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製作大型道具的堀,常會在週末假日去逛美術用品專門店,或是一些手工藝品店,看看有沒有材料能在場佈中能用上,考慮到戲劇部經費問題,加上他們家的鹿島又常搞破壞,老是製造出許多不必要的開銷,能用省錢的方式,手工製作出道具一直是堀的終極目標。

 

得知這星期六堀要出來採買背景用的噴漆與製作小道具的原料,鹿島就像聽見要散步的狗兒屁顛屁顛地丟下排演,跑到堀面前興奮地舉起右手毛遂自薦,「咦?學長週末要去手工用品店嗎?帶我去!帶我去!」

 

「啊?妳來幹麻?不給我添亂就不錯了。」

 

「我可以幫學長提東西啊!」邊說還邊擺舉起手腕,試圖展現自己是很好的勞力。

 

從這傢伙口中說出來不曉得為什麼他就是有種被對方小瞧的不爽感。堀黑著一張臉,冷聲警告:「不用,我還沒孱弱到需要妳幫忙的地步。再說,妳的力氣是能大到哪去?」

 

被堀這麼一激,鹿島就像想展現自己最好一面給家長看的小學生,二話不說就打橫抱起堀,「學長你可不要小看我!我的力氣大到給你來個華麗的公主抱都不是問題──嗚咳!」

 

然後沒意外被肘擊了。

 

「反正,我買得東西不多,不需要苦力。」

 

「咦──好吧,既然學長都這麼說了。」

 

難得鹿島沒死纏爛打下去,倒是換堀驚訝了。

 

怎麼?這次居然放棄得這麼乾脆?實在是不像這傢伙平常的作風。

 

堀狐疑地瞧了沮喪地回去排演的鹿島背影一眼,能這麼快打退堂鼓,也省得他浪費口水。

 

 

 

星期六。

 

剛踏出捷運站出口的堀,雙手環胸一臉鐵青地低吼:「鹿──島──妳──這──傢──伙──不是警告過妳不准跟來嗎!」他早該知道以這傢伙的個性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放棄,是說鹿島到底是怎麼知道自己會在哪出現!?他明明沒告訴過她地點啊!

 

「咦!為什麼會被發現!?」她自認為自己的跟蹤技術還是挺不錯的啊!

 

「一群女孩子圍在柱子背後瞎子才看不到啦!」他就覺得奇怪,這站假日人潮不應該這麼多,原來罪魁禍首就是這傢伙!

 

「嘿嘿。」鹿島邊搔著後腦,邊露出被表揚時的害羞神情。

 

「嘿妳個頭!還有我不是稱讚妳!」

 

「嘛嘛──別生氣嘛學長,好歹我也是戲劇部的支柱,總是可以給你道具上的建議啊?」

 

……這麼說也是,真拿妳沒辦法,要跟妳就給我安分點。」堀無奈地歎口氣,這傢伙來都來了,總不能大老遠再把她趕回去吧?總是得顧慮到這傢伙的心情的。

 

 

 

五分鐘後。

 

「請問……你們現在有空嗎?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唱卡拉OK呢?」

 

「喂!是我們先來的妳不要插隊!」

 

「什麼話!人家可是從捷運就一直跟在他們後面的!」

 

堀抽抽嘴角,眼神死地望著一群女性因爭奪鹿島而上演的鬥爭,他覺淂他的太陽穴很痛、非常痛。

 

他顧慮這傢伙個鬼心情啊!!!

 

從離開捷運站這是第幾波爭執的女孩了?第三波?還第四波?

 

堀政行無比懷念一個人悠閒在街上採買的情形。

 

鹿島雙手在空中虛壓,試圖緩和緊繃的氣氛,迷人的王子氣場全開,「啊啦啦,美麗的公主們,實在很不好意思,我雖然很想跟妳們共度愉快的時光,但我今天一整天都被這位公主包下來了,真是可惜,有機會的話再邀請我好嗎?」邊說鹿島還很不要命地把「堀公主」攬進懷內,一臉十分惋惜的模樣。

 

「公主妳妹!」堀一把掐住鹿島的脖子,將混帳王子扔進吵死人的女人堆,「妳不用跟上來了!不,是不准跟上來!」

 

早在一開始他就應該把這傢伙扔下才對!

 

「咦!別丟下我啊學長!學長──!」不、不會吧?學長真的棄自己而去了!她期待已久的約會就要這麼泡湯了嗎!?

 

「既然妳的學長都說不用跟了,那妳跟我們去吃下午茶嘛,吶?」一名留著大波浪捲的女孩開心地提議。

 

「不對,她要跟我們去唱歌才對!」另一名黑髮女孩眨著水汪汪的大眼,親暱地挽著鹿島的手臂,宣示著主權。

 

就在鹿島猶豫著該怎麼禮貌地拒絕這些女性好追上學長時,突然,一雙手從鹿島的身後穿過她的腋下,將她整個人給舉起,「不好意思,這笨蛋是我們戲劇部重要的成員,我還需要她幫忙挑選道具材料,沒辦法借妳們。」

 

這聲音是……

 

「學長!」鹿島感動的喊聲沒多久,下一秒就變成很不妙的驚呼,「學、學長!」

 

「啊?沒事不要一直叫我──噫!?」怎麼回事……這些女孩的眼神似乎不太對勁?

 

何止不對勁,那根本是赤裸裸的殺意。

 

「你剛才明明要她不要跟的!」

 

「對嘛對嘛!現在反悔太遲了!」

 

「把鹿島交給我們!」

 

事實證明,女人一旦執著起一件事,發揮出的戰鬥力是很恐怖的。

 

「快逃啊學長──!」

 

「嗚哇!──啊、妳這傢伙──不要把我扛在肩上逃啊混帳!」

 

「學長你腳太短跑起來太慢了!」

 

「啊啊妳說什麼!?」

 

「不要掙扎啊學長──快要被追上了!」

 

堀一撐起上半身就看見後方不曉得為什麼從四名女性,增加數十名,一方面在內心感慨不愧是他看上的傢伙,魅力就是這麼無法擋,但同時也感到後怕。

 

這被追上絕對會很慘。

 

被鹿島扛著跑與掉入女人堆被踐踏,戲劇部部長很快就捨棄男性尊嚴讓鹿島帶著逃命。面子與性命擺在一塊,當然是小命重要。

 

他剛剛真不該折回來的……

 

今天沒有買到的材料與用具,他之後絕對要叫這白痴補買回來可惡!

 

 

Fin

 

****

他們真的太蠢了我快下去了啊(痛哭 

2014/08/31 Mori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