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CP向有

 

濱田家的早晨,通常是從早安吻開始的。

 

這習慣要源自於有西方血統的爸爸,自他懂事起,幾乎都是在父母的親吻之中迎接早晨,當時的他並不曉得這種行為稱作什麼,但他卻很喜歡父母親親他時看著他的眼神,總讓他有被深深呵護的喜悅。

 

在Hiro尚未出生前,Tadashi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給家人的親吻就跟打招呼一樣自然,這習慣也延續到Hiro身上,從Hiro還是寶寶時,他就會在那張嫩嫩的臉頰或是嘴巴輕輕碰觸,每次也都被弟弟身上好聞的奶香味誘惑,親完一下再一下,也常讓還是寶寶的Hiro受不了他的纏人,最後都會受到肉肉小手的攻擊。

 

他記得有次Hiro被他纏得煩了,親左臉就閃右邊,親右臉就閃左邊,想親嘴就拍開他,害他大受打擊,沒想到看見自己不再纏他後Hiro反而自己黏上來,小嘴在他嘴上啵了下,開心地咯咯直笑,然後就大搖大擺地跑開,讓他一時間除了傻還是傻,反應過來後更是開心地抓住Hiro到處親,然後又再次回到之前的循環。

 

每一次親吻,內心對弟弟的疼愛就加深一分,彷彿經由一次次的碰觸將自己的心一點一點的給他,只要看到弟弟,就算那天心情再不好,也會在眨眼間煙消雲散。

 

經年累月下來,等他回過神時,已經無法將他的心從對方身上收回了。

 

他一度躊躇過,也曾茫然過,青春期的他無法好好區分自己對弟弟的情感是否不僅僅是單純的親情,但又不覺得那種感情是愛情。

 

他只是單純喜歡碰觸弟弟時,內心會疼得溫暖的感受。

 

直到那天早晨的來臨。

 

16歲的Tadashi身高已經將近170,他算是青春期中發育較快的,他看著又光明正大爬到他床上,睡得頭下腳上的小傢伙,臉上的笑有無奈也有寵溺,同時也對享受這種感覺的自己有些愧疚。

 

Cass阿姨替Hiro準備的單人床,在邁入第六個年頭仍和剛買時一樣新,由此可見弟弟爬他的床爬的有多頻繁了。

 

看看時間,差不多該起床準備梳洗,他先將Hiro轉個一百八十度,再捏捏對方的小鼻子,剛睡醒的聲音比平常還要低沉,卻添了幾許磁性,「起床了,小懶豬,太陽曬屁股了。」

 

可惜小懶豬不怎麼領情耳邊的低音提琴,他呻吟了幾聲,像是想把擾他清夢的音源關掉,小手摸了摸,沒摸到鬧鐘,倒是摸到又大又溫暖的抱枕,睡迷糊的Hiro抱著Tadashi的腰,整個人像毛毛蟲一樣蹭上去,腦袋枕著Tadashi的腿,小臉除了滿足還是滿足。

 

弟弟無意識的行為令他好笑又無奈,他挑眉,像是想到什麼,勾起有些不懷好意的笑容,本來只是捏個幾下就會放開的手,如今長時間停留在對方的鼻子上,動也不動。

 

在Tadashi默數到七的時候,賴床小傢伙終於憋醒了。

 

他躺在他身上瞪大眼,宛若離開水面的魚不停開闔著嘴,貪婪地吸取新鮮空氣,「噗哈!你、你……」一定要用這種方式叫他嗎!?他還以為他要死了!

 

「終於肯醒啦?小懶豬。」面對哥哥燦爛但在他眼中卻顯得有些無賴的笑容,Hiro給了他一個大白眼,意思是你這樣我可能不醒嗎?

 

Tadashi揉揉Hiro的腦袋,大手拍拍對方彈性的小屁股,意思是不准再賴在他身上,該刷牙洗臉了。

 

Hiro一臉不情願,以烏龜爬的速度慢慢挪到床邊,在Tadashi一聲略帶催促的喊聲下,這才乖乖下床,Tadashi也跟著前者進到浴室,一起梳洗。

 

見Hiro刷完牙後,Tadashi朝他招招手,在前者湊進的同時勾過他的下巴,對他「啊」,Hiro受不了地轉轉眼眸,仍是乖乖張嘴,仔細檢查後,Tadashi一臉滿意,「很好,每顆牙齒都刷得亮晶晶的。」

 

「拜託,我都9歲了!」可以不要把他當成什麼都不會的寶寶嗎?再說他的IQ可是有國際認證的耶!足以被歸類在天才的那種。

 

Tadashi掌心默默比了比勉強能到他大腿的黑色腦袋瓜,想想幾年前還需要自己抱著的小傢伙,如今已經長到這個高度,內心就萬般感慨,「是啊,已經9歲了呢。」

 

只是這舉動看在Hiro眼裡沒有氣人,只有非常氣人,

 

小傢伙不爽地踹了他一下,像是想到什麼,拍拍已經走下三個階梯的Tadashi,他雙手環胸,抬抬下巴,一副小國王的態度,意思是我的早安吻呢?

 

平常都在他睜眼時就會有,怎麼今天都刷完牙洗完臉要下樓了還沒有?

 

Tadashi怔了怔。對喔,顧著趕Hiro梳洗,差點忘了。

 

多了階梯差,讓他剛好能與Hiro平視,甚至還稍稍矮了那麼一點點,這讓小傢伙內心有些小得意,Tadashi都能看見對方高高翹起的尾巴,像極了一隻可愛的小獅子。

 

只屬於他的小獅子。

 

「早安,Hiro。」

 

很好,他等的就是這一刻!

 

仗著地利優勢,Hiro雙手抱住Tadashi的腦袋,臉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湊上去,學著從電視中看來的技巧,將舌頭伸進對方來不及闔起的口中,小小的臉蛋滿是計畫得逞的驕傲。

 

哼哼,嚇到了吧?誰叫他剛才要叫他小懶豬!哪有豬像他一樣聰明的?哈!

 

滿腦子只有機器人的Hiro並不曉得舌頭伸進去能幹嘛,在他的認知中重要的不是伸舌頭這項行為,而是能看見Tadashi驚訝的表情。

 

加上那種濕熱的觸感讓他很不習慣,幾乎在探進去的同時就想把舌頭縮回來了。

 

可惜,Tadashi沒有給他退出去的機會。

 

Hiro只覺自己的後腦被一雙大手按住,就是想躲也沒地方躲,嘴巴內突然竄進一條長長熱熱的東西,滑過他的舌,也滑進他嘴裡。

 

「唔唔……!唔!」他鬆開抱住Tadashi的手,拍著他的肩要他放開自己,但從對方的眼神中他只看見清楚的「NO」,Hiro在內心暗叫一聲糟,他太明白Tadashi這種眼神,以前生病被逼吃藥時Tadashi也是這種眼神!

 

這種狀態下的Tadashi,不達到目的絕不罷休。

 

推不開,他用舌頭堵住總行了吧!?

 

舌頭剛與對方的舌接觸,Hiro就後悔了。

 

Tadashi就像被按下什麼奇怪的開關,不停用舌頭捲著他的舌。他邊舔邊吸吮他的舌尖,一股酥酥麻麻的感受從背脊一路竄至腦海,讓Hiro根本無法思考,本來俯視對方的角度,不知何時變成自己仰視著對方,整個人更是被按進Tadashi的懷中動彈不得。

 

「唔、哈……等、等……Ta、da……嗯唔!」

 

零碎的字句一如化學反應中的媒介,非但沒起到阻止作用,反倒助長了火勢。

 

Hiro覺得今天的早安吻比過去的每一個都還要長,也還要讓他窒息。

 

窒息而火熱,卻又如此令他眷戀。

 

「Hiro?」從二樓傳來的聲音驚得兩人一顫,唇瓣迅速分離,Cass的喊聲迅速將Tadashi的理智喚回,明明是早安吻,但兄弟兩卻猶如做壞事被Cass逮個正著那般,心臟像是要跳出喉嚨,嚇得不輕。

 

相較有些驚慌失措的Hiro,Tadashi倒是很自然地回道:「Hiro跟我正在準備,我們馬上就下去。」

 

「Ok,冰箱裡面有牛奶你們自己倒,早餐我放桌上,我先下去開店。」

 

「好。」

 

Tadashi回頭,看著懷內的Hiro,想起方才的早安吻,總覺得還有些意猶未盡,他看看時間,似乎還夠一個吻。

 

Tadashi用鼻子蹭著Hiro的臉,就跟小時候纏著對方親親一樣,「再親一次怎麼樣?」

 

Hiro白皙的臉因缺氧而有些泛紅,那神情看在Tadashi眼裡簡直比任何一名女性都還要吸引他,騷動著他的心。

 

同時,他也確定了Hiro在自己心中的定位。

 

遠勝於親情與愛情的。

 

Hiro沒好氣地瞪了Tadashi一眼,「我說不你會聽?」

 

Tadashi笑的非常燦爛,「Hum……不會。」

 

那聲不會說得還真是有夠理直氣壯的,「那還問!」

 

「不喜歡嗎?剛才的早安吻。」

 

「我又沒說不喜歡,只是……」

 

「只是怎樣?」

 

Hiro一臉懊惱,似乎覺得有些丟臉,「只是我不知道該用嘴巴還是鼻子呼吸。」

 

Tadashi忍不住笑了出來,「用鼻子,小天才。」

 

「不准笑!唔!」

 

因為接下來他不會讓他的嘴有時間呼吸。

 

五分鐘過後。

 

低啞的嗓音帶點撒嬌意味,再次落在Hiro耳邊,「再一次……」

 

「你已經說了三次的再一次了!」他怎麼可以這麼纏人!?

 

「再一次就好,吶?」

 

「最後一次了,最後!」

 

「嗯哼……」

 

結果,那天的他們很罕見地一起遲到了。面對Cass阿姨的疑問他們只能用落荒而逃當回答。

 

Hiro坐在教室內,不停在內心腹誹遠在另一端的傢伙。

 

可惡,他再也不相信Tadashi的再一次了!

 

根本沒完沒了啊!

 

但想起Tadashi不停對他說著再一次的著迷模樣,與舒服的吻,他發現比起被纏著親親,他更不喜歡的是被中斷的感受。

 

因此,濱田家的小國王決定延長每天的早安吻時間。

 

當作今天對方害他遲到的懲罰。

 
 
Fin
 
 
2015/04/19 Mori
 
 
,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o-祐
  • 超讚的早安吻 真的是令人羨慕不已啊><
  • 謝謝喜歡////覺得這兩隻就是這種地方讓人受不了啊!!!

    森實 於 2015/05/07 14:05 回覆

  • 路人
  • 這好甜喔)//冒泡~~~
  • 謝謝喜歡 這樣的兄弟真的很棒~

    森實 於 2015/05/20 21:42 回覆

  • 晴海
  • 他搭洗你這樣調戲弟弟對嗎wwwwwwwwwwww
    我整個小宇宙爆發啦(已死)
  • 濱田家的早安吻
    殺傷力MAX.

    森實 於 2015/06/23 0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