 我雖然喜歡白鬼 但符合喜好的還是第一次看到
    好想接下去看啊~
    很想買本子 可是家裡有老媽在管 大概是看不到了吧(嘆
  • 謝謝喜歡 出本後的內容跟公開稿會不太一樣 但主軸還是不變的 是多了他們的後續這樣XD
    那..只好發揮腦捕了XD

    森實 於 2014/06/29 23:51 回覆

  • 奇尊諾
  • 超好看的啦,一次全部追完了W
    有沒有要通販啊?因為CWT不能去,只好期待通販了##
  • 通販過一陣子等我這邊事情處理完畢會開始處理
    請再耐心等候

    森實 於 2014/08/13 1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