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太郎,我之前訂的川芎放到哪去了?」奇怪,一般都是收在這附近的,怎麼沒看到?

 

「啊,被我收到下層的櫃子了。您之前不是說量還夠,這麼快就用完了嗎?」前些日子他還問過要不要拿一些出來備用,那時白澤大人還說量很夠暫時不用,怎麼今天就不夠了?最近的藥單似乎也沒有使用到川芎啊?

 

「哎呀,之前義診時剛好把剩下的量用完了……畢竟川芎是治療女性經痛很好的主藥,若是血瘀痛經,可搭配赤芍、桃仁;要是寒瘀的話,則改搭配當歸、桂仁,這方子也能改善下肢冰冷。川芎藥性溫和,有活血行氣,袪風止痛的功效,是很好運用的藥材唷。」白澤蹲下身,拉開底層的藥櫃,果真瞧見一顆顆乾癟的傘狀藥物。

 

桃太郎趁機拿出隨身小筆記,記下白澤隨口傳授的藥理知識,一抬頭,目光便定格在白澤後頸。

 

在靠近大椎穴的位置,也就是後頸突出的骨頭上方,從黑色的髮尾中能瞧見鮮明的瘀血。

 

「白澤大人,您突然問起川芎是為了後頸的瘀血嗎?」最近的女性這麼強悍?不用巴掌改用手刀了?

 

「咦?瘀血?哪裡?」白澤摸摸後頸,按了按,確實會疼,且以他把脈多年訓練出的手感,這瘀血還不輕,只要指甲銳利一些,劃下去肯定會流血。

 

隨著白澤撥動,能清楚瞧見一圈深紫色的印子,且有兩個地方的位置特別深, 「就在您摸的地方……那形狀看起來很像齒印?」

 

「齒印?」白澤一愣,像是想起什麼,氣得哇哇亂叫,「可惡,一定是那傢伙!到底是什麼時候咬的我怎麼不知道?啊——看不到更讓人在意啊混蛋!」

 

那傢伙一定是故意的!還留在他的視線死角,他都能想像對方恥笑他身上那麼多隻眼卻一隻也派不上用場的神情。

 

白澤恨恨地抓了一把川芎與三七、乳香丟進鍋內並加入適當水量,即使氣頭上白澤的盲抓仍運用得非常好,他拿起桃太郎正在煎的鍋子, 換上自己的鍋。那鍋藥物已經加熱完畢,剩下靜置冷卻,因此瑞祥搶徒弟的火搶的是一點負擔也沒有。

 

桃太郎知道白澤方才抓的藥方,之前他曾幫忙調配過,主要是用來治療跌打損傷的。

 

跌打損傷啊。

 

他似乎明白那個齒印是誰的傑作了。

 

 

 

地獄,閻王殿。

 

茄子收回被批閱完的公文,歪頭問:「鬼燈大人,您遇到什麼好事嗎?」儘管對方臉上仍是沒什麼表情,但常常看鬼燈大人的臉色,他自然分辨得出他的上司心情好壞。

 

「嗯?可以這麼說。」

 

那傢伙,差不多發現了吧?

 

正巧,輔佐官的手機在此時想起,來電的是那頭白豬。

 

鬼燈按下接聽鍵,剛喂了一聲,電話另一端就傳來白澤氣急敗壞的罵聲:「你這混蛋把我的銅鏡還來!」他本來想利用銅鏡與廁所的鏡面看看後頸的傷,一進臥房拉開抽屜,本該在裡頭的銅鏡不見了,倒是放了一張字跡端正的字條。

 

『借您的鏡子一用。』

 

「怎麼?您這麼多隻眼難道就沒有一隻能用?」

 

「最好你咬在那種地方我看得到!」當他有軟骨功嗎!

 

「您看不到我可以幫忙,把您對折的話視野應該足夠?」三折也可以。

 

「去死啦惡鬼!

 

——嘟嘟嘟。

 

白澤氣到掛電話了。

 

但沒多久,神獸就接到鬼神的回撥,他不爽歸不爽,仍是接起,只是那聲幹嘛怎麼聽怎麼火大。

 

「忘了告訴您,不止有齒印而已。」以為他的惡作劇只有這點程度嗎?未免太小看他了。

 

「咦!?」

 

白澤立刻脫掉上衣,讓桃太郎幫忙找,後背沒事,肚子也沒事,四肢一樣沒事,就在白澤考慮是不是要讓桃太郎幫他看屁股時,話筒那端的鬼神彷彿掌握白澤的行為模式,緩緩說道:「您就不要荼毒桃太郎先生的眼睛了,在腳底。」

 

白澤火速脫掉鞋子,果真在腳底發現「一家烤肉萬家香」七個大字,左腳四字,右腳三字。

 

「如何?這是我之前到現世視察時新學到的廣告詞。很適合您吧?」

 

「適合你個頭啦!」

 

喀嚓。

 

白澤再次掛了鬼燈電話。

 

 

 

鬼燈蓋上手機,狹長的眼眸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

 

對付這頭不聽話的偶蹄類,自然要給對方戴個項圈。

 

由他親「口」製作的。

 

Fin

 

2015/06/29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薇薇安(鬱顰)
  • 腳底也是親口製作的?!OAO
    (對不起我關注的點好像有點詭異...
  • 反正都和鬼燈脫離不了關係這樣XDDDD

    森實 於 2015/07/16 21: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