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小情人」主要是在講父親對女兒特殊的感情,簡單講就是傻爸爸與女兒的日常(笑)
 

 

身為單親爸爸的簡單凡,為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樣,簡單又平凡。頂著一頭黑髮的他,長相並不出眾,充其量只能稱得上乾淨清爽,第一眼看到他時,甚至會記不太清楚他的五官是什麼模樣。

 

但,只要是跟他交談過的對象,全都能記住他的笑容。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要分辨眼前的人是否真心對你微笑,看他的眼睛便知曉。

 

真誠的微笑,是會連眼角都微微彎起的。有些做服務業的經過特別訓練,也能讓笑容看起來得體、優雅,但多少還是會讓人覺得過於形式化。

 

而簡單凡的笑容只給看的人一種感覺,那就是舒服。

 

他笑起來的時候,雙眼皮的眼會彎成很明顯的彎月,是連眼角都會帶有溫暖笑意的。每當看著他的笑臉,自己也會有跟著微笑的衝動,就像會傳染一樣。

 

過去的二十八年來,簡單凡都很懂得運用自己的優勢,他明白自己沒有姣好的外貌,但笑容卻可以彌補這些。

 

尤其,當自己露出笑容,能得到同樣抱以微笑回應的對象,內心是開心、也是溫暖的。

 

簡單凡一直以來都不是很在乎外表,在他的觀念中,只要維持最基本的乾淨整潔,不要讓他人在視覺上看起來不舒服就好。儘管出眾的外貌能加分,但也得有真材實料才行。

 

所以,即使天天面對損友左軍暘英俊到沒天理的臉他也不覺得有什麼。

 

從高中時期就認識簡單凡的左軍暘,是屬於那種就算只穿著一件襯衫加牛仔褲也能在一瞬間吸引住所有人目光的類型。

 

頂著自然捲的褐髮,身為英法混血兒的他先天就有良好的長相優勢,順著眉峰微微上揚的眉宇,配上又長又濃密的睫毛,以及狹長又迷人的祖母綠雙瞳,光一個眼神就能迷死一大票女人。

 

然而,現在坐在客廳的簡單凡,面對左軍揚那張少說看了十年以上的俊臉,他無論如何就是無法平靜以待,黑眸中甚至有熊熊的妒火。

 

沒錯,就是忌妒。

 

起因全在於他家寶貝女兒的一句:「軍暘哥哥好帥!」

 

以往不論別人說左軍暘多帥簡單凡都不會有反應,從唸書時期聽到出社會早就麻木了,但,現在說出口的是自己的女兒,那崇拜的星星眼應該是對著自己的!是自己的!現在全被那該死的軍糧搶走了!這要他怎麼吞得下這口氣?內心又怎麼可能會平衡?

 

他何止是不平衡,簡直不平衡到快炸了。

 

只要牽扯到寶貝女兒,簡單凡無論如何也拿不出平常的冷靜。

 

他的寶貝女兒稱讚左軍暘帥就算了,讓他吐血的是某人還涼涼地補問一句:「那我跟你爹地誰比較帥?」

 

晴晴看看忐忑的簡單凡又瞧瞧笑迷迷的左軍暘,最後說了句:「軍暘哥哥比較帥。」換來左軍暘無比得意的嘴臉,氣得簡單凡險些沒大打出手。

 

想是這樣想,但再怎麼樣他也不可能在女兒面前動粗,可心裡早已不曉得把左軍暘千刀萬剮幾次。

 

哼!不就是仗著一副好皮相蠱惑他家晴晴嗎?男人看得可不是長相,體格也是很重要的!有強健的體格才能保護晴晴、保護重要的人,比長相比不過他還不會比身材?

 

簡單凡看看自己的體格,全身上下沒有多餘的贅肉,天天做仰臥起坐的關係也有四塊肌,178公分的身高也算平均質以上,寬肩窄腰與結實的臀部,配上一雙修長的腿,雖然不到模特兒的等級,但丟在人海中也算出類拔萃了。

 

再看看一旁跟自己女兒玩得不亦樂乎的左軍暘,黑色無袖背心在玩鬧中被掀到上方,露出底下塊塊分明的六塊肌,舉起女兒時那發達的上臂肌,再回頭看看自己軟趴趴的手,簡單凡頓時有強烈的敗北感。

 

比體格自己跑業務的哪有人家一星期上一次健身房壯碩?自己別說是六塊肌了,三餐不固定沒有啤酒肚就不錯了,能保持現在的四塊肌就已經拚了他老命。論寬肩沒人家寬,窄臀沒人家窄,就連身高都矮上人家6公分……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氣死人。

 

可惡,他沒事交個這麼打擊自己自信的損友做什麼?這死軍糧搶走晴晴注意力還不夠居然還跟晴晴玩的這麼愉快……

 

愈想簡單凡就愈氣,到後來更是趁這晴晴不注意時狠狠踹了左軍暘一腳洩憤,被踹的人是一臉莫名其妙,然後立刻裝出吃痛的模樣要晴晴給他呼呼,簡單凡頭冒青筋,恨不得掐死那邊那隻偷吃自家女兒豆腐的大野狼。

 

用膝蓋想也知道簡單凡在想些什麼,左軍暘一臉就是:「我長得帥不是早就知道的事?事到如今你還在鬧什麼彆扭?」

 

簡單凡立刻一個狠瞪過去。

 

知道跟被說出來,而且還是從晴晴的口中說的根本是兩回事!

 

你就承認吧,本大爺比你帥。

 

帥又怎樣,能當飯吃嗎?

 

至少能得到小公主的青睞!

 

簡單凡心裡那個怒啊!不平衡啊!恨啊!卻又拿左軍暘毫無辦法。

 

長年累積下來的默契讓這兩人連吵架都不必開口,一個眼神一個挑眉就能互嗆,可謂最高等級的「眉目傳情」。

 

「啊,顧著跟你鬧差點忘了正事。晴晴的頭髮也長了,明天帶來我的店,我幫她整理一下,順便換個造型。」

 

打從晴晴出生起,她的頭髮都是左軍暘打理的。 左軍暘的剪髮技術在業界可是出了名的,過去也曾是藝人的御用設計師。有免費現撿的設計師不用白不用,加上對簡單凡而言,與其讓陌生人摸晴晴的秀髮,他還寧願便宜損友,至少還能就近監督。

 

可不久前才被損友打擊信心,意識到自己在寶貝女兒心中的地位很可能下滑的簡爸爸,如今別說是讓左軍暘替晴晴剪髮了,就連讓對方多碰晴晴一秒鐘都不樂意。

 

「老爸我不准!」說著一把從左軍暘懷裡奪過女兒。

 

「你都多大年紀了鬧什麼脾氣啊?」不就是稱讚自己比他帥而已有必要這麼激動?

 

但不得不承認,看著好友像小鬼一樣賭氣他內心的確挺爽的。

 

「反正我說不准就是不准!」

 

「懶得理你。」自己剪得又不是這傢伙的頭,他不准有屁用。左軍暘靠到晴晴面前,笑得可迷人了,「晴晴,明天軍暘哥哥幫妳打扮得美美的好不好啊?」

 

晴晴眨眨圓滾滾的大眼,小女生有誰不喜歡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聽見要打扮得美美的,立刻給了左軍暘甜甜的笑容,開心地嗯了聲。

 

見女兒居然答應得如此乾脆簡單凡頓時遭受巨大打擊,「晴晴妳不是跟爹地在同一國的嗎!?」怎麼叛變了?

 

簡又晴雙手環住簡單凡的脖子,用自己軟軟的臉頰蹭蹭簡單凡的臉,開心地道:「晴晴跟爹地一國!所以晴晴要打扮美美的給爹地看!好不好爹地?」

 

簡單凡覺得他的心快要被他可愛的小天使融化了。

 

他的晴晴說要打扮美美的給自己看!

 

給自己看!

 

當爸爸的哪有說不的道理?

 

「好!當然好!晴晴就算不打扮也是全世界最可愛的!」某人壓根忘了那名負責替自家女兒打扮得美美的傢伙,在剛才還是自己打死也不想輸的好友。

 

一旁的左軍暘臉上的笑容可燦爛了。

 

這傢伙實在是太好解決了。

 

只要說服晴晴,阿凡那關直接不攻自破。

 

太好了,這次要幫小公主弄怎樣的髮型呢?公主頭之前試過了,馬尾?大波浪捲?短髮感覺也很適合哪!不過要是擅自剪掉晴晴的頭髮阿凡應該會跟自己拚命……

 

祖母綠的眼眸滴溜溜地轉了轉,顯得有些不懷好意。

 

可惜簡單凡跟女兒玩得太開心,沒發現好友的眼神,否則肯定會將女兒緊緊擁在懷內擺出防禦架勢,逼問他又再打什麼歪主意?

 

只要本人喜歡,那傢伙跟自己拚命也沒用,嘿嘿。

 

真期待明天哪。

 

 

 

等阿凡下班看見晴晴的新造型一定會很感動很感謝自己的!

 

Fin

 

 

2014/09/24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