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的,社團部室大樓外就傳來校園王子的喊聲,以往若不是被崛死拖活拽否則絕不可能靠近部室的鹿島,如今以被崛追殺的百米速度直奔戲劇部部室,那響亮的「學長」喊聲響遍了整棟樓,嚇得其他社團社員掉樂譜的掉樂譜,塗色塗歪的塗歪,令人不禁佩服鹿島不愧是戲劇部的臺柱,肺活量之雄厚悠長讓人無比欽佩。

 

「學長——!」

 

鹿島原以為自己主動前往部室就可以避免學長愛的鐵拳,可惜拳頭避是避過了,卻換成腰骨捱了一腳。

 

「你當我聾子啊喊這麼大聲!會給其他社團造成困擾你知不知道!」踹完,崛這才反應過來,這似乎是鹿島加入戲劇部以來第一次自己到部室。

 

堀活像見鬼一樣上下打量著鹿島,今天是吹什麼風?平常老是以翹社團為光榮的鹿島竟然不用自己逮就乖乖報到,難不成這傢伙終於想開打算認真一點了?

 

看著鹿島無比專注無比嚴肅的神情,崛瞬間有種過去的辛苦終於取得回報的感動。

 

這傢伙,終於長大了啊。

 

感慨之餘卻莫名有股哀傷感。這也表示打從入社以來這混帳根本沒有一次是自己主動來報到的。

 

崛揉了揉眉心,好舒緩一下衝上來的火氣,問:「怎麼?找我有什麼事?」聽她剛才喊得這麼激動,甚至轉性直接到部室找他,想必事態很緊急吧?是要自己幫他對戲呢?還是劇本不好詮釋想跟他討論?

 

崛擺出有問題儘管問,身為部長(老爸)的我都會幫忙擺平的表情,只見鹿島一臉像是遭受什麼巨大打擊,習慣與女孩相處加上顧慮到學長隱藏的女人心,鹿島反射性地用雙手握住崛的手,悲憤地問:「學長!為什麼你結婚不打算邀請我出席你的婚禮?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在學長的婚禮上表演啊!還有我才不會搶學長的新娘呢!」

 

居然是因為這種無聊事嗎!

 

崛強忍著把拳頭往那張俊美得過份的臉龐送的衝動,老大不爽地反問:「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他記得只有跟野崎他們提到而已吧?

 

「我從御子柴那邊知道的。」

 

為什麼御子柴會知道啊!!!他不是在話題之後才來的嗎!

 

崛無奈地嘆口氣,說道:「就算你不會搶但我一點也不想拿這個可能性來賭。」以他對鹿島的瞭解 ,就算這傢伙再怎麼風流欠打也不是會幹這種事的人。

 

這傢伙令人火大的地方是就算沒這個想法,也會在無意識中把人拐走。

 

就是這樣才可怕啊!!!

 

鹿島不服氣地將手放在胸前,自信滿滿地道:「要是學長怕新娘被我迷倒那我可以當學長的新娘啊!這樣就不會有人跟學長搶新娘了!」一舉兩得啊!

 

「為什麼我非得娶妳不可啊!?」

 

這話讓鹿島一怔,隨即沉默下來,崛見狀暗道一聲不好,就算鹿島再沒有女人味好歹也是女的,這樣講似乎不太妥當。

 

「呃、鹿島,我的意思是——」

 

「學長,你不用說,我都知道。」鹿島低著頭打斷崛的話,語氣顯得有些顫抖,握住崛的手也緊了些。

 

不是吧?他剛剛的話真的讓鹿島這麼受傷?

 

崛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就在他想說些什麼安慰前者時,鹿島揚起頭,給了崛學長你不用講我都瞭解的眼神,以無比包容鼓勵的口吻道:「我明白的,學長,我知道你真正想當的是新娘不是新郎,如果學長缺新郎的話我可以勝ㄖ——」

 

鹿島認字都還沒說出口就被崛一句:「鬼才想當你新娘啊混帳!」給揍飛了。

 

而戲劇部的一群人杵在門外,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就是沒有一個人有打開門的勇氣,在場的所有人內心都閃過同樣的疑問。

 

所以部長你以後真的想當新娘嗎?




這個疑問,一直到一個星期以後,堀被社員們奇怪的眼神給瞧得渾身不對勁,經過一連串的逼問之下才得到解答。

 

當然,害堀被誤會的始作俑者,下場自然不會好到哪去。



Fin



2014/09/20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