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慎

 

儘管耳罩式耳機隔音與傳音效果相當好,但旁邊就坐著及川,他的肩膀甚至還抵著及川的肩,岩泉無論如何也無法專心在影片中。但這些顧慮很快便被螢幕中香豔刺激的畫面給一掃而空,岩泉目不轉睛地盯著房間內唯一的光線來源,覺得喉嚨有些乾。

 

隨著女優不停變換著姿勢,以及那時不時被放大的交合部位特寫,岩泉的心跳也愈來愈快,腦海中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不該繼續看下去,但身為男性的本能卻讓他無法挪開目光,身體也開始泛起一股異樣的感受。

 

岩泉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鬼,基本的生理現象他在國一時就已經有了,也曾經躲在棉被中自己處理過,正因為他明白在這些行為背後,除了令人面紅的因素外,還包裹著令人難以自拔的歡愉,一旦身體嚐過快感的感受,就很難抵擋它霸佔身體的每一處。

 

男人的下半身,可不是動腦就可以管得住的,否則也不會有精蟲上腦這種形容詞。

 

岩泉不著痕跡地夾緊雙腿,別開目光想多少降低視覺上的刺激,但又不敢做得太明顯,深怕會被及川發現自己的不對勁,腿間的物體已經呈現半勃的狀態,他咬牙,努力平息著下腹竄上的慾望。

 

沒有畫面,聲音卻提供更多的想像空間,聽著女優隨著肉體拍打聲漸進高亢的吟叫,非但沒有抑制衝動,反倒助長盤據在下腹的甘疼。

 

糟糕……他有反應了……該怎麼辦?逃離現場?但現在這個狀態他也沒辦法回家,還是要躲到廁所自己解決?

 

可惡,真想乾脆打昏及川,就不用顧慮這麼多了。

 

這麼說來……及川那傢伙應該沒發現自己的異狀吧?

 

偷偷覷了身旁的傢伙一眼,原以為會瞧見及川色迷迷的模樣,沒想到他的表情卻無比認真,認真得一點也不像是在看成人動作片。

 

若不是耳機響起嗓音太過色情,提醒岩泉他們現在的確是在看兒童不宜的東西,否則光從及川的神情看來岩泉甚至會以為這傢伙看得是紀錄白鳥澤與其他強校的對戰影像,而不是A片。

 

嗯?奇怪,及川這傢伙怎麼好像在喃喃自語?難不成是在分析A片?

 

出於好奇,岩泉稍微移動耳機,露出靠近及川的右耳,不移還好,一移卻聽見及川嚇死人的發言。

 

「果然……還是小岩的表情比較誘人……」

 

這混帳川說了什麼!?

 

什麼他的表情比較誘人?

 

這傢伙幾時幾點幾分在哪裡看見他的表情能跟誘人沾上邊的!?

 

莫名地覺得隔壁有燙人的視線,及川一回頭就瞧見岩泉一臉看起來想要掐死他的模樣──而自己的脖子在下一秒確實落入對方手中。

 

「呃……小、小岩你冷、冷靜……有話好好說……」就算看得慾火焚身也用不著掐他來洩火吧!?他比較希望小岩用正常的方式解決啊!他也很樂意效勞的!

 

「你好意思叫我冷靜?你剛剛說了什麼你好意思要我冷靜!?不打死你已經對你大恩大德了低級川……唔!好痛……」

 

「咳咳……欸?」被掐得是我怎麼是小岩在喊痛?

 

垂下目光,只見岩泉額頭冒著青筋,雙手捂住重要部位,及川頓時露出理解的表情,指著岩泉的下半身很好心地問:「小岩你有反應了?這樣很難受吧?要不要我幫你?」

 

「不、需、要!我、我去一下廁所──」

 

「哎呀,別這麼快拒絕嘛,這又沒什麼。」及川笑瞇瞇地解下耳機,拉住岩泉的手順勢將人推倒在地,後腦杓與地面來個親密接觸讓他氣得開口就想罵人,尚未出口的話全被及川覆上自己遮住下半身的手給驚得忘記接下來要說啥。

 

縱使隔著岩泉的手,及川也能感覺到底下的物體多有精神,螢幕的光不怎麼亮,岩泉卻覺得及川的眼神在發光,還是很危險很認真的那種,「再說,小岩你以前不是有做過嗎?國一的暑假時。」

 

岩泉就像幼時做虧心事被父母抓包那般,內心狠狠地一震,他愕然地瞪大眼,一時間就連話都說不清楚,「你、你……怎……」

 

「你想問我怎麼會知道?因為我那時剛好要去跟你抄暑假作業,誰知道剛好就撞見你在DIY,為了不打擾你我還順便幫你把門關上,我人很好對不對?」那也是他第一次產生情慾,對於自己的死黨。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還有不要邊解釋邊若無其事地脫我褲子!」

 

「咦──這種事情講了只會讓你尷尬吧?」可惡,被發現了,沒關係,就算被小岩發現他還是照脫不誤。

 

岩泉邊死守自己的褲子邊問:「那你又為什麼要挑現在講!?」他真的完全搞不懂這傢伙啊!

 

「你覺得呢?」及川加重掌心的力道,底下的硬物被這麼一刺激,岩泉登時難耐地抖了下。

 

似乎是很滿意自己帶給岩泉的反應,及川咧嘴一笑,褐色眼瞳裡燃燒著燙人的熱度,平常總是顯得輕佻的嗓音,如今卻顯得前所未有的認真,「我為什麼要挑現在講?小岩你是真的不懂嗎?」

 

「我──」怎麼可能會懂!

 

就算岩泉沒喊完,及川也能明白他接下來的話,他笑笑地打斷岩泉未出口的下文,右手從岩泉的短褲下方滑進大腿內側,指腹延著自己看過無數次的肌肉線條滑動著,「小岩你就是不坦率,這點我也很喜歡,你不懂沒關係,我懂小岩有多誘人就好。」

 

岩泉氣得抓住及川的衣領,也顧不上要遮羞了,「誘你個大頭鬼!」

 

「哼哼──有機可趁!」他就在等小岩鬆手的那一刻!

 

及川的手一路闖進被撐得高高的底褲,輕鬆捕獲裡頭的分身,嚇得岩泉很丟臉地驚呼,「嗚哇!放開!放手混帳川!不、不准握……嗚啊!」

 

「我沒有握啊小岩,是用擼的。」

 

這、混、帳──!

 

及川歪頭閃過岩泉踹來的腳,掌心的動作絲毫沒有殆慢,缺少潤滑劑的潤滑讓及川的動作不是恨順利,但這樣的刺激對岩泉而言已經非常足夠,甚至是有些過頭了。

 

岩泉雙手死死抵住及川的肩膀,明明是想將人推離,手上的力量卻漸漸被下半身竄起的酥麻感抽離,岩泉拼命壓抑著喘息,與那該死的快感,邊制止及川,「我、我說真的……放手、……唔嗯……!」

 

換作平常,被岩泉極具殺傷力的眼神一瞪,及川肯定馬上乖乖照做,但如今的岩泉別說是威攝,那即使經過忍耐卻仍控制不了的漂浮尾音,只是更令及川不肯罷手。

 

小岩的聲音還有表情,都比畫面中的女優還要可愛不曉得幾百倍,也還要令他興奮,他還想聽見小岩更加無法自拔的嗓音,想看見小岩更加沉迷的表情──

 

「喂、你……」

 

「吶,如果真的很討厭,閉上眼睛,把我想像成影片裡面的女優,就不會這麼排斥了……」掀起岩泉的上衣,及川俯下身以牙齒輕輕啃咬著岩泉的右邊乳首,岩泉抓著及川的髮,害羞與火大交雜在一塊讓他的腦袋有些不夠用,但不曉得為什麼,聽見及川剛才那番話,內心就一陣難受。

 

什麼叫做把他當成畫面中的女優?他是這種人嗎?

 

「開、什麼玩笑……我才不會把你當做任何人的替代品!唔、再說,人家女生的手才沒你這麼大又這麼粗……」

 

及川怔了怔,笑容裡有說不出的韻味,有被接受的感動,也有因此而產生的優越感,與小小的壞心眼,「說得也是,我的手可是大到可以一掌包覆小岩的全部唷。」

 

「囉、囉唆!」瞥見及川同樣搭得高高的小帳篷,岩泉用膝蓋往及川的兩腿間一頂,驚得及川險些沒讓岩泉的火燙滑出手,「小、小岩?」

 

「哈……什麼嘛,你還不是一樣?既然要解決就一起解決。」憑什麼只有他的被看光?要看就一起看!

 

「咦?真的可以嗎?小岩你不會覺得噁心?」

 

岩泉怔了怔,皺眉認真思考,「是很噁心,但還不到討厭。」要是討厭的話他哪可能讓這混帳川得逞?就算拼著兩敗俱傷的下場也會踹飛這傢伙。

 

「……還真是誠實的答案。」有點開心卻也有些失落,但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小岩。他不會因為氣氛而遷就他,卻又沒有真正拒絕他,他知道以小岩的個性,要是真的厭惡絕不可能讓自己得逞,從這點看來,自己並不是完全沒有希望。

 

至少,小岩並不排斥自己的碰觸。

 

這樣就夠了。

 

只要知道這點,攻陷小岩也只是時間早晚問題而已。

 

至於現在──

                                                                                                             

「磨磨蹭蹭的,你是還要不要繼續?」摸到一半停止反倒比從一開始忍耐還要難受。

 

「要!當然要!」

 

就先滿足他家主攻手的願望吧。

 

屬於自己的那份畢業禮物,總有一天,他會親自跟小岩拿的。

 

親手,用他的全部。

 

Fin

 

****

...怎麼我打出來跟我想像中完全不一樣啊!!!!!!

一點也不臉紅心跳啊!!!

這兩個完全不按照劇本走(痛哭)

但我又覺得這樣好可愛(根本沒救

 

2014/08/28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言君
  • 誘人的岩泉好可愛、及川做得太好了GJ(拇指
    還是有小小臉紅心跳啦www
    祝及川能早日得到"畢業禮物"XDDD
  • 真的!!我好喜歡那種怕被發現的刺激感(欸
    雖然及川大概早就發現了XD
    及川的畢業禮物大概要等到他們從青城畢業吧(壞

    森實 於 2014/09/03 20:50 回覆

  • 羽曦
  • 這兩個人真的太可愛了拉~~
    及川幹的好wwwww
  • 哇XD感謝喜歡XD
    覺得及川跟小岩在一起真的超級煩的XD
    也很喜歡偶爾會寵著對方的小岩

    森實 於 2016/07/07 19: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