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在烈跟玄碩兩人來到餐廳,發現巧克力牛奶只剩下一瓶,兩人登時一愣。玄碩雖然不是特別喜歡巧克力牛奶,但畢竟那是他人第一次給自己的飲料,雖然瓦斯科說是撿到的,但他仍是很高興,喝久了覺得味道也不錯,每天喝下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只要一天不喝就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如今卻只剩下一瓶,儘管覺得有些可惜,玄碩仍下意識讓給在烈。

 

「在烈,最後一瓶你拿去吧!」玄碩付完錢將手中的巧克力牛奶遞給在烈,「畢竟之前你也請過我,這次換我請你。」

 

見狀,在烈將頭搖的跟波浪鼓一樣,說什麼就是不收。

 

「嗯?我沒關係啦!這瓶給你喝。」

 

「你說你可以喝別的?可是剛才你不是也說想買這個嗎?」

 

「你就收下啦!我們是朋友嘛,偶爾讓我請你一次啊!」自從上次的廁所事件後,玄碩已經能很自然地在在烈面前講出朋友兩字,雖然還是會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至少不會結巴。

 

沉浸於玄碩的朋友說法,在烈一個愣神手就被玄碩拉過去硬是塞進巧克力牛奶,任憑在烈如何拒絕玄碩都不收,突然,在烈像是想到什麼對玄碩提議。

 

當然,在外人眼中看來仍是玄碩在回答。

 

「什麼?一人一半?你、你是說……就像那些好朋友一樣,你一半我一半的一人一半嗎?」哇啊……他真的可以跟在烈一人一半嗎?

 

這樣會不會太奢侈了一點?

 

玄碩還在震驚自己跟在烈居然能要好到能對分飲料的程度,在烈就已經將吸管插好,將飲料遞到玄碩面前。

 

「謝、謝謝,你等等,我馬上喝!」

 

在烈一怔,會意過來後還來不及阻止玄碩,便瞧見玄碩深吸一口氣,盡可能地吸了一大口,中間還因為喝太快嗆到,令在烈緊張地拍著玄碩的背替他順順氣。

 

「對、對不起,我是第一次跟人對半喝所以還不習慣……鋁箔包看不到裡面的分量,不過在烈你可以多一點,我喝這樣就夠了!給你。」

 

在烈拿著剩下的巧克力牛奶,看看牛奶又瞧瞧玄碩,目光在吸管上稍做停留後,喝了一口,然後再遞到玄碩面前,使得玄碩一時搞不清楚在烈的意思。

 

「這是?你說可以不用喝那麼急?慢慢喝就好?我、我從來沒有跟人家一起喝過所以不知道……」

 

「咦?一人一口接著喝嗎?我、我是不介意……但在烈你不介意嗎?喝到我的口水之類的……」

 

「啊!對喔……剛剛已經喝到了,那、那我就不客氣了。」總覺得……有點開心又有點害臊。

 

在烈滿意地瞧著玄碩喝了下一口,一邊聽著玄碩要自己多喝一點,一邊接過玄碩手中的牛奶,假裝喝了一大口其實只用嘴巴吸了一點點,又遞還給前者。

 

中間玄碩還很納悶,明明平常很快就能喝完的巧克力牛奶,怎麼今天喝了那麼久還沒喝完,最後歸咎於可能是因為兩個人喝花的時間比較長,所以才覺得喝很久,也沒有多想,繼續跟在烈你一口我一口的分著。

 

就這樣,既一起上廁所後,玄碩又習得一個新技能,跟在烈分飲料或食物吃。

 

而排在隊伍中將兩個傢伙的行為盡收眼底的鎮成,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就連自己都還沒跟美珍間接接吻過啊混蛋!!!

 

算了,喝點甜的轉換一下心情,「阿姨,給我一瓶巧克力牛奶。」

 

「巧克力牛奶沒了喔!剛剛那位同學買的是最後一瓶。」

 

「什麼!怎麼這麼快就沒了?」平常這時間不是還有一大堆?今天是怎麼回事?大家都改買巧克力牛奶了?

 

「不久前有位同學一口氣買了很多,你要買明天再來,今天的已經沒了。」

 

到底是哪個混蛋一口氣買這麼多,不怕噎死啊可惡!

 

 

 

建築科

 

瓦斯科一從餐廳回來就看見自己的座位上多了一個箱子,箱子上方用撕下的紙片寫著短短的兩個字:送你。

 

一打開,裡面是滿滿的巧克力牛奶,那數量多到範在很懷疑送的人是不是將餐廳的存量通通搜刮完了。

 

瞧見瓦斯科臉上開心的模樣,範在只是對瓦斯科說句真是太好了,便大方地接下瓦斯科分給自己的巧克力牛奶,跟著享用起來。

 

真是好人啊,送禮的傢伙。

 

Fin.

 

2016/06/27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