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

*我對刀完全不熟所以請別太深究

*設定上劍男人們在手入時會恢復原本的刀狀態

*因為是寫爽的也請看爽就好(?

 

 

 

一般而言,在出陣時受傷,刀劍們都會被送進手入部屋,請專門的手入工幫忙處理。

 

但,這幾天由於檢非違使頻繁的臨檢,導致手入工人們的工作量大增,一個個都苦不堪言,審神者見狀也不是辦法,便答應放手入工一天的假期,也順便讓這群男人們放假一天,不用出陣。

 

畢竟一整天下來,被那些該死的警察臨檢,他的男人們傷得起,材料庫可傷不起。

 

但,計畫總趕不上變化,尤其當家裡面還養了一隻打死都聽不懂人話的野小孩時,更是。

 

審神者一臉頭痛地看著全身上下幾乎沒一處完好的大俱利伽羅,內心真的很有衝動把這傢伙刀解再重新撿一把或鍛一把,看看這叛逆的性子能不能好轉些。

 

他的玉鋼現在只剩兩位數啊!兩位數!重傷起碼要三位數起跳啊根本不夠!

 

重點是手入工今天放假啊他找誰修去?

 

見自家主人一臉頭疼又拿在旁邊明明痛得要死卻還死撐著大俱利伽羅毫無辦法,從頭到尾一直在一旁笑而不語的光忠,終於開口了,「不嫌棄的話,就由我代勞吧?」

 

「你這傢伙還會手入啊?」長谷部一臉像在看怪物,不會冶煉完之後大俱利就從太刀變成短刀了吧?

 

「啊啊,多少會一點,畢竟門面可是很重要的。」

 

一眾刀男人們與審神者看著全身上下散發光芒的燭台切光忠,在場的沒有任何一把刀會想反駁他。

 

畢竟光忠愛惜形象的程度可是有目共睹的。

 

「不用你幫忙,這點小傷舔一舔就會好了!」

 

「是是是,但背上的傷口你舔不到吧?我可以為你效勞。」說著,噙著優雅的笑容,手上的力氣卻絲毫不減,直接將人往手入部屋拖。

 

「不需要!我的事不用你管.......喂、放手、放手啊混帳!」可惡,要不是他現在重傷使不出力氣,不然絕對將這家伙打得滿地找牙!

 

看著逼近自己的光忠,大俱利伽羅就像一隻負傷的幼獸,炸起全身的毛警戒著,「你敢碰我一根寒毛我就宰了你!」

 

「哎呀,你真幽默,皮膚這麼光滑哪裡會有毛呢?」光忠的手在變回太刀的大俱利刀面上來回撫摸著,一臉惋惜地歎道:「真可惜,肌膚上都充滿醜陋的裂痕跟血污,我馬上就會讓你全身散發出迷人的光芒的。」

 

「你不要講得這麼噁心!可惡!啊!我那邊明明就沒缺口你不要亂摸!」

 

「嗯?就算沒缺口也是要檢查啊,有些裂痕不用摸是感覺不到的,等到之後裂痕擴大可就麻煩了,不但不美也會使你受傷喔。」

 

「不用你多事!」

 

「既然不想要我多事,下次就不要這麼不小心,把自己弄得渾身是傷。」

 

本來還在光忠手上拚命掙扎的刀體,聞言瞬間一頓。

 

他以為他很想這樣做嗎?

 

他不想每次出陣時,自己都是拖後腿的那個,實在是太難看了。

 

他想變強。

 

想要強到主人只需要自己一個人就夠了。

 

像是看出大俱利此時的想法,光忠無奈地笑笑,獨眼深處湧動著說不出的情感,「真是不坦率的傢伙。」

 

不過,這樣也好,如此他才有機會,能像現在這樣摸遍對方全身。

 

 

 

聽說從在那之後,本來遇到檢非違使少說也會受個輕傷的大俱利伽羅,幾乎是拚著刀裝全爆讓審神者哀嚎,也絕不會讓己身有任何的損傷。

 

開玩笑,那種該死的經驗,有一次就已經夠了。

 

絕對、絕對不會有下次!

 

 

 

 

 

後話。

 

審神者一臉疑惑地看向滿面紅光的光忠,問道:「咦?這些玉鋼夠你修好大俱利嗎?」平持重傷起碼要花上三位數耶!怎麼這次二位數就夠了?雖然時間遠比之前還要慢上半小時,不過材料能省則省啊!

 

「嗯?夠的,主人您不用擔心,我並沒有偷工減料,有些手法是只有刀劍才知曉的,手入工無法使用,自然能省下一些用不上的材料。」

 

審神者看著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光忠,很明智地選擇不問多出來的半小時他們到底在幹嘛,以及前者口中所謂的手法究竟是什麼。

 

「那下次要是有其他人受傷也可以拜託你嗎?」

 

光忠露出有些為難的表情,「不是我不幫忙,而是我這種方法只對他有效。」

 

「好吧。」審神者一臉可惜,隨後又拍拍光忠的肩膀,「那下次要是大俱利受傷就交給你了。」

 

材料當然是能省則省啊!

 

光忠怔了怔,向審者神者行了一個不曉得跟誰學來的西方禮,獨眼內滿是深沉的笑意,「這是我的榮幸。」

 

距離下次,應該已經不遠了。

 

那道小缺口,應該也差不多是時候發威了。

 

 

FIN

 

****

 

2015/03/20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