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早上通常很難起床,刷牙洗臉近乎已經是一種本能,他昏昏欲睡地走到二樓,發現今天廚房沒有準備好的早餐,又往一樓走。

 

早就已經準備妥當的TADASHI喝著咖啡,面前的餐點已經吃得差不多,他背起側背包起身,揉了揉HIRO的腦袋瓜, 「早啊,小天才。」

 

男孩被揉得舒服地瞇眼,像極了慵懶的小貓,他邊打著哈欠邊道: 「你今天比較晚。」平常這個時間TADASHI早就出門了。

 

「嗯,我已經看到我想看的東西,可以出門了。」露出HIRO熟悉無比的笑容,他抱了抱男孩,調整黑色棒球帽的角度,踏出咖啡廳。

 

尚未完全清醒讓HIRO沒有深入思考TADASHI若有所指的話,他朝外頭的TADASHI揮揮手,直到完全看不見對方的背影,這才走到吧檯旁拿起CASS阿姨替他熱好的早餐,端到一旁吃。

 

但才剛咬下第一口熱狗,他就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

 

是他想太多嗎?總覺得,周圍的客人都有意無意地朝他這邊看……他臉上有什麼東西?

 

摸了摸,再看了看掌心。

 

沒有啊?

 

CASS將HIRO的牛奶端給他,一看見HIRO的臉便笑道:「你臉上的睡痕還真可愛。……咦!仔細看好像是字?」

 

HIRO像是想到什麼,立刻嚥下嘴內的食物,火速衝到二樓浴室,就看見他的左臉頰壓出大大的四個英文字母,右邊則有三個,合起來剛好是TADASHI的名。

 

「TADASHI!!!」

 

男孩氣急敗壞的嗓音響遍了整棟屋子,而遠在路上的TADASHI,嘴邊的笑就像惡作劇成功的孩子,得意無比。

 

這時間,HIRO應該已經發現了吧?可惜沒辦法親眼看見他的反應,光是想像那個畫面,就讓他又有動力面對各種實驗。

 

好,今天也要認真投入BAYMAX的研發!

 

 

****

 

 

隔天早上,TADASHI為了預防遭受反擊,洗臉時看著自己乾淨的臉,露出微笑。

 

很好,一切準備就緒。

 

TADASHI下樓時,並沒有發現裹在被內的男孩,臉上露出小狐狸般的表情。

 

哼哼,想跟他比惡作劇?TADASHI還不夠看!

 

 

 

停好機車,TADASHI熟門熟路地前往研究室。

 

這時間點內校內並沒有多少人,他打開研究室的門,向大家道了聲早。

 

GOGO將手中廢棄的輪盤仍進一旁的桶子,「早。……怎麼,你家的小女朋友,終於選擇直接宣布所有權了?」他那比情人還要像情人的寶貝弟弟。

 

「啊?」

 

GOGO指了指他的臉,TADASHI連忙衝進研究室,拿出立鏡,只見他的臉上浮現類似刺青般的痕跡,左臉到右臉寫著大大的「HIRO HAMADA」儼然在自己的所有物上簽名那般,透著強烈的獨占。

 

他無奈地笑了笑,對於弟弟這種孩子氣卻具有高超技巧的報復實在是甘拜下風。

 

這種顏料,受到低溫影響才會慢慢顯色,而且用水是洗不掉的,想必是為了避免在他洗臉時發現刻意設計的。

 

看來他今天都得帶著這個「記號」行動了。

 

幸好,今天沒有額外的研究,他只要泡在實驗室就好。

 

才剛這樣想,門外傳來敲門聲,以及屬於HONEY的甜美嗓音:「TADASHI,卡拉漢教授說他今天早上的演講少一位助手,想請你去幫忙。」

 

TADASHI在內心哀號了聲,真是不要什麼偏來什麼。

 

俊朗的臉龐上與其說是無奈,更多的卻是一種拿弟弟沒辦法的寵溺。

 

這種光明正大昭告天下自己是屬於他的地方,其實也還不壞。

 

 

FIN

 

 

2015/04/04 Mori.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