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戲後系列(平行世界,兄弟演電影,有戲外感)

*這篇哥哥很我流請注意(?)
 
*Prof.HAMADA Professor HAMADA
 

 

 

拍完「天才大學生獲頒獎學金」那張幕後花絮後,導演看著HIRO身上的穿著,與編劇討論完,隨即工作人員從旁拿出一件白色外衣,讓HIRO穿上,並和攝影協調,又另外做了一張花絮。

 

新的那張花絮,上頭HIRO沒有看著鏡頭,而是穿著白色外袍,面對下方由工作人員組成的學生群(裡頭甚至混了換了髮型的宅宅團隊),斗大的標題寫著「天才大學生教授,首次開課座無虛席」。

 

但後來兩張比較下來,教授那張花絮未被採用,可卻產生了一些後遺症。眾人對HIRO的稱呼不再是HIRO,而是Prof.HAMADA。

 

本來只是FRED開玩笑的一句稱謂,但有人起頭,就有人跟進,本來只是宅宅團隊們會這樣叫HIRO,到最後整個劇組通通都這樣稱呼HIRO,讓小天才一時間尷尬無比。

 

剛客串完城市的市民,TADASHI進入他跟HIRO的休息室,一進門就看見他的小天才整個人蹲坐在扶手椅上,一臉不開心。

 

「今天心情不好嗎?Prof.HAMADA?」

 

「怎麼連你都這樣叫我!我!不!是!教!授!」他都快要被這個稱呼搞瘋了,知不知道面對導演還被喊教授,他內心有多慌恐!?

 

甚至連他崇拜的卡拉漢教授也喊他教授!

 

天!

 

殺了他吧。

 

「你知道他們是在開玩笑。」TADASHI揉了揉攤在化妝鏡前台的小腦袋瓜,帶點調侃地道:「還是說,我們的天才感到不好意思了?」

 

「誰、誰說我不好意思了!」他只是不習慣而已。

 

「是嗎?Prof.HAMADA?」那笑容沒了平常的開朗,多了許多壞心的成分。

 

這傢伙──

 

好啊,這麼喜歡叫他教授,他就好好地陪他玩玩。

 

HIRO抓起掛在扶手上的白大掛,衣服下擺在空中畫出一道漂亮的狐線,包裹住少年略顯瘦小的身軀。HIRO轉動椅子,調高椅面,讓自己能與TADASHI平視,他的臉上掛著滿滿的自信與俏皮。

 

「Mr. HAMADA,你不覺得你最近對我的態度很無禮嗎?我可不記得我班上有這麼不聽話的學生。」說到這個,害他又想起當初拍那張花絮時,TADASHI興高采烈地加入下方的學生群,這就算了,仗著鏡頭拍不到他們的臉,還跟FRED他們一起對他扮鬼臉,讓他有好幾次都因為笑出來NG,真是太可惡了。

 

TADASHI眨眨眼,眼眸當中的褐色漸漸轉為更為深邃的咖啡色。

 

他一臉無辜,很配合地道:「你覺得我哪裡不禮貌呢?Prof.HAMADA?」TADASHI靠到少年耳畔,壓低了嗓音說道:「還是你比較喜歡我稱呼你為──Prof.HIRO?」

 

屬於成熟男性的低啞嗓音響在耳邊,TADASHI甚至還故意往前者耳內吹了口氣,驚得HIRO很丟臉地叫了聲,他紅著臉摀著耳朵,連忙嚷著:「我才沒有你這種厚臉皮的學生!」

 

聞言,TADASHI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只是這笑容看在HIRO眼裡與其說是陽光,倒更像不懷好意。TADASHI雙手撐住椅背,一邊傾下身子,讓HIRO就是想跑也沒地方跑,直接變成夾心餅乾,「真令人傷心,那我就再更不要臉一點好了,反正我臉皮夠厚,你說是不是?Prof.HIRO?」

 

誰叫HIRO的反應實在是太有趣,這可不能怪他,嗯。

 

能捉弄弟弟,也是身為哥哥的一項特權嘛。

 

HIRO只能拚命把屁股往椅背靠,但椅子的距離就那麼一丁點,再怎麼退也無法退到哪去,這下他也裝不下去,直接原形畢露,「你、你要幹嘛──你不要過來──嗚哇!不要用你的下巴蹭我!你鬍子沒刮乾淨會痛!住手──痛!噗哈哈哈──好癢!TADASHI!」

 

「嗯?你是痛還是癢?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

 

「TADASHI!」他又痛又癢啦!

 

「我聽不見──」

 

濱田家的哥哥,幼稚起來絕對跟弟弟有得比。

 

 

 

而因為人遲遲沒有回來而找過來的HONEY,遠遠地就瞧見被派來叫人的WASABI像是被遺棄的小孩,孤伶伶地抱著膝,坐在休息室門外。

 

「WASABI?你怎麼不進去?TADASHI跟HIRO不在嗎?」

 

WASABI以非常緩慢的速度抬頭,說道:「他們在。」

 

「那你怎麼不叫他們呢?快要輪到他們的鏡頭了。」

 

WASABI做了個動作,意思是要HONEY把耳朵貼在門上聽看看就明白了。

 

 

 

十分鐘後,因為一去不返的兩人而找過來的GOGO,一轉彎就看見來叫人的兩個傢伙,默默地抱膝坐在門外。

 

GOGO吹大的泡泡一卡,啵地又破掉。她看了看HONEY又瞧了瞧WASABI,內心萬分不解。這是什麼情況?守靈也不是這樣的吧?

 

「你們幹嘛都坐在這?他們不在?」

 

「在是在,只是……」WASABI看向HONEY,前者接著說道:「我們不曉得該在什麼時候進去……?」

 

「啊?」直接進去就好了不是嗎?

 

GOGO正想轉開門把,就聽見裡頭傳來HIRO氣急敗壞的嗓音,「TADASHI你夠了!你看!都被你磨到又紅又痛了,等一下我還有戲耶!你、你……我該怎麼辦?」

 

GOGO的手瞬間停在門把上方,蹙眉,一臉震驚地看向旁邊的兩人,這時裡頭又傳來TADASHI的聲音,似乎帶著疑惑。

 

「怎麼會?我力道都有控制很好,你看,沒有破皮。」

 

HIRO沒好氣地道:「這角度我最好看得到。」鏡子在他身後OK?

 

「沒關係,我看到了。只是有點紅腫,等等請BAYMAX幫你處理一下就可以了,不嚴重。」

 

「你當然不嚴重,痛的又不是你。」

 

「不然……我幫你揉揉?」

 

要揉什麼?揉哪裡!?這對兄弟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些什麼!?

 

GOGO二話不說,拉著兩人快速離開,「你們什麼都沒聽見。」

 

WASABI跟HONEY點頭如搗蒜。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過於深究的好。

 

 

 Fin.

 

 

2015/04/01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tir1991
  • 又紅又腫~~~~~wwww
    哎唷!大家的思想都好糟糕哦(///▽///)
  • 相信思想糟糕的絕對不止一個(笑

    森實 於 2016/09/20 23: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