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者系列

*中秋賀文

 

 

鬼灯並沒有過節的習慣。

 

真要說的話,節日對他而言並不算是好的回憶。

 

當他還是人類時,從開始明白事理時,他過得第一個節日,也是他做為人的最後一個節日。

 

照理來講,遇到這種事情只會對節日反感,但鬼灯卻樂於研究各種節日的由來,甚至是親自參與。

 

這有大部分得歸功於某隻神獸,從結識白澤開始,在他仍是名孩子時,白澤就常拿各種傳說與民俗故事當枕邊故事說給他聽,漸漸地他開始感到好奇,也沉浸於那離奇古怪的世界。

 

就好像能透過白澤描繪出的世界,觸摸他不曾接觸的文化。

 

他很喜歡那種感覺。

 

白澤說故事時手裡沒有所謂的故事書,畢竟那些故事全裝在神獸那顆不曉得到底是用什麼做的腦袋內,就算他已長大成鬼,也早就過了聽床邊故事的年紀,當上了閻王的第一輔佐官,這種喜歡研究各種歷史與節慶的習慣仍是沒有改變。

 

 

 

中秋佳節,地獄並沒有跟現世的亞洲地區一樣有假放,但為了體恤獄卒們,閻王仍讓大家提早回家和家人團聚,畢竟是團圓夜,總是得考慮到大部分人的心情,在這方面閻王殿一整個就是很人性化。

 

「鬼灯大人,中秋快樂!」

 

鬼灯停下手中的工作,抬頭道:「中秋節快樂,茄子先生,唐瓜先生。回去前請記得到正殿門口向發派禮盒的獄卒領取柚子與月餅。」

 

見鬼灯並沒有收拾的打算,茄子歪頭問:「鬼灯大人不回去過節嗎?」

 

剛說完就立刻換來唐瓜的一記爆栗,出於顧慮鬼灯大人的心情,唐瓜還刻意湊到茄子身旁用悄悄話的音量罵:「你這笨蛋!這不是故意揭人家傷疤嗎!」

 

但在本人面前講悄悄話與大聲喊出內容根本沒有兩樣。

 

「請不用在意,我的確沒有可以過節的對象,但我也是很享受中秋的。」鬼灯拿出放在桌子底下的柚子帽,一本正經地戴在頭上,那模樣看在茄子跟唐瓜眼裡實在是不曉得該吐嘈好還是該稱讚鬼灯的認真,「像這樣的習俗我也很享受。柚子在現世的台灣又稱作文旦,文旦在中醫上具有解酒毒與化咳止痰的功效,但也請不要過量食用,畢竟文旦性寒,短時間內食用太多對胃不好。請好好兩位享受節慶的氣氛。」

 

「是!」

 

「了解!」

 

和兩鬼道別後,鬼灯看了看窗外的圓月,黝黑的眼眸像是陷入回憶,變得更為深邃悠遠,他收回目光,繼續審閱因為某個跑到桃源鄉烤肉的呆子大王,使得他增加的工作量。

 

想到桃源鄉,某隻好色神獸的臉就跟著浮現,鬼灯反射性地蹙起眉宇。

 

那隻混帳偶蹄類最好別給他吃太多肉,工作完要是又讓自己喝到難喝的血,他不介意替對方放血排除一下體內的毒素。

 

 

 

好不容易處理完所有工作,輔佐官動動僵硬的肩頸,一整天都還沒有攝取每天必要的血讓他眼前有些發黑,但只要一想到殺去桃源鄉喝到的血是充滿酸味與酒味,他寧可將這些力氣省下來,回到房間好好休息,等明天那隻偶蹄神獸換完體內的髒血再一次補充。

 

也健康環保得多。

 

鬼灯手裡提著運用特權多扛來的兩盒月餅與柚子,一打開房門,迎面而來就是濃得讓前者冒青筋的酒味與肉味,而污染他房間的空氣源頭左手正捧著一大盤烤肉串,右手抓著一瓶純正桃源鄉出產的大吟釀,大喇喇地坐在他的床邊開心地跟他打招呼,「唷!你今天還沒有進食吧?感謝我特地過來吧你,還替你帶了酒跟肉哦。」

 

「不要把您那一身難聞的偶蹄味沾到我的床上,混帳偶蹄類。」儘管他已經累得不行,但動手將白澤從他的床上踹到牆上這點小事仍是辦得到的。

 

高貴的神獸在空中展現他那美妙的身姿,華麗地從這頭被踹到那頭,鬼灯收腳後儼然最出色的馬戲團表演者,一手接過酒瓶,另一手接住盤子,就連上頭的肉串也沒露接任何一支,從出腳收腿到坐在白澤原本的位置並開始享用美酒的動作一氣呵成。

 

鬼燈一口咬著肉一口灌著酒,用竹籤指著門邊下起逐獸令:「東西我收到了,您可以滾了。」

 

「也太過分!你這傢伙真是愈大愈不可愛!」白澤的口吻那叫一個心痛,可惜只是換來鬼燈豪邁地咬著肉串,陰狠的表情就像在說「生物只有小時候可愛您想怎麼樣?」儼然要幹架的氣勢,頓時讓神獸內心五味雜陳。

 

這傢伙小時候明明很可愛的!明明很可愛的!中間到底是出了什麼差錯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當年這孩子還會恭敬地喊自己白澤大人,就算生氣時故意喊他的白豬大人也可愛無比,現在不但是欸、喂、你這傢伙的叫自己,不然就是左一句偶蹄類右一句混帳偶蹄類,哪裡還有當年的軟嫩揪心?

 

「今天是中秋耶!中秋!你連一句中秋快樂都沒對我說這樣對嗎?當年的你可不是這麼沒禮貌的孩子!」以前舉凡過節時這小傢伙都會湊到自己身旁,賴在他身上問他各式各樣的典故,現在別說是賴了,根本是巴不得趕他走!

 

神獸登時有種孩子大了不需要老爸的寂寞感。

 

「中秋節快樂。您可以滾了。」

 

「敷衍、太敷衍啦!你愈要我滾我偏不!」白澤像名孩子鼓起腮幫子硬是賴在地上不肯挪動,手一揮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法術,屋頂瞬間變成透明的,飽滿的月高掛在夜空,就連周圍渲染開的月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八大地獄是沒有月亮的,桃源鄉的也沒這麼小顆,這滿月的模樣更像是他小時候,還在現世時瞧見的那種,沒有桃源鄉的炫麗奪目,卻讓人光看就感到平靜。

 

只是,身邊有個噪音製造者,要平靜也沒辦法平靜到哪去。

 

「俗話說得好,月圓人團圓,團圓夜你休想趕我走!」

 

鬼灯看著白澤擺出視死如歸的表情,無奈地嘆口氣,看著屋頂上的明月,想起眼前的傢伙第一次向自己解釋何謂團圓,輔佐官淡淡地道:「月圓人團圓那是現世的說法,我認同的只有一種。」

 

聞言,白澤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立刻咧嘴一笑,那笑容要有多燦爛就有多燦爛。

 

這世上,懂輔佐官所謂的「團圓」,除了他以外不會有第二人。

 

 

 

中秋之夜,在月華柔和的照耀下,白色神獸將日出之鬼捲在柔軟的腹中,蓬鬆的尾巴末端難掩主人的激動不停上下擺動,發出啪啪啪地聲響。

 

「再吵我就把您趕出去。」

 

白色尾巴瞬間停在半空,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捲回鬼灯身旁,將人裹得掩實。

 

剛攝取完精血讓鬼灯顯得有些昏昏欲睡,白澤舔了舔鬼灯的面頰,被前者不耐煩地拍開,卻沒有離開對方毛茸茸懷抱的打算,鬼灯臉上的表情就跟小時候第一次摸到神獸的毛一樣,冷靜,卻透著滿足。

 

 

 

「白澤大人,團圓是什麼意思?」

 

「團圓啊──就是像這樣。」

 

面對孩子的疑問,本是人類模樣的神獸變回真身,長長的身軀一繞,讓男孩整個人埋在他柔軟的皮毛中,語帶笑意地道:「這就是團圓,一團毛茸茸的圓。怎麼樣?喜歡嗎?」

 

入手所及之處全是他最喜愛的觸感,男孩點點頭,忍不住用臉頰磨蹭,黝黑的大眼滿滿都是最純粹的開心。

 

縱使在那之後他明白團圓兩字真正的涵義,但神獸的解釋,卻是他最難以忘懷的一種。

 

也是最能接受的一種。

 

這樣的團圓夜,似乎……不算太壞。

 

Fin

 

2014/09/09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言君
  • 好可愛呀呀呀呀呀呀!!
    被萌到了=\\w\\=
  • 一團毛茸茸的圓整個很適合他們XD

    森實 於 2014/09/16 02: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