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覽封面  

本子資訊如下

書名:Teach me,Brother!

原作: Big Hero 6

規格:A5膠裝左翻橫排本

作者:森實

封面繪者&內頁插圖:麵津津

CP:Tadashi x Hiro

性質:兄弟日常本,R-15

頁數/字數:34P/近1萬8

定價:NT150元

內容簡介:

面對天才弟弟的「天才疑問」,Tadashi除了頭痛還是頭痛。

試問:面對問自己兩個男人做是否會舒服的弟弟,該如何回答?

他的弟弟可沒辦法用一般的方式哄騙過去哪......唉。

 

 

內文試閱請往下

 

人們常說,好奇心能殺死貓,但Tadashi覺得,過於旺盛的求知慾儘管不會殺死貓,卻會令他非常頭痛。

 

他看著一臉閃閃發光望著自己的弟弟,再想到方才這小子問自己的問題,Tadashi忍著抹臉的衝動,沒有回答對方的提問而是奇怪地反問:「你怎麼突然對這個感興趣?」

 

他對Hiro再瞭解不過,這小傢伙提問背後一定有起因,Hiro從小就有很強的好奇心,但並不是碰到問題就問,而是遇到一樣他感興趣的東西,或是引起他的注意,讓他有想探究的念頭,才會提出疑問。

 

且在開口之前這小子都會自己先尋找答案,只有在發現蒐集完資料仍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時,才會問他。

 

Hiro一副小總裁的架勢旋過辦公椅,將目光從液晶螢幕挪至兄長疑惑的臉上,想起前些天無意中撞見的場景,比起害羞,更多的卻是求證的急切與躍躍欲試,「因為前幾天我在參加機器人大賽的路上,看見有兩個人躲在暗巷內做愛,但他們都是男人!兩個男的也可以做嗎?怎麼做?用哪裡?網上很多人說跟男人做比女人還要舒服,是真的嗎?」

 

面對弟弟連珠砲串的問句,Tadashi內心第一次有了埋怨舊京山治安的念頭,怎麼會讓一名未成年的孩子撞見那種情況?

 

但面對弟弟的眼神,他也明白忽悠他是沒用的。Hiro第一次看見機器人也是這種目光,充滿好奇與興奮,他太明白這小天才,如果自己沒辦法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他絕對會無所不用其極去證實,直到找到為止。

 

Tadashi深深地在內心嘆口氣,整理了一下思緒,用最能壓下這小天才鬼點子的方式解釋,「男性之間的確可以有性行為,一般而言是透過刺激前列腺達到性高潮,會不會舒服則因人而異;或者該說,對大多數男性而言,碰觸前列腺是不適的,但也有人很享受,這就跟每個人吃東西有不同的習慣一樣,有些人喜歡甜食,有些喜歡辣食,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口味。」

 

「嗯哼……所以兩個男人做真的會舒服?」聽來聽去Tadashi還是沒講到重點嘛!具體是怎麼做?屁股真的放得下這麼大的東西嗎?跟女性之間的性愛又有哪裡不同?

 

儘管他並沒有經驗,或者該說,只要和Tadashi以外的人有更親密的碰觸都令他相當反感,所以他完全無法想像那種舒服究竟是哪種舒服,又是怎樣的舒服?

 

那會是怎樣的感受?

 

會比之前對方教自己自慰時還要舒服嗎?

 

感覺──非常有實驗的價值啊!

 

發現Hiro逐漸改變的眼神,Tadashi暗暗叫糟。方才的解釋似乎起到反效果,這小子已經完全被撩起興趣了!

 

Tadashi蹙眉,本來打算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讓Hiro打退堂鼓,眼下怕是行不通了。面對這種狀態下的弟弟,他必須拿出另一種態度,濱田正揉了揉後頸,端正臉色,雙手按在椅子扶手上,迅速縮短兩人的距離。

 

Hiro明白,這動作代表Tadashi接下來的話是相當慎重的。

 

「Hiro,你還記得我當時教過你什麼嗎?性行為是一種責任,並不是玩樂,我知道你這年紀對這個有興趣很正常,但因為一時好奇而胡亂嘗試,卻是不對的。」

 

聽見最後那句話讓Hiro翻了翻白眼。他才不會因為一時興起就胡亂嘗試,就算真的要試,也是在掌握足夠的知識中實踐。

 

但知識再多,也比不上實際感受要來得準確,而他身旁要說對人體最瞭解,又能讓自己接受對方碰觸的,想來想去都只有一個人選。

 

不如說,他腦袋浮現的從來都只有那麼一個。

 

少年的眼尾微微上挑,那神情像極了放養在外的野貓,帶點小小的狡猾與不容置喙的霸道,「這還不簡單?只要讓你來教我就沒問題了。」

 

「……哈?」沒問題?

 

問題可大了!

 

這小傢伙的腦袋究竟是怎麼長的,怎麼會從他剛才的話得到這樣的結論?

 

Tadashi反射性就想回絕,早料到自家哥哥會有的反應,Hiro的眼神清楚地寫著:「你不教我,要是我在實踐中受傷,你也不能多說什麼。」

 

濱田兄弟大眼瞪著小眼,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相較於高度運轉大腦的青年,少年倒是一點也不擔心會被拒絕。

 

就像對方了解自己一樣,Hiro同樣明白他的哥哥最在乎什麼。換成一般的13歲少年或許無法這麼快將這些轉換成自己的武器,但他從來就不是那些「一般人」,他很懂得該如何去運用優勢,去讓自己的哥哥妥協。

 

看出弟弟深藏眼底的自信,Tadashi雖然無奈,卻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找不到理由拒絕。

 

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始終是弟弟的健康與安危,他並不是一名溺愛弟弟的兄長,但也不可能在明知對方可能會因為經驗不足而受傷,還不插手。

 

衡量完教與不教的利弊得失,Tadashi發現他能選的答案只剩Hiro最初丟給他的那一個。

 

Tadashi垂下腦袋,長長地嘆了口氣,看向坐在自己身前笑的燦爛的臉,實在有想狠狠擰住對方臉頰的衝動。

 

這小傢伙,真是給他添麻煩的天才。

 

偏偏自己也挺喜歡讓他依賴讓他麻煩的,唉。

 

Tadashi用下巴點了點後方的液晶螢幕,「我相信你自己也查了不少資料,但這些東西僅僅是紙本知識,不經實際操作,你不會明白真正實行起來有多困難。這次的實驗體,可不是冷冰冰的金屬或儀器,而是你的身體。」

 

你真的知道你提出的是什麼要求嗎?

 

濱田正的眼神如此詢問著。

 

Hiro一臉就是我看起來像笨蛋嗎?怎麼可能連這麼基本的東西都不知道?

 

Tadashi揉了揉眉宇,以前所未有的認真神情直視著Hiro,是在做最後確認,也是給Hiro最後的反悔機會,「你真的確定?這跟我之前教你的自慰不同,儘管我不會教你全部過程,但除了進入之前,從事前準備,到該有的擴張,以及適應,所有該注意的,該做的,我都會一個不漏地用在你身上。男性之間要做愛沒這麼容易,用的地方我剛才也說過了,是這裡。」

 

濱田正的掌心捏住弟弟渾圓的屁股,中指探向對方的臀瓣間,輕按住裡頭的入口,這行為嚇得Hiro反射性一縮,聽前者講歸講,那地方真正被摸到還是有強烈的羞恥感,即使如此,Hiro仍是沒有推開或躲開Tadashi的手。

 

開玩笑,要是因為這點程度就退縮,想要Tadashi教他的可能性就更低了,所以說什麼也不能示弱。

 

感覺到對方僵硬的身體緩緩放鬆,青年的眼眸沒了平常的溫和,多了幾許說不出的深邃。儘管料到Hiro不可能這麼簡單就退縮,但真正看見對方堅決的反應,Tadashi的心情說是五味參雜也不為過。

 

當年還只會爬的小傢伙,現在已經大到能問他兩個男人怎麼做愛了……。

 

Tadashi萬般感慨,這種成長實在是太快也太前衛了點,前衛的令他有些頭痛,「要用這裡事前必要的準備不少,那種準備是很不舒服的,你確定你可以忍受這些嗎?再者,不是所有人第一次用這裡就會感受到你想體會的舒服,很多時候都是慢慢的,經過一次次的習慣與適應才會覺得舒服,也有嘗試到最後也完全無法接受的,即使如此你也想知道?」

 

Hiro愣了愣,他很少看見Tadashi如此鄭重地對他說明一件事,原先以為這種行為充其量就跟之前對方教自己解決生理需求一樣,沒想到Tadashi竟然這麼認真。

 

在Hiro性成熟時,Tadashi曾以A片教導過他男女的性行為,包含該注意的事項與細節,他所有的性知識,以及自慰的方法,都是從Tadashi身上學的。當時儘管很害羞,卻很舒服。直到現在他都還記得Tadashi觸摸他的方法,很溫柔,就像在撫摸易碎品般,卻又帶著不容他反抗的霸道,儘管中途有好幾次因為太丟臉差點開口要求對方停止,但身體卻不聽他的指揮,擅自沉浸在那種無法形容的飄然感中。

 

他發現,他很喜歡Tadashi用那種方式摸他。

 

那會讓他有深深被對方需要的感受。

 

表面上他的確是想知道男性的做愛方式,這確實是他想探究的原因之一,但內心深處也有一個想法,被他放了很久很久的。

 

他想再一次感受Tadashi雙手的溫度,不是平常兄長般的碰觸,而是對方當時教自己自慰時,帶著能點燃他全身細胞的火熱。

 

但他也明白直接提出Tadashi根本不可能答應,必須要有一個讓對方不得不接受的理由。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絕佳的機會,他可不會笨到白白放過。

 

Hiro直勾勾地回望Tadashi,貓一般的眸寫著執著與認真,那讓Tadashi有種錯覺,似乎Hiro等這一刻已經等很久了。

 

「我想知道,教我,Tadashi。」

 

Tadashi直視Hiro許久,足足有好幾個呼吸的時間,這才像是敗給對方那般勾起一抹笑,「我知道了。一知半解比無知還可怕,即使你中途受不了想停止,我也不會聽,那是基本的責任,我必須要對你負責。」

 

「你這樣聽起來很像是在對我求婚耶,Tadashi。」負責什麼的。

 

「你這傢伙……」還是沒忍住,用力捏著對方的臉往兩旁拉。

 

「Hey!」不滿地拍掉臉上的手,Hiro揉著被捏紅的雙頰,先是不爽地瞪對方一眼,爾後又換上自信滿滿的神情,那模樣像極了昂首展露鬃毛的小獅子,「哼,你可別太小看我,我才不是那種半途而廢的膽小鬼。」

 

不如說,Tadashi退縮的機會還比較高吧?

 

看出弟弟眼中的調侃,Tadashi大手按住Hiro的後腦,額頭靠上對方的額,像極了彼此示威的大型貓科,眼底燃起一股不服輸的火焰,「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你可別反悔。」

 

像是被對方的眼神挑釁,Hiro也不甘示弱地用腦袋擠回去,「你才是!既然都要教就要教到我滿意為止!」

 

啊啊,他會的。

 

絕對會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教到這小傢伙一輩子也忘不了這次的經驗。

 

 

 

 

說是這樣說,但也不可能馬上開始,有太多的必要物品要準備,加上這種事情本身就急不得,需要時間慢慢來。

 

更何況,還缺一個好的時機。

 

Tadashi記得Cass阿姨說這週末要參加高中姐妹的小旅行,會帶著Mochi出去三天兩夜,實踐的時間點便確定下來,而這段時間Tadashi則是給了Hiro一份資料,資料內都是在教導新手如何自行灌腸。

 

第一次Tadashi親手帶著Hiro做一次,之後則是讓對方慢慢練習,也趁著這個時間讓Hiro的後方適應異物,他給弟弟的目標是屁股能放進一根手指而不會感到不舒服。

 

四天的時間,一根手指應該差不多。

 

自己則是抓緊時間,埋首於研究室,親自弄個適合目前對方身體的前列腺按摩器。

 

他不相信市面上販售的商品,加上那些尺寸對現在的Hiro而言也太大,面對寶貝弟弟的寶貝屁股,他自然要發揮十二萬分的精神去愛護。

 

四天的時間轉瞬即逝,終於迎來Hiro無比期待的週末,兄弟倆送走Cass阿姨後,Hiro迫不及待地拉著Tadashi往閣樓跑。

 

Tadashi笑了笑讓Hiro先到床上等他,自己則是將之前設計好的小東西貼在樓梯的牆面上。

 

那東西只有Tadashi手掌三分之一的大小,成圓狀,平底吸盤的構造能穩穩黏在牆上不掉落,他按下旁邊的紅色按鈕,頂端宛若吹氣球般,冒出一顆半徑兩公尺的球體,乍看很像巨大的透明果凍,正好能堵住整個樓梯口。薄膜內部有許多肉眼看不見的孔洞,能良好地吸收聲音,並阻止傳播。

 

Tadashi按了設定鈕,只見那顆巨大果凍瞬間與周圍的景色融為一體,這樣就算Hiro大吼大叫聲音也不會傳出去,自從上次教弟弟自慰後,他便決定除了自己不能讓第二人聽見弟弟那種聲音。

 

即便此刻家裡只有他們,他也不會掉以輕心,不如說,不這樣做他就無法徹底放心。

 

或許只是想透過這種方式,替自己接下來的行為栓上一重保障。

 

終於等來兄長,Hiro猴急地拉著前者就想往床上滾,Tadashi連忙問道:「等等,Hiro,你事前準備呢?」這可不能馬虎。

 

「早就準備好了,保證乾淨無比。」只是那過程他實在是不怎麼願意回想就是,這四天來他差點在第一關就敗下陣,肚子裡灌滿液體真的只有難受而已,但就這麼放棄他又不甘願,硬是咬著牙熬過來。

 

Tadashi摸了摸Hiro的腦袋,稱讚道:「你真的很努力。」那過程是真的很不好受。

 

「那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

 

弟弟得意的表情使得Tadashi忍俊不禁,他拿出潤滑液,拍了拍自己身前的床,示意Hiro靠過來,「先把衣服脫掉,我一開始會先用手指讓你習慣,不舒服或是有問題要說。」

 

Hiro點點頭,三兩下就把自己剝得只剩一件白色內褲,從小到大就常常在Tadashi面前赤身裸體,這點程度對Hiro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儘管如此,卻也不得不承認心臟跳得比過往都還要急促,要說完全不緊張是騙人的。

 

但比起緊張,更多的卻是興奮。

 

Hiro看著在自己面前笑得跟平常一樣溫柔的兄長,瞧著對方游刃有餘的模樣他內心就不是滋味,他拉著Tadashi的衣服下擺往上拉,不爽地嚷著:「只有我脫光也太不公平,你也要脫!」

 

Tadashi怔了怔,忍不住一笑,「好好好,都聽你的,小天才。」退去上衣跟牛仔褲,全身只穿一件黑色四角褲的Tadashi捏捏Hiro的鼻子,「這樣你滿意了?」

 

「嗯哼。」這樣還差不多。

 

濱田廣毫不客氣地開始打量自家兄長的身材,雖然平時也常看,但從未像現在這樣,仔細地觀察。光看就覺得很有份量的胸肌,上半身是很完美的倒三角形,往下是陡然收縮的緊實腰身,與修長的腿,經常運動的身軀完美的根本挑不出一絲缺點。

 

Tadashi身體的肌肉非常勻稱,不會太誇張讓人覺得噁心,卻又能感受到底下的力量,每個起伏的肌肉線條都無比賞心悅目。

 

他甚至發現他的哥哥居然還有雜誌上說的超難練人魚線,再看看自己乾癟的胸,連一塊腹肌都沒有的平坦腹部,頓時覺得莫名火大,同時也有一種強烈的挫敗感。

 

躺在床上的小傢伙忍不住踹了青年一下,恨恨地嚷著:「可惡,你身材這麼好幹嘛?」他真不該叫他脫衣服的,白白刺激自己。

 

動作間白皙的大腿根部大方地展現而出,Tadashi的目光沿著弟弟筆直的腿一路往上,透過內褲的縫隙隱約能窺見裡頭的小東西,那種若隱若現的感受比起全脫還要令人心癢。Tadashi壓下眼中跳動的火,若無其事地抓著弟弟不規矩的腳,像極了菜市場小販在秤豬肉斤兩那般評論著弟弟過瘦的身材。

 

「的確是比你這隻小白斬雞還要好,你啊,我不在時真的有好好吃飯?怎麼都沒有肉?」看來他必須跟之前一樣盯Hiro的三餐,只要自己不在這小傢伙就開始不吃正餐只吃小熊軟糖,不然就是過於投入改善機器人只喝蘇打什麼也沒吃,瘦是一回事,不健康又是一回事,這小傢伙身體有一半可是他的,可不准他把自己弄得營養不良。

 

「囉、囉嗦,這不是重點啦,你什麼時候要開始?」不是要教他怎麼變成在對他調查三餐?一旦牽扯到自己的健康Tadashi可是比Cass阿姨還要囉嗦!

 

「現在。」這小鬼以為轉移話題有用?等教完他再來好好算帳。

 

語畢,濱田正一把拉下對方的白色小熊內褲,扳過弟弟的身子讓前者跪趴在他面前,青年的力道控制的很好,不會弄痛弟弟卻又能順利翻轉他。

 

有那麼一瞬間,他為眼前的景象心旌搖曳。

 

一絲不掛的弟弟雙手撐在床上,後方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他面前,明明是看了至少有十年以上的身軀,Tadashi卻像第一次發現對方身體的美好,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前者身上巡禮起來。

 

從他一手就能掌握的腳丫,到細瘦的小腿,以L形往上到大腿處,再到像極了水蜜桃般的小巧臀部,以及由於姿勢關係大方展現在他面前的小穴口,他甚至能從那雙腿撐起的拱型曲線中,瞧見依附在拱型頂端的小小雙球。視線再往上,順著脊椎誘人的S型弧度到蝴蝶骨,帶點青澀與些許成熟的軀體,看在Tadashi眼裡除了誘人,更有一種自豪。

 

他的Hiro,真的長大了。

 

本來只是小小一個,抱在懷中怕摔到他,到單手能抱在懷內的大小,而現在,卻已經有了成人軀體的雛型,儘管仍是瘦了點,但方才握在手裡的觸感卻不差。

 

不同於女人的軟嫩,即使缺乏運動沒什麼肌肉,但Hiro的身體仍是帶有男性特有的彈性,那樣的感度摸起來剛剛好,令他愛不釋手。

 

自己真的把他養的不錯,嗯。

 

Tadashi突然有種兄兼父職,看見自家小孩長大的欣慰感。

 

「Tadashi?」等了許久卻不見對方有任何動作,這姿勢讓他羞恥的要命,他忍著腦充血透過顛倒的畫面望去,對上的卻是Tadashi笑彎的眼。

 

沒有任何情色成份,有的只有他無比熟悉的寵溺與驕傲,驕傲之中又有他曾見過的熱度。

 

「你真的長大了呢,Hiro。」

 

看著倒映在雙腿夾縫中的兄長,這番話真是怎麼聽怎麼不順耳。

 

簡直就像對著他的小弟弟說他長大一樣,超氣人的!

 

 

------------------------------------------------------------------------------------------------

(從這裡開始是快逼進啊18但被我壓在R15的試閱(什麼)

 

體內好不容易習慣這種振幅,陡然增快的震動頻率使得快感累積的速度更上一層樓。Hiro拚命搖頭,想組織語言卻每每被按摩器的震動攪得七零八落,他屏住氣息試圖將那種感覺壓下去,不料卻造成反效果,他的身體就像一顆氣球,不停被灌入名為快感的氣體,隨著呼吸的停止不停不停累積,發現這點的Hiro立刻吐氣,吐氣的同時那種彷彿快逼死人的刺激的確有消退,但很快又再度湧上,且後來居上的感官浪潮遠比先前的還要劇烈。

 

「啊、啊……為、為什麼……?嗚嗯……不、不要了……Tada……shi……我不要了……!停、停掉它……」Hiro的雙手無力地抓住Tadashi的肩,猶如在浪裡浮沉那般,攀著唯一的依靠點。

 

太過舒服,過度的快感反而快將他逼瘋,一邊覺得舒服想要按摩器更用力地搗弄裡面,另一方面又希望可以停止這種快讓他失去理智的刺激。

 

以第一次刺激前列腺而言,Hiro的反應是相當少見的,他的弟弟,就連身體的學習能力都跟他腦袋一樣出色。

 

看著弟弟夾雜在痛苦與快樂中的臉龐,Tadashi眼底跳動的火愈發炙熱,炙熱卻不失理性,他想起除了刺激前列腺外更加適合弟弟的教育內容,「你知道無射精高潮嗎?跟剛才直接射精的高潮不同,刺激前列腺的快感會不斷累積,就跟女性高潮一樣是一層層疊加的,你比較喜歡那種呢?Hiro?」

 

剛才之所以讓Hiro先解放一次,除了更好尋找前列腺外,也是為了讓他有更長的時間享受後方的刺激,男性在第一次射精後,距離下一次的解射精時間會拉長很多,這有助於Hiro好好感受他想知道的「感受」。

 

體內彷彿快燒起來一樣,偏偏那種刺激又不足以讓他射精,Hiro只覺得自己就像被高高掛在空中,雙腳找不到立足點,只能任憑Tadashi掌控著他的墜落點,一聲又一聲苦悶而甜膩的呻吟不停自口中溢出,「啊、啊……啊……不……Ta、啊……dashi……嗯嗯……!不行……啊、不……」

 

太舒服,舒服到像是要死掉一樣……什麼都沒辦法思考了。

 

「看來是比較喜歡這種的呢……」發現弟弟握住前方的手,Tadashi將那隻手按到一旁,阻止他撫慰自己,「 不行喔,不能摸前面。」

 

「為什麼……啊……我想去……讓我去……嗚啊……」被性慾取得主控權的腦袋,滿腦子只剩最原始的本能,超出負荷的快感讓Hiro無法控制淚水,他不明白一向疼愛他的哥哥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阻止他。

 

這簡直比小熊軟糖卡在喉嚨還要難受也還要致命。

 

 


其他請到本子內觀賞了XDD

,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SY
  • 請問這本還有嗎? 謝謝~
    2244979825@qq.com
    (↖這是我的郵箱,希望能得到此本的資訊)
  • 你好 通販信件已寄出 請查收~

    森實 於 2016/02/13 12:57 回覆

  • 214
  • 請問現在還有嗎?能否也將相關資訊寄到我的信箱呢?謝謝~
    a40441a@gmail.com
  • 你好 通販信件已寄出 請查收XD

    森實 於 2016/02/15 13:19 回覆

  • 33
  • 請問這本現在還有嗎 有的話可以將相關資訊寄到我的信箱嗎 謝謝
    a101460333@gmail.com
  • 你好 通知信已寄出 請查收~

    森實 於 2016/03/08 20:22 回覆

  • ivy211721
  • 請問現在還有貨嗎??
    這是我的信箱:ivy211721@gmail.com
    謝謝≧﹏≦
  • 你好 通知信已寄出 請查收 感謝詢問XD

    森實 於 2016/06/30 01:4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kai
  • 您好~
    想請問這本還有通販嗎?如果有的話麻煩您提供相關資訊
    我的信箱是:a0953580280@gmail.com
    感謝~~~~
  • 希望刊物你會喜歡!

    森實 於 2016/08/22 02:26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