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岩!你看!你看!新制服!」把岩泉家當自己家在跑的及川,手裡拎著剛收到的青城制服,活像現寶似地一路從玄關衝到岩泉房間。

 

岩泉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罵:「吵死了,不要一路從樓下喊上來!再說我們都同所學校的,你的制服會長得跟我不一樣?」有什麼好激動的?

 

及川不滿地發出噗噗聲,換來岩泉的一頓揍。

 

及川捂著疼痛的臉頰邊罵著好過份,邊嚷著:「因為,是西式的啊!西式制服耶,領帶打在我身上一定更能增加我的帥氣度──」邊說還邊擺出招牌的YA,臉上的笑容燦爛到要是讓女學生看到一定會像個花痴一樣尖叫的程度,可惜現在在及川面前的是岩泉,那幾乎把及川所有的白痴樣都看光的岩泉,所以這種及川式費洛蒙對他根本沒用,倒不如只會造成反效果,讓岩泉有想狠狠把矮桌旁的排球往這白癡臉上砸的衝動,看看砸完能不能正常點。

 

「要不要我把你勒得更帥一點?用你那條帥氣的領帶。」

 

「你、你已經勒了阿岩.....」他領帶會皺掉啊!會皺掉!不對,在皺掉之前他應該會先窒息。

 

及川活像被惡婆婆欺負的小媳婦,一臉哀怨地撫平皺巴巴的領帶,每壓一下就朝岩泉那看一下,最後岩泉實在是受不了,打開自己還沒拆開的制服,拿出自己那條平整的領帶扔到及川臉上,然後一把搶過前者手中那條。

 

「這樣總可以了吧?不就是條領帶幹麻像個女人一樣──嗚哇!別撲上來啊你!很熱!熱死了啦!」

 

「耶!我有阿岩的領帶了!這是阿岩給我的領帶!」

 

「......我突然又不想給你了,還來。」

 

「不管,已經給我就是我的了!」為了預防岩泉真的搶回去,及川趕緊退後,雙手快速將領帶往身後藏,死也不讓岩泉摸到。

 

「還我!」

 

「不還!」

 

「快還我!」

 

「不還不還不還!」



 

兩名老大不小的少年就這樣幼稚地搶起酒紅色領帶,經過一番激烈的爭奪,兩個傢伙都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而及川手中領帶也變得皺巴巴的,甚至比前者原本那條還要悽慘。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個是露出無奈的表情,另一個則是用食指蹭了蹭滴著汗水的鼻頭。

 

岩泉看著及川手中皺得不像話的領帶,即使如此,及川仍是緊握著,活像只要一個不注意就會被自己偷襲得逞一樣,「它也皺掉了。」

 

「對啊,但我還是不會還你的。」某人依舊很堅持。

 

「隨便你,不就是條領帶?皺掉燙平就好了。」都是這呆子害的,害他也跟他一樣發神經搶起無聊的領帶。

 

「嘿嘿。」及川扯出一抹笑,那笑容就跟當初獲得最佳二傳手獎項一樣,如此純粹又是如此開心。

 

對阿岩來說這的確只是條領帶。

 

可是,對他而言,不單單只是如此而已。

 

領帶,是一種象徵。

 

原本屬於自己的領帶換到阿岩身上,而阿岩的則繫在自己脖子上。

 

那表示,他們是屬於彼此的。

 

阿岩,什麼時候才會察覺這點呢?




那只會用在岩泉身上的,小小心機。



Fin



2014/07/08 Mori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