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者系列,可以當成是KIZUNA絆的番外,也能當一般短篇看XD

 

自從將丁從現世接回來後,白澤很喜歡光明正大在大半夜偷看丁的睡臉。

 

一開始只要盯三秒,身旁的孩子就會清醒,然後他沒意外地會受到孩子的警告,並且用棉被蓋過腦袋阻止這頭偶蹄類繼續偷看。

 

但一次兩次下來,不知是丁防範得煩了,或是覺得不想浪費力氣跟這頭神豬計較,到後來就算白澤凝視丁的睡臉凝視個大半夜,丁也能睡得非常自在。



就連白澤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但他就是很喜歡這麼做。

 

有時候,在丁尚未入睡前,甚至能從連結上感受到丁有些不爽的情緒,但那些不爽慢慢地會被無奈取代,最後變成由著自己去。

 

那種帶點無奈的放縱,讓他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第一次化成人形融入人類生活時,那時的他也跟人類的小毛孩一樣調皮,做錯了事被罵過後卻又繼續跟著其他的小毛孩繼續闖禍,當時那些看著自己的成年人類,眼中的情緒跟現在的丁很像。

 

只是,多了當時沒有的溫暖與心動。

 

感受著丁情緒的轉變過程,能讓他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他的的確確,擁有了能和自己建立聯繫的對象。

 

也不用擔心是不是睜開眼,就會發現身旁的孩子不過只是他的一場夢。

 

修長的手輕輕撫著丁的額頭,上頭還印著些許睡痕,就連這點也讓神獸覺得無比可愛。

 

他輕輕地撫著睡痕的痕跡,指尖一路來到丁的眼角。

 

「抱歉哪,硬是將你拉上我這艘賊船……」

 

神獸溫和的嗓音很輕、很淡,話語中有著孩子熟悉的溫柔,卻也有孩子陌生的歉疚。

 

「那我要是說不願意,您現在還會讓我下船嗎?」

 

丁突如其來的嗓音嚇了白澤一跳,方才過於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讓他沒發現身旁的孩子已經清醒,面對孩子的問句白澤笑的很無奈,潑墨一般的瞳仁中卻無比執著。

 

「這個……不會。」

 

已經太遲了。

 

既然讓他找到了,他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丁覷了白澤一眼,再度闔上雙眼,稚嫩的嗓音仍是平平淡淡的,卻讓白澤險些紅了眼眶。

 

「那就不要跟我道歉,因為您並沒有錯。」

 

躺在孩子身旁的神獸驚愕地瞪大雙眼,足足有半刻,白澤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他只是伸出手將孩子圈在懷中,而這次很難得地沒有受到丁的攻擊。

 

他並沒有錯……是嗎?

 

是嗎……

 

原來丁是這樣想的啊。

 

瑞祥將下巴輕靠在孩子的頭頂,嗅著跟自己散發同樣味道的果香味,怎樣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嘴角更是大大上揚。

 

「白豬大人,您很吵。」

 

「嗯?我沒有說話啊?」

 

「……我是指,您從本源中傳遞過來的情緒很吵。」他都能在腦中勾勒這出這頭神獸在地上打滾的景象了。

 

「啊、抱歉。」可是這真的不能怪他,實在是……控制不了嘛。

 

丁斂眸,這頭豬根本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您要激動是您家的事,但要是再吵我睡覺我就把您踹下床。」

 

「咦──我、我努力……」他才不要被踹下床!難得可以像這樣抱著丁睡覺打死也不能被踹下床啊!



今夜的極樂滿月,少了點寧靜,卻多了幾分溫暖的喧囂。

 

Fin

 

2015/09/08 Mori.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