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捏他有,兄弟雙親捏造有。

 

 

 

那年,他七歲,他剛出生。

 

第一次摸到弟弟軟軟的小手時,濱田正激動得緊抿雙唇,遺傳父親的圓滾棕色大眼就像裝滿了星星,耀眼無比。

 

當時他只覺得握著一塊軟軟熱熱的棉花糖,好像稍微用力就會把弟弟軟嫩的手給捏扁,這讓他根本不敢出力,比小嬰兒還要大上那麼一些的掌心,小心翼翼地包住弟弟小小的手,臉上滿是剛成為哥哥的傻笑。

 

當媽媽問他要不要抱抱看弟弟時,他毫不猶豫就點頭,但隨即又像是想到什麼,把頭搖的跟波浪鼓似的,看的他的雙親一頭霧水。

 

「你不想抱看看弟弟嗎?」

 

「想!」

 

幾乎是秒答的反應讓雙親失笑,接下來的語句卻顯露孩子濃濃的不安。

 

「但我怕摔到弟弟……」萬一摔沒了怎麼辦?他想跟他一起看他最喜歡的忍者,想跟他一起騎腳踏車,還想跟他一起做好多事情,所以儘管想抱弟弟,但他卻不敢。

 

他寧可忍耐想碰弟弟的心,也不願對方有任何受傷的機會。

 

「別擔心,爸爸我會在旁邊幫忙接的。」

 

「親愛的,不要以會掉為前提舉例。」美目瞪了乾笑的男人一眼,隨後朝孩子溫柔一笑,「只要方法對,不會摔到的,來,手從這邊抱住,讓弟弟的頭靠在你的臂彎,這隻扶著弟弟的屁股跟腰……」

 

按照媽媽的指示,TADASHI緊張地調整姿勢,就連上台報告都沒有現在這麼緊張。

 

一直到母親說可以了,這才長長吐了口氣,懷內溫暖的觸感讓他一下子就喜歡上這種感覺,嬰兒的重量對他而言有些沉甸,卻不會吃力,那點重量壓在懷內,更像燙進心底深處,內心滿滿的只有想好好保護弟弟的念頭。

 

也想好好守護懷中的溫暖。

 

看著弟弟像極猴子的一張臉,他深深覺得就算他弟弟是猴子,也會是全世界最可愛的那隻。

 

弟弟身上好聞的奶香味讓他很想把臉埋進弟弟的腹部蹭蹭,他看了看一旁的父親,又瞧瞧前方的母親,在母親的一句:「你是哥哥了呢,TADASHI。」內心浮現以前從未有過的責任與滿足。

 

他是哥哥了!

 

他有弟弟了!

 

「HIRO,我是哥哥喔!是哥哥!」似乎是被正的聲音吵醒,小嬰兒稀疏的眉頭皺了皺,睜開與大男孩極為相似的眼眸,一旁的男人原以為會聽見小寶寶的大哭聲,沒想到小HIRO只是眨著靈動的大眼,明明只是剛出生的嬰兒,卻像是聽懂了TADASHI的話,咧開嘴給了男孩甜甜的笑,小手不停在正臉上拍打著。

 

一旁的男人一臉錯愕。

 

等等,這差別待遇會不會太明顯?自己把HIRO吵醒馬上換來嚇死人的哭聲與老婆的狠瞪,但換成大兒子卻笑得這麼開懷,這……這……太打擊人了。

 

TADASHI開心地用臉蹭著弟弟軟軟的手,照理說小嬰兒不可能乖乖就這樣讓他蹭,要剛出生的寶寶控制力道就跟要三歲小孩乖乖坐好吃飯一樣困難,但偏偏,當寶寶的手一拍到TADASHI的臉頰時,就像黏住了一樣,乖巧的不可思議,甚至因為正的磨蹭噫呀地笑了開,彷彿明白對方對自己的疼愛。

 

「媽媽,弟弟知道我是哥哥!我知道他知道我是哥哥!」面對大兒子開心得語無倫次的話,女人只是給了正更加溫柔的笑,他靠在丈夫寬廣的肩膀上,白皙的手攬在前者的腰,像是安慰,也有身為女人與母親的幸福。

 

那天,年幼的濱田正在內心許下一個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承諾。

 

他會用他的全部,來疼愛唯一的弟弟。

 

也會盡他所能,保護HIRO不受任何傷害。

 

永遠也不會有放棄他的一天。

 

 

FIN(?

2015/03/27 Mori.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