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捏他有 

 

舊京山,一路向西,有一處地區有別市區的繁華,它較為清靜,在這裡沒有都市的喧囂,卻又不像住宅區純粹的寧靜,給人的感覺更像是平和,時間在這流逝彷彿慢了那麼幾步──當然,也和這的年齡層有很大的原因。

 

不曉得是刻意規劃亦或是機緣巧合,這裡的住戶動輒都是八、九十歲高齡的老人,最年輕的也都有不惑之年,然而,在四年前的某一天,有個人打破了這裡的最低年齡記錄。

 

那個人,現在正坐在以木製招牌,上頭寫著大大的「玉田電器行」幾個大字的店內,手裡拿著螺絲起子,修理著擺在店內老舊的電器。

 

店內並不寬敞,一眼看上去甚至是有些雜亂的,一進門迎接你的是目前幾乎沒人在使用的黑膠唱片機,上頭正播著很久之前的卡通曲;通往店內走道只有一條,大約能容納兩名成年男子並肩而行,走道兩旁零落地擺著許多舊電器,之所以說舊,是因為這些都是有一定年代的老骨董,老歸老,卻一塵不染,看得出這些電器是有好好受到保養的。

 

走道最末端,擺了一張有了年代的紅檜木桌,木桌旁邊還有一個鐵製的小桌子,正好與前者呈現L型,一名年輕的男性正坐在紅木桌後,面對著鐵桌,開著有燈帽的大燈,修理長的像黑色手提箱的收音機,嘴裡還跟著黑膠唱片的歌曲哼著歌。

 

從他聽見這首歌的那一天起,就特別喜歡,這一聽就是四年,完全沒有想換的意思,儘管歌詞都已背得滾瓜爛熟,仍是會被歌曲中的旋律與歌詞深深打動。

 

You'll be in my heart.

 

是副歌中最常被提到的一句話,彷彿像是在提醒他什麼一樣。

 

提醒他的心似乎應該還裝著什麼。

 

與平常有些不同的是,今天在聽歌的時候,腦海總是會閃過今天早上連貓帶人撲進他懷內的少年。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讓他有非常熟悉的感受。

 

真是太奇怪了。

 

他們是不認識……的吧?

 

但為什麼那少年看著他的眼神,卻像那句歌詞一樣,一直縈繞在他心中?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那樣做。」他這樣接只會讓裡頭的電流負載增加,一但插上電,結果只有一種。

 

突如其來的嗓音嚇得青年手一顫,他一轉頭,就看見方才閃過他腦海的臉龐,活生生出現在面前,臉上的表情帶點看戲的成分,與滿滿的自信。

 

比起早上哭泣的模樣,這表情還比較適合他。

 

青年一愣,方才的想法,簡直就像自己明白怎樣的表情才是對方該有的模樣一樣……怎麼會這樣?

 

「你……」尚未從驚嚇中回神,也是因為自己方才沒來由的想法感到愕然,讓Teddy話都有些結巴。

 

還以為對方是忘了自己的名,Hiro的眼底閃過一絲傷感,但對於14歲就敢在機器人大賽上扮豬吃老虎的少年而言,演好目前的角色並不困難,火速調整好情緒,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常些,「我是Hiro,Hiro──」

 

「「 ── Hamada.」」

 

其中一個聲音,是屬於Teddy的。

 

Hiro怔了怔,扯出一抹開懷的笑,露出底下小小的牙縫,那模樣讓Teddy的表情瞬間柔和了許多,儘管前者並沒有發現,但Hiro並沒有錯過。

 

只要看見這少年的笑容,他的內心就會有種很奇妙的感受,也會有想跟著微笑的衝動,甚至會想伸手揉亂那頭黑髮。似乎是想轉移這種奇怪的念頭,Taddy問道:「你剛才說什麼不行?」

 

Hiro用下巴點了點收音機,「你現在手中這條線,不應該接到那個孔,去掉兩公分再接到最右邊那個孔,會比較好。」

 

Teddy眨眨眼,照理說面對才認識不到半天,不,或許該說根本沒滿一小時的對象,很難稱得上信任,但或許是對方話中的篤定,又或是其他的原因,他毫不猶豫就照Hiro的指示做,發現他修理了一個上午都不見成效的收音機,真的就這樣好了。

 

「It’s work!天哪!成功了!你真是天才!」

 

Hiro彷彿看見當時映在Baymax身上那歡欣鼓舞的畫面,鼻子微微有些發酸,他吸了口氣,將衝到喉間的感動與幾乎已經到了嘴邊的名吞回去。瞥見放在自己腳邊的紅色提箱,他勾起一抹笑,朝Teddy道:「我有東西想給你看。」

 

莫名地,Teddy內心有種想說不的衝動,直覺告訴他眼前的人露出的笑容愈無害,背後的危險性就愈大,但頭卻點得比他想的還要快,直到看見對方彎起的眼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已經替他回答了。

 

他這是怎麼了?

 

怎麼遇到Hiro整個人都不對了?

 

Hiro咧嘴一笑,拿出一卷灰色膠帶,換來Teddy更加疑惑的眼神,還以為對方手中的膠帶不是普通的膠帶,但下一秒手臂傳來的疼痛讓他吃疼地叫了聲,確定那就是普通的膠帶,黏性還該死的好,接著,他看見這四年來最神奇的一幕。

 

那深深、深深觸動他心坎的一幕。

 

只見一顆白色物體瞬間在他面前放大,眨眼間就變成一個人型,那個白色生物……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稱作生物,充滿氣體的身軀正好被卡在走道中間,他伸出胖胖的手,機械地化圓,朝青年道:「嗨,我是Baymax,你的個人健康維護小幫手。」

 

Hiro滿意地瞧著Teddy目瞪口呆的模樣,只是這份得意沒能持續太久,馬上被Baymax接下來的話給驚得滿頭汗。

 

「好久不見,Tadashi,你現在的右眼需要即刻治療避免繼續惡化。」

 

在那瞬間,Hiro連把Baymax塞回箱子的心都有了。

 

天!他怎麼會蠢到忘了機器人是不會說慌的!

 

 

TBC

 

 

2015/04/13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粉施
  • 真是好看 :-( 覺得樓主的拿捏妥當
    寫的真好看,又讓我真著急啊!
    繼續坐等續
  • 謝謝喜歡(艸)
    本來是想滿滿的一點一點讓他們靠近熟悉
    但我太低估他們的吸力了...後面根本不受控XDD
    看到留言真的得到很多鼓勵><

    森實 於 2015/04/16 02: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