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四年來,他一直是淺眠的。

 

並不是說他的睡眠品質不好,相反地,只要睡著他就能睡得很好,好到即使他想藉由在夢中找回過去回憶的片段都是種奢求。淺眠,是因為只要有一點點聲音,他就會從睡眠中驚醒,那感覺很像剛有了新生兒的家長,每當夜晚一聽見寶寶吸氣準備放聲大哭時,就會立刻彈起。

 

但比起那種甜蜜的負擔,Tadashi更覺得那是處於陌生環境,身體隨時置身在警戒狀態中,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本能。

 

他很納悶為何自己會有這種狀態,畢竟在那個家並沒有危險,玉田爺爺也對他很好,但直到現在,他聽著身旁規律的呼吸聲,這才明白,原來並不是環境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

 

或者該說,是他自己的問題。

 

換作以往,聽著身旁不屬於自己的呼吸聲,他根本不可能入眠,但他不久前的確睡著了,甚至還做了夢,睽違四年的夢。

 

夢裡的畫面他已經忘的差不多,但殘留在他胸口的苦澀卻無比清晰,他隱約記得夢裡有個畫面,是Hiro轉身離去前看著他的眼神。

 

帶著濃濃的悲傷與失望。

 

他轉頭,跳入眼簾的便是Hiro安詳的睡顏,緊繃的身軀在這一刻就像找到了避風港,自然地放鬆下來。他伸手撥了撥對方的瀏海,想起Hiro看著自己的依賴眼神,他就有深深被對方需要的感受。

 

對於此時的他,Hiro的目光是救贖,更是迷途中引領他前進的光,讓他不致於迷失在空白的記憶之中。

 

但,他也為此感到恐懼。

 

害怕那道光芒因為自己而消失。

 

他並不是一個習慣將自己的情緒表現在外的人,他更擅於將情緒藏在心底,慢慢去整理,再慢慢去釐清。面對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被告知自己跟他們是有血緣關係的,他想只要是正常的人都會感到不自在,他也是。

 

儘管沒有到不知所措那麼嚴重,但每當對上他們因為顧慮自己而露出的抱歉眼神,他就有種急迫的感受。

 

急著想找回他們所認識的「Tadashi」。

 

即使他的身體記得這個家,記得這些擺設,記得身旁的人的溫度,但在他內心始終無法擁有認同感。

 

就好像體內住了兩個人,他們需要的是另外一個他,而不是現在的自己。

 

儘管相處的時間很短,但他確實很喜歡待在他們身旁的感覺,正因為捨不得那種溫暖,所以才更怕失去。

 

有別於當初到玉田爺爺家的忐忑,這份不安更像是不願看見他們眼中的失望。

 

尤其是在面對身旁的少年時,更是。

 

他沒辦法忘記夢中對方的眼神,彷彿在一次次的期待之中,經過一次次的失望,最後僅剩不得不接受的無奈與難過。

 

他很想回應他的期待。

 

同時也擔心自己無法做到。

 

他害怕失去Hiro眼中的依賴。儘管擁有的時間不長,卻足以成為他的支柱,讓他能好好面對未知的過去。

 

但,內心也不停有個聲音問著自己,如果他永遠也想不起那些回憶,該如何是好?

 

他會不會在對方的臉上瞧見跟夢中一樣的眼神?

 

Hiro仍會像現在這樣待在他身邊嗎?

 

他閉上眼,試著回憶那段空白,但仍和這四年的嘗試一樣,每當像是要想起什麼時,又消散殆盡,儼然置身於濃霧之中,以為自己好像快要抓到什麼,鬆開掌心時卻發現其實自己什麼也沒抓住。

 

那令他有股深深的無力感。

 

他明白這種事情急不得,過去的四年間即使偶爾也會疑惑自己的過去,但從未像現在這麼急切,甚至是患得患失。

 

「Tadashi……?你怎麼了?睡不著嗎?」在四年前開始,他變得不再貪睡,也很容易因為一些小小的聲音清醒,所以當那雙大手覆上他的額頭,他就醒了。

 

儘管如此,他也沒有立刻睜眼,他好奇Tadashi接下來的動作,也很享受那雙大手撥弄他瀏海的搔癢。

 

直到那隻手像是陷入什麼情緒,停止動作,他才睜開眼。一張眼,卻瞧見Tadashi無措的眼神,帶著焦躁與無力,還有濃濃的不安。

 

他從來沒有在Tadashi的眼中看過這些情緒。

 

就連雙親過世時,他也不曾在對方眼中瞧見如此明顯的脆弱。

 

他在害怕什麼?

 

為什麼會感到不安?

 

失而復得讓Hiro不再像青少年時期那般彆扭,所以,他開口了。

 

當Tadashi對上那雙充滿擔憂的棕色眼眸時,一種難以形容的衝動,促使他張口,他鬼使神差般地問出放在內心深處的疑問,也是在對方認錯人時,便有的疑問。

 

換做平常,他根本不可能脫口而出,他不習慣將軟弱的一面展現在外,但不曉得為什麼,望著Hiro寫滿關懷的眸,嘴巴就擅自動了起來。

 

「如果……我一直無法想起過去,你……會怎麼做?」

 

他抿了抿唇,終是將剩餘的話吞回肚裡。

 

『你還會像現在這樣需要我嗎?』

 

Hiro短暫地愣了愣,似乎沒料到Tadashi會問這樣的問題,但他的回答很簡單,他只是伸手環住對方,將自己的體溫緩緩度給他。

 

Hiro貼著Tadashi的胸,好久好久沒有像這樣聽著對方的心跳,也以為自己再也不會擁有這麼奢侈的機會,Tadashi的心跳每一下都很響,像是響在他心底,敲進他靈魂之中。

 

知道對方在等自己開口,他有些不捨地仰頭,看著近在咫尺的面龐,那令他無比思念的臉蛋,帶著他有些陌生的惴惴不安,等待著他的答案。

 

Hiro發現他還挺喜歡這種感覺的,以前總是自己依賴對方,如今他也能是對方依靠的對象。

 

他笑了笑,露出這四年來仍是沒變過的小小牙縫,他彷彿能聽見Tadashi未說出口的疑問,就像在述說一件事實,也是不變的真理,「我需要你,不僅僅因為你是Tadashi,就算你是Teddy,我也一樣需要你。」

 

他需要的,一直是眼前露出驚訝表情的青年。

 

從他懂事起,一直都是。

 

那不會因為對方的空白,或是殘疾,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原因而改變。

 

即使有一天,對方不再需要自己,他也一樣會需要他。

 

Hiro的話猶如一陣暖風,吹散了他內心的陰霾,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卻彷彿擁有魔力那般,讓他無條件地相信,相信他需要的是自己,不論他是不是他們熟悉的Tadashi,他都需要自己。

 

Tadashi忍著泛起酸楚的眼眶,回擁對方瘦弱的身軀,明明看上去很弱不禁風,但藏在對方骨子裡的卻是他所沒有的堅定,他的堅定與信任帶給他無比強大的力量。

 

Tadashi聲音有些顫抖,還有許多他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的情感,「謝謝你,Hiro。」

 

謝謝他來到他身邊。

 

TBC


2015/05/21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雲泥
  • 睽違已久的六啊~~~~
    好棒!hiro是小天使呢
    很喜歡大大的文筆~
    坐等下集~(´Д` )
  • 謝謝喜歡><
    寫這篇實其實也有點擔心哥哥過於脆弱 但也考慮到失去記憶的感受 加上覺得只有HIRO能給哥哥安定感 所以...
    有人在等這篇好開心啊!

    森實 於 2015/05/25 22:12 回覆

  • 菜芽。
  • 覺得一直潛水看文有點不好意思呢(爆
    終於看到第六集了啊wwww
    真的每次都很期待更新呢^^
    啊對了,文章中的這一句「他需要的,一直眼前露出驚訝表情的青年。」
    嗯...我在想這裡面是不是漏了幾個字呢?
    還是我語文障礙發作了OAO((炸飛
  • 謝謝T_T
    這篇開頭打很順後面整個卡死死O<<<
    中間一直不曉得該怎麼寫會比較好 之後的速度可能會更新的比較慢..看到有人喜歡這篇真的很開心
    那句的確有漏字(平版打文的壞處((噴)改好了! 感謝提醒><!!

    森實 於 2015/05/28 03:14 回覆

  • 蔡魯魯
  • 太太!!!(叫誰?
    搜到你的文章真的太開心了!!!!!
    一口氣看完太太(就說了是叫誰???)所有的文章,真是太棒了~~~~
    原諒我沒有每篇都留言>_< 但我每篇都心花朵朵開~~~~~
    太太的文筆實在是太好了,感情好細膩我都掉進去了(差點溺死
    這一個原創系列真是揪我心,雖然有捏了一點他(啥?
    但我覺得這是圓滿我心中的遺憾呀!!!他搭洗一定沒有死的啦QAQ
    期待下一話呀QAQ
  • 謝謝喜歡
    當初其實是想打更開心一點的兄弟 打著打著不小心就變成這樣(?)私心不希望哥哥離開所以開了這篇 也算是滿足自己的妄想(笑)
    這篇目前卡的有點死 進度會比較慢……不好意思OTZ

    森實 於 2015/06/02 22:12 回覆

  • 晴海
  • 好期待後續......這對兄弟真的是天使
    電影二刷了,隔天馬上又買了DVD三刷
    都是為了這對兄弟
    看到你寫的真的好治癒
  • 謝謝喜歡////
    最近這篇後面一直沒辦法順利敲出來 所以可能還會卡上一段時間O<<...

    森實 於 2015/06/23 04: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