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升得差不多時,入畑監督與溝口教練也到了。溝口教練還扛了一個保冷箱來,正好解決肉類與飲料沒地方冰的窘境。

 

岩泉很自然地站在其中一架烤肉架前方開始烹調肉類,從刷調味料到翻面,動作無比流暢,沒多久大家就聽見油花加熱的滋滋聲,眾人都忍不住抽抽鼻子貪婪地吸取著令人食指大動的肉香,雙眼死死盯著那香噴噴的肉片,儼然一群搶食的狼崽子,眼裡只看得見肉其他的物體都裝不下。

 

被這麼一刺激,青城等人不分年級,全部加入串食物與包鋁箔紙的部隊,為了能早一點吃到肉,每個人都拿出十二萬分的幹勁,處理食材的效率高得不可思議。在大家拼命串丸子串雞翅的時候,青城主將偷偷摸摸地不曉得在幹麻,雙手放在背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湊到岩泉身後。

 

由於岩泉是背對及川的關係,他壓根沒發現身後有個傢伙在打他的歪主意,但除了岩泉以外的人,全都發現他們的主將不曉得又要做什麼蠢事。金田一算是唯一在狀況外的,他本來想開口問及川需不需要幫忙,豈料嘴巴才剛張開就一把被松川還有花卷聯合捂住,換來及川一臉幹得好不愧是My Friend的表情。

 

沒想到平常總是吐嘈自己的花卷和松川,關鍵時刻居然這麼挺自己,他真是太感動了!為了不辜負他們的付出,自己更要完成這項壯舉。

 

見及川繼續若無其事地接近岩泉,花卷用手肘撞了松川,以只有他們才聽得到的音量道:「及川那份肉我們一人一半。」

 

松川立刻朝花卷比了個讚,眼裡清楚寫著不愧是我好友你真了解我,金田一這才明白原來剛才這兩人阻止自己並不是跟及川串通好,而是為了及川的那份肉。

 

雖然大家都不曉得及川要幹麻,但現在肉掌控在岩泉手上,聰明人都不會去得罪岩泉,且也樂得及川去招惹前者,這樣搶肉的傢伙就少一個了。就連球隊中數一數二的乖乖牌組合也都屈服在肉的威力下,渡是不忍心地別過頭,矢巾則是暗自在內心說了聲對不起及川學長,誰也沒有提醒他。

 

眾人臉上的表情清楚寫著:及川(學長),為了有更多肉,你就小小的犧牲一下吧。

 

要是及川知道他的好友們是抱著讓他犧牲的目的才支持他的,不曉得還會不會這麼感動。

 

「小岩,烤肉很熱對不對?我來幫你降火。」及川笑瞇瞇地講完,快狠準地拉開岩泉的後領,一股腦地將手中的冰塊往裡頭倒。

 

皮膚突然接觸低溫讓岩泉瞬間起了一大片的雞皮疙瘩,手中的夾子一抖,上頭的肉就這樣掉到地上,立刻惹來全體公憤。

 

「及川你這混帳居然浪費這麼寶貴的肉!」花卷衝過來毫不留情就給了及川一記鎖喉,松川則是一臉暴殄天物的模樣指著地上的肉控訴著:「這可是肉耶!還是高貴的牛肉!你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

 

「你們不是站在我這邊的嗎戰友!?」剛才明明還對他露出我支持你的眼神,怎麼才沒多久就叛變了?

 

「誰站在你這邊啦,我們目的是你的肉。」

 

「嗯嗯,沒錯。」

 

「什麼!?你們居然是覬覦我的身體?就算你們是我的好友我也不能答應,畢竟我的身體還有心全都是屬於小岩的──」邊說及川還很娘地用手遮住胸前,花卷跟松川先是呸了及川一臉,然後一左一右地架起及川,交給摩拳擦掌的岩泉。

 

「小、小岩?你手中的水桶是哪來的?」他好像有種不妙的預感......可惡,花卷跟松川未免也卡得太緊了掙脫不開啊!他真是看錯他們了!把他剛才的感動還來!

 

「你說呢?」岩泉單手扛著裝滿冰塊的水桶,咬牙切齒地把裡頭的冰塊通通倒進及川的褲檔內,冷得及川不停亂叫。

 

那邊的三年級們鬧得正歡,二年級的很自然地接過被扔下的工作,渡接下岩泉本來的位置,負責將肉翻面,矢巾則負責塗調味料。

 

青城的二年級整個比三年級還要可靠。

 

金田一默默把地上那愧肉撿起來,看了看負責另外一個烤肉架的國見,他從頭到尾都很安定地在自己的崗位上工作。國見看看金田一又看看他手中髒掉的肉片,淡淡地道:「拿去洗一洗應該還能吃。」然後金田一就歡快地捧著那片肉衝到洗手台了。

 

岩泉報仇完畢,金田一也剛好將洗好的肉片捧回來,而兩個烤架上的肉也烤得差不多了。

 

青城等人儼然像在包圍逃犯的刑警們,以駭人的氣勢圍著烤肉架,在渡的一聲好了,眾人就像被關許久衝出柵欄的野獸,爭先恐後地伸出筷子撲向烤盤,開始激烈的肉片爭奪大戰。

 

「啊!國見你這小子,竟然偷偷從我手下劫走那塊肉!」這是花卷的哀號。

 

「不好意思。」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國見臉上絲毫沒有抱歉的味道,手裡的動作一點也不慢,沒多久盤子裡頭就疊了好幾片肉。

 

「垃圾川你竟然偷夾我盤子裡面的肉!」這混帳川實在是太卑鄙了!

 

「咦?有嗎?小岩你是不是看錯了?」

 

「你筷子都伸過來了還說沒有!」

 

「抱歉了松川學長。」

 

「啊!渡!那是我的肉!」

 

一時間,烤盤上的戰況激烈無比,有人搶到肉,也有人筷子才伸到一半肉就半路被劫走,甚至也有一塊肉都沒有搶到的。

 

金田一看著烤盤上只差沒打起來的學長們,實在是不想加入這場混戰,中間他也有搶過幾次,但都以失敗告終。

 

「怎麼?你一塊都沒有搶到?」國見看了看金田一空空的盤子,默默將自己盤中的肉丟到他盤內,「等等還我兩塊就可以了。」

 

「咦!」

 

入畑與溝口瞧著這群燃燒起來的年輕人,不禁相視一笑。

 

「年輕真好哪。」

 

「是啊,想當年我也跟他們一樣,為了一塊肉就掙得你死我活……」溝口露出懷念的笑容,看著烤架上漸漸減少的肉,不免有些擔憂。

 

不過這群臭小子也真是的,只顧著搶肉,不曉得還記不記得留他們的份?

 

就在溝口考慮要不要也加入搶肉大戰時,終於瓜分完烤盤上的肉的小伙子們,很有默契地轉頭看向站在戰圈外的入畑監督與溝口教練,及川笑了笑,率先衝過來,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地跟上,嚇得兩名大男人瞬間有種小女生被色狼盯上的窘迫感。

 

眾人一至停在距離監督與教練兩步遠的地方,彎腰將手中盛滿肉的盤子恭敬地遞到兩人身前,朗聲喊道:「監督、教練,請用!」

 

入畑與溝口瞬間愣在原地。

 

原來這些學生們剛剛搶得那麼兇不是自己要吃,而是要給他們的?

 

及川看看自己盤子再瞧瞧其他人的,表情可得意了,「哼哼哼──我的份量最多!」

 

「你那根本是從我這邊搶來的吧!」岩泉不爽地罵。

 

「還有我的。」松川一臉等等你就死定了的表情。

 

「如果不夠請跟我們講。」渡靦腆地笑笑,很貼心地也把飲料倒好擺在一旁,衣服上還沾有剛剛發生的意外。

 

他開到的是岩泉用來砸及川的那瓶汽水。

 

「監督,對不起,我這邊只有一塊……」還是國見施捨給他的。金田一一臉落寞。

 

「咦?溝口教練,你哭了?」這是花卷驚訝的嗓音。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哭了!我、我這是沙子跑到眼睛裡啦!」可惡……這群小鬼們實在是──

 

那麼多盤子兩個人根本不可能拿得完,多的部分大家就放在旁邊的桌子上,然後眾人又一窩蜂地衝回烤架旁,及川高舉著夾子大聲喊道:「好啦!接下來就是真正的生死鬥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哦哦──!」

 

這喊聲,比打決賽時還要有精神好幾倍。

 

入畑與溝口看著這群學生,再瞧瞧自己手中與旁邊多到可以推成小山高的肉片,這次的笑,多了很溫暖的味道。

 

「喂,這麼多我們兩人也吃不完,餓的人就先過來拿幾盤走!」

 

溝口的話一下,正在等肉烤好的一群人立刻又以驚人的氣勢圍過來,嚇得溝口險些沒把手中的肉給抖到地上。

 

這群小子,對肉的執著還真是有夠可怕的。

 

不過,偶爾像這樣聚在一塊烤肉,也挺不錯的。

 

溝口感動時刻沒能持續太久,他抽著嘴角沉著嗓音道:「喂!及川你這臭小子,把我盤內的肉還來!」不要以為他是教練就不會跟學生計較!在肉面前是沒有分大人小孩的!

 

「才一塊又不會怎樣,不要這麼小氣嘛。」虧他還以為趁教練感動時下手不會被發現的說。

 

看見溝口教練很沒有大人樣地追殺及川,眾人忍不住大笑。

 

今夜的第二體育館後方,比往常要熱鬧很多,也混亂許多,卻非常溫暖。

 

Fin

 

****

我很喜歡這樣的青城

雖然提早很多 但先說聲中秋快樂!

2014/09/04

 

,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