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應景文,青城全員向

*捏他有

 

星期一,是青城排球隊固定的休假日。

 

但,九月的第二個星期一,到了社團時間本該空無一人的青城排球部室,卻一點也不冷清。除了家中有事或是已有各自安排的社員以外,先發球員幾乎全員到齊,且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份清單──採買烤肉用具與食材的。

 

之所以會有烤肉活動,起因僅僅是及川像在聊天的一句:『難得中秋又是我們的休息日,不如大家一起烤肉怎麼樣?』而這番話恰好傳進入畑監督耳中,他想想覺得這提議不錯,長時間的高壓與賽事,學生們或多或少都累積一些壓力,就當作是放鬆一下也好,且烤肉也能間接增加彼此之間的感情,怎麼想都沒有壞處,及川隨口的一句話就這樣被採用,讓一眾少年們既驚訝又開心。

 

入畑監督從學校獲得批准後,就這麼將烤肉大會定下來,這才會有一開始明明該是休息日,青城部室卻異常熱鬧的景象。

 

眾人合力將前一天就先搬過來的烤肉架與夾子等工具,移動到第二體育館後方的空地,大夥按照分配拆成四組人馬,本來還鬧哄哄的小空地轉眼間只剩負責組裝烤肉架與生火的矢巾與渡兩人。

 

矢巾跟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已經很習慣被分到一塊的二年級組,在配合上也很有默契,一個負責拿零件一個負責開始組裝。

 

國見與金田一負責採買碗盤夾子等用具,他們也是最快買完最快回到集合地的一組,沒多久花卷跟松川也拎著大包小包回到小空地,中途兩人還猶豫了一下是要買高麗菜還是美生菜,想想反正都是吃進肚子的,加上清單上也只寫菜類,他們考慮完手中可使用的經費,最後選擇比較便宜量又多的高麗菜。

 

及川跟岩泉沒意外是最晚回來的一組,這還是在岩泉有跟著的情況下,否則大概很難在預計的時間趕回來。畢竟及川吸引女性的魅力是公認的強大,要是沒有人拎著他的領子脫離女人堆,大概在採買到一半就會直接鬧失蹤,光找人就會浪費大半的時間。

 

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至少他們從很多女性店員那收到許多額外贈送的食材,讓岩泉很難得地誇獎及川想不到你這傢伙的臉多少也能派上用場,青城二傳立刻得意的鼻子朝天,樂得反問小岩你忌妒了嗎,然後岩泉手中的家庭號汽水就砸到了及川臉上。

 

青城主將與副主將一回到集合地,就看見花卷等人圍在其中一架烤肉架旁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凝重。及川與岩泉互看,都從彼此的眼中瞧見同樣的疑惑。

 

怎麼回事?

 

「怎麼了?怎麼全都圍在這表情還這麼嚴肅?」

 

聽見及川的詢問,矢巾一臉挫敗地抬頭,「及川學長,火、火升不起來。」

 

礙於經費有限的關係,他們買得不是瓦斯噴槍,而是最原始的火種,岩泉順著渡與松川等人的目光望去,瞧見旁邊已經躺了五、六顆火種屍體。

 

難得能在排球場外展現一下身為學長的強大,及川立刻捲起袖子,自信滿滿地道:「不要緊,接下來就交給學長我吧。」語畢,及川很專業地用夾子調整了一下木炭的擺放方式,將點燃的火種放在木炭圍起的中空地帶,再夾一些木炭堆疊在上方,蓋住下方的火種,然後拿起扇子開始用力搧。

 

及川不搧還好,這一搧沒搧出火,倒是因為動作過大的關係扇子前端不小心打到木炭,眾人就這樣目睹木炭垮台,底下的火種還來不及燃燒小宇宙,就這樣被活埋了。

 

青城全員瞪著犧牲的火種,瞬間沉默。

 

「剛剛那是失誤、失誤,下次一定會成功!」

 

「及川學長……剛剛那些是最後的火種……」矢巾的話證明有時候人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不會再來。

 

及川的笑頓時僵在臉上。

 

岩泉氣急敗壞地掐住及川脖子罵:「什麼交給你!交給你我們全部餓肚子比較快!」沒火他們是烤個什麼東西!空氣嗎!?

 

「我、我自掏腰包再跑去買一包火種就是……小岩你掐輕點、掐輕點……」

 

跟金田一在旁邊串玉米的國見,目睹完剛才的慘案,默默地走過來開口問:「那個……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試試嗎?」

 

松川夾著燒光線引的火種,一臉無奈,「不是我不想給你試,但這些火種的頭全被某個笨蛋燒沒了。」

 

聞言及川立刻不滿地抗議:「哪有全部!我只有燒掉剛剛那三顆好不好!」

 

岩泉很狠地往及川頭上一搧,「不要找藉口!」

 

「不是三顆,是六顆。」花卷邊糾正還伸出手比了個六。

 

「不需要強調啦小卷!」

 

沒有理會及川等人的拌嘴,國見很淡定地從旁邊抽了幾張衛生紙,包住還帶點餘熱的火種,將前端捲成細長狀,然後夾起木炭敲成小碎塊,按照及川剛才的方式堆疊並放好點燃的火種,再加蓋一層木炭,眾人就這樣盯著木炭內部,看著本來只有一點點的火光,一點一滴地擴散,最後燒紅整顆木炭,金田一等人一個個都發出激動的哦哦聲,崇拜地望著國見。

 

岩泉拍著國見的背大力稱讚,「國見你真是太厲害了!不像那個垃圾川,只出一張嘴。」

 

松川立刻點頭附和:「對啊對啊,跟某個只會吹噓的傢伙就是不一樣。」

 

花卷也很是贊同地答腔:「有你這樣的一年級真是比某個不中用的三年級還要可靠。」

 

「不要拐著彎罵我啊你們幾個!還有國見跟我用的方法明明沒有不同,為什麼你們都只稱讚他不稱讚我?」青城主將內心嚴重不平衡,他也想被小岩稱讚,接受學弟們崇拜的目光啊!

 

「剛才說交給我的是誰?」岩泉問。

 

「我!」

 

「那華麗地毀了火種的是誰?」松川接著問。

 

「……我。」

 

「最後升火成功的又是誰?」花卷跟著問。

 

及川抿著唇,憋了半天最後很落寞地道:「不是我是國見……」

 

「所以我們稱讚國見不稱讚你很正常不是嗎?」岩泉很不客氣地給及川最後一擊。

 

旁邊的渡等人,看著及川隨著問題氣勢愈來愈弱,最後不得不接受事實,一個個都忍俊不已。

 

說到場上比賽,及川絕對是一等一的強悍,但要論生火,還需要再加把勁掌握訣竅。

 

 

TBC

 

****

全員好難打(痛哭)

總覺得好像沒有打到什麼重點O<<...

而且角色個性好難抓但我又好想讓他們烤肉...只好打來自己爽XD

 

2014/09/03 Mori

,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