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兄弟CP感有

 

為了擺脫尷尬,Hiro幾乎是落荒而逃地跑下去幫忙Cass阿姨,也順便幫前者打預防針,從Cass阿姨的反應看來想必完全沒發現Tadashi的情況,他不希望給Tadashi太多的負擔。

 

被留在房內的青年正細細打量著周圍,他的手就像在巡禮,一一摸過這裡各種物品。

 

好熟悉。

 

這裡的一切都讓他覺得好熟悉。

 

他像是想到什麼,那行為更像是遵照那一瞬間閃過的感覺,他走到靠進衣櫃的床角處,蹲下身掀開地毯,抬手輕輕在上頭敲了四下,再輕敲一下,還來不及納悶自己怎麼會有這種行為,接下來的一幕告訴了他緣由。

 

只見木板的夾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兩旁分開,露出底下的小空間。裡頭設置了感應晶片與支架,只有經過特定的敲擊節奏,支架才會移動,夾層內放了一個大約A3大小的木盒,以他這些年在電器行培養出的眼光,看得出這盒子已有很久的年齡,也很常被主人拿出來,主人似乎有撫摸盒面的習慣,否則上頭的紋路不會這麼淡且平滑,承軸處少了後續保養,有點小生鏽,他直覺反應就是這盒子自從他離開後就沒人動過。

 

近乎直覺地,認為這是只有Tadashi自身才知道的秘密。

 

猶豫著要不要打開,一方面是覺得擅自偷窺他人隱私不太好,但想想既然那個人是自己,自己看自己的東西應該沒有所謂的侵犯隱私權問題,所以,他打開了金屬扣環。

 

裡頭的東西不多,一架泛黃的紙飛機,三張被捆起來的紙卷,以及用紅色鋼絲折出的小機器人,旁邊擺著一個胸花,胸花下的紙條寫著Hiro Hamada,還有一顆很像是推進器的東西,這也是整個盒子內體積最大的物品,最下方,壓著一本相本。

 

相本不是外面買來的那種,而是手工的,上頭用鵝黃色棉布貼出MY DEAR BABY,那種細膩感,更像是出自女性之手。

 

他打開相本,第一頁是一張Baby睡著的照片,剛出生的寶寶五官尚未長開,整張臉很像是皺在一塊,下面則有一段漂亮的字跡。

 

「Tadashi剛出生 像極了一隻小猴子 我們最寶貝的小猴子」

 

看到那段話,他的鼻子頓時有種酸酸的感受,他不曉得該怎麼歸類現在的情緒,卻讓他很難抗拒。

 

一張張翻過去,裡面全是自己,還有與爸媽的合照,一直到自己七歲時,多了另一個Baby,那個Baby跟自己剛出生時根本長得一模一樣,他看了很久也看不出有哪裡不同,真要說差異在哪,只有在看著剛出生的Hiro時,他會有想微笑的感受。

 

後面的照片很多是合照,也有自己抱著大哭的Hiro的照片,他注意到下方的字跡。

 

「Hiro不放Tadashi去上學 使出大哭攻擊 可惜沒能成功 兄弟感情真好」

 

看到這Tadashi不禁會心一笑,之前聽Hiro講時他還沒什麼感覺,但看著一張張的照片,看著自己跟Hiro的互動,他能感覺到他們之間的感情比他所認知的兄弟還要好,也還要深厚,尤其是當他瞧見Hiro三歲以後的照片字跡,根本是出自自己的手時,更是。

 

往後的照片,都是Tadashi親自寫親自拍的,裡頭有Hiro睡到流口水的模樣,也有他穿著泳褲大哭的模樣,還有對方第一次完成他的機器人,驕傲地向他炫耀的模樣,裡面滿滿的都是Tadashi眼中的Hiro。

 

照片下的每句話都很短,但他總能很有共鳴,心頭甚至會浮現當時寫下那句話的心情,有開心,有擔憂,有忍俊,有無奈,也有看著弟弟一天天長大的欣慰,他的身體就像最誠實的紀錄片,逐一對應著。

 

Tadashi拍的Hiro並不全是人物,裡面有更多是物品,猶如收到值得紀念的東西,想用照片紀錄下來,他注意到,有一頁的照片特別醒目。

 

Tadashi習慣在每個相片的左上方寫下當時Hiro的年齡,右上方是拍照的日期,但這張照片之所以引吸引他,是它占了整頁的版面,照片也比之前的還要大上一些,相較於之前都是2、3張一頁的配置,這張照片顯得特別突出。

 

那是在Hiro12歲時,照片內容是兩雙腳,角度很像是他抱著Hiro,由身體往下半身拍的感覺,Hiro光溜溜的右腳丫跨在他小腿上方,左腳則微曲靠在他同樣彎起的腳內,然後是被他們蹭亂的床,他看出那張床是自己的。

 

下方只寫了短短的一句話:「Hiro長大了。」

 

他明白,那句長大並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有更深一層的意味。

 

他的身體似乎還記得當時壓在自己懷內的重量與溫度,肌膚還依稀記得當時的炙熱,腦海更是閃過零碎的畫面。

 

那些畫面很模糊,就像老舊的影帶,他隱約能看見Hiro躺在他懷內,緊緊將腦袋靠在他胸口的片段,以及響在耳畔的軟嫩嗓音,帶點壓抑與慌亂,令他有疼惜也有另一種說不出的鼓譟。

 

他就像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緊張地合上相本,啪地一聲打斷腦中的畫面,心臟也跳得飛快。

 

奇異的是,自己一點也沒有噁心或反彈的感受,有的只是滿滿的疼惜。

 

冷靜過後,他將相本小心翼翼地放回原位,再關上盒子,同時像是在回味方才體會到的情感,掌心很自然地婆娑著盒面,發現這點的他又是一愣,那位置完全符合上頭的痕跡,他無奈地笑笑,將盒子重新放回夾層,一點也沒有跟樓下的弟弟分享的念頭。

 

他其實應該要問問對方,看看能不能幫他找回更多記憶,但他卻不想這麼做,彷彿內心還有另一個自己在阻止他一樣,他也樂於順勢而為。

 

這是屬於他們的秘密,過去的他,與現在的他。

 

他起身,坐到床緣,抽出擺在左手邊書架上的書,書名寫著「如何與青春期的孩子相處」,他挑眉,想到的是方才的相片,其中一張是明明該是對方就寢時間,但床上卻空無一人,下方的字跡他記得很清楚,是:「叛逆期?」

 

把書放回去,再抽出另外一本,上頭寫著「兒童心理學」,如此反覆,除了一些跟教育有關的書,還有大量的醫學書籍,以及部分營養學,他甚至還在書櫃的最下方發現了大量繪本。

 

儘管他還沒找回記憶,但至少對過去的自己有了明確的認知。

 

看來,過去的他是凡事都把弟弟擺第一的人。

 

但他發現,他並不討厭這種感覺,甚至是非常樂意,也希望對方能依賴他。

 

只能依賴他。

 

「Tadashi?可以開飯了,Cass阿姨今天煮了很多我們喜歡的菜,你一定也會喜歡!」他剛剛在樓下叫了好幾聲都沒得到回應,還以為對方是睡著了,上來才發現他是在看書。

 

聞言,Tadashi抬起頭,看著如今比相本中還要抽高許多的Hiro,以及瘦的讓他蹙眉的手腕,那股隨著相片勾起的情感,並未因此冷卻,反倒助長許多。

 

他跟著Hiro下樓,一開始餐桌上的氣氛還有些詭異,聽到Tadashi失去記憶,Cass為了避免造成他的負擔都會刻意避開帶有回憶的話題,但這麼久不見要她憋著什麼都不問又不可能,最後是在Tadashi的一句「不用刻意顧慮我,畢竟我們是家人,以前是怎麼相處現在照舊就好」,Cass才正常許多,儘管偶爾仍會因為記憶上的空白讓兩人一愣,但他們都不是會在乎這些地方的個性,比起空白的過去,Tadashi能像現在這樣跟他們一塊吃飯,陪著他們,就是最大的幸福。

 

開心的吃完慶祝晚餐,分別洗了澡後,Tadashi躺在床上,摸了摸擱在他身旁的黑色腦袋,問道:「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

 

直到不久前他才知道今天是Hiro生日,是在翻相本時發現的,而方才餐桌上的小小慶祝更是肯定他的猜測,他什麼都沒準備,但內心又不想就這樣算了,他問對方想要什麼生日禮物,只要是他能辦到的都可以,Hiro怔了怔,對他笑了笑,跟他說他想跟自己一起睡。

 

也幸好他的床是雙人床,足夠塞下他們還有空間翻身。

 

「嗯,這樣就可以了。」

 

擔心自己太黏對方會讓Tadashi不習慣,Hiro像隻小貓縮在Tadashi身旁,聞著熟悉無比的氣味,不曉得是不是在電器行待很久的關係,除了Tadashi本身的味道與沐浴乳的香味外,還能聞到淡淡的木頭清香,仍是沒忍住用臉左右蹭著對方的胸,Hiro嘿嘿了兩聲,像極了滿足的貓咪,這行為也讓Tadashi的眼神溫柔的像是能掐出水。

 

這一天下來實在是經歷太多事情,Hiro的心情就像坐雲霄飛車上上下下的,一放鬆睡意就襲捲而來,但又不願就這樣睡去。

 

是捨不得,也是恐懼。

 

Tadashi伸出手,猶如過去Hiro做惡夢爬到他床上時安撫對方那般,大大的掌心撥著Hiro的瀏海,很自然地在他的額頭印下一吻,「你放心,我答應你睜開眼還能看到我,只是如果是難看的睡臉可不能笑我。」

 

Hiro像是想到什麼,笑了起來,悶在胸口的笑聲牽動Tadashi的心,讓他也跟著勾起唇邊的弧度。

 

「放心,你的睡臉一點都不可怕。」抬頭,仰視著他這四年來不停奢求能再見一次的臉龐,他看見Tadashi給了自己一個白眼,說道:「你笑完才說這句話實在很沒信服力。」

 

「真的。」只是頭髮會很精彩而已,「不信你問Baymax……」

 

Hiro四下望了望,卻沒在平常充電的地方看見紅色底座。

 

等等,Baymax呢?

 

Hiro一愣,像是想到什麼突然從床上彈起。

 

糟糕,他好像把Baymax忘在玉田爺爺那了!

 

難怪他一路上都覺得兩手空空的!

 

天!

 

「別擔心,玉田爺爺很喜歡機器,會好好照顧他的,現在時間很晚了,我們明天早上再去接Baymax回家,你如果擔心可以打給玉田爺爺,跟他確認Baymax的狀態。」

 

Hiro看著Tadashi遞過來的手機,接過後直接放到床頭櫃,他對上Tadashi疑惑的目光,說道:「我相信Baymax在玉田爺爺那不會有問題的。」只是,被照顧的應該是玉田爺爺不是Baymax,畢竟Baymax的本職就是照顧人。

 

Hiro抱住Tadashi,就像抱著巨大的抱枕,將人壓回床上,Tadashi也樂於順著對方,否則以Hiro瘦弱的身形,能讓Tadashi往後傾就很不錯了,晃論是壓倒人。

 

他趴在Tadashi身上,感受著屬於對方的體溫,與身體輪廓,染上鼻音的嗓音讓青年的心微微泛疼,也十分深刻。

 

「歡迎回來,Tadashi。」

 

感受著身上的重量,恍若壓進他內心最柔軟的那塊區域,就算沒有共同的過去,但他對Hiro的情感卻在短短的一天內,以驚人的速度累積著。

 

雙臂環上Hiro的背,Tadashi將下巴靠在Hiro的腦袋上,緩緩說道:「我回來了,Hiro。」

 

他想,他可以理解之前的他為什麼這麼疼弟弟了。

 

不僅僅是單純的付出,他同樣也在Hiro身上得到很多能量與溫暖。

 

他很慶幸能有Hiro在,讓他能有更有信心去面對那十四年的空白。

 

 

 

同時,玉田電器行。

 

「啊、噢……噢……對!就是那裡……舒服啊!」被遺忘的照護機器人正像滾麵條般,伸出雙手在玉田爺爺的腰上按摩著,帶著溫度的手讓老者舒服的地發出陣陣呻吟,與孫子分別的傷感早就被前者丟到腦後了,「你這手勁真好,好啊!我那兩個乖孫真是太懂事了,知道我年紀大特地留了這麼棒機器人給我……噢、真舒服!」

 

當明天一早玉田爺爺知道真相後,不曉得會不會從感動轉成拿拐杖追打兩人,拒絕他們帶走他的絕佳按摩椅。

 

 

TBC

 

 

2015/04/17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心好溫暖~
    期待下一篇~~~
  • 謝謝喜歡><
    最近靈感大神出走中O<<...
    也希望可以順利寫完它

    森實 於 2015/04/29 15:45 回覆

  • 雲書
  • 森實大好多篇BH6正廣文都寫得好棒啊!
    像是做記號、兄弟對唱、機會性教育(>///<)...等等!!
    這篇Imprinting的設定我也很喜歡~~~

    期待森實大能給予這篇文一個Happy Ending~
    那就太感謝了!!
  • 謝謝喜歡><!!!
    他們兄弟真的有股魔力....儘管最近沒靈感進度被卡死死 但看見有人喜歡真的很開心(艸)

    這篇會是HE的別擔心XDDDD

    森實 於 2015/05/07 14:09 回覆

  • 迷妹一枚
  •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期待後續//////^q^
    是說森實大有噗浪嗎??想加關注呃!!
  • 謝謝喜歡/// 這篇卡得有點久 不好意思QQ
    噗浪左邊往下拉有連結唷XD

    森實 於 2015/07/17 19: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