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組,馬槽日X池大功

*不知道他們是誰我有人物示意圖XD請見看臉校慶與危險的兼職5

02

03  

------------------------------ 
 

在池大功的一句好熱啊,馬槽日被前者硬是拽到了距離他們地區最近的室內游泳池。

 

嘴上雖然說著麻煩的馬槽日,游泳用具倒是一樣沒少,在池大功眼中根本是幹勁十足。這時間點不是假日,泳池內的人並沒有很多,否則光是想像池子內擠滿了人,馬槽日寧可在家弄個兒童游泳池潑水玩也不願跟人擠成沙丁魚。

 

馬槽日一換完泳褲出來,就瞧見池大功右手插在泳褲口袋站在他面前。

 

而對方身上那件泳褲造型真是他媽的眼熟。

 

「……你就沒別的泳褲穿了?」居然跟校慶那件該死的鯊魚造型一模一樣,他都要懷疑這泳褲是不是這傢伙親手做的了。

 

「幹嘛,這叫性格懂不懂。」打量了眼前人的身材,馬槽日這傢伙明明穿衣服顯得纖細,脫下後卻一點都不乾癟,肌肉線條非常勻稱。

 

反觀自己,雖然很不爽,但真的就是馬槽日曾評論過的兒童身材。他本來就是怎麼吃都吃不胖的類型,即便有段時間嘗試重力訓練也很難練得出肌肉。

 

池大功突然覺得約誰不好幹嘛要約一個會刺激自己男性尊嚴的傢伙來游泳,有夠美送。

 

注意到池大功的目光,馬槽日勾起嘴角調侃道:「怎麼?看我身材看入迷了?」

 

「……啊?」池大功毫不掩飾地給了馬槽日鄙視至極的眼神。

 

「你那是什麼眼神!!」可惜兩人現在脫光了沒領子能揪,否則馬槽日肯定跨馬步揪著池大功衣領噴他一臉口水。

 

「怎麼?還不夠明顯?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這叫鄙視你的眼神。」

 

「想打架嗎池大功!」

 

「來啊怕你不成!」

 

當然,兩人不可能真的在游泳池內打起來,否則可能會被管理員趕出去。可彼此又不可能就這樣算了,最後一致決定用游泳來一決勝負。

 

正當馬槽日準備淋浴下水時,一旁的池大功一臉兇狠地喊住他,「喂!給我好好做完暖身操再下去。」

 

剛才還在說要打架嗎的傢伙,如今卻萬分嚴肅地要馬槽日跟他一塊做暖身操。

 

「……知道了。」馬槽日搔了搔後腦,忍住溜上嘴角的笑意,同樣很認真地跟池大功開始做操。

 

 

 

「我說,你這傢伙筋也太硬了吧?」說著,池大功根本是整個人坐到馬槽日的背上,痛的馬槽日差點沒飆淚。

 

馬槽日整個人呈現V字型,覺得自己的大腿快要抽筋了,「痛痛痛……不要整個人壓上來啦!」就算大功個子再小也是有重量的好嗎!

 

「大男人的別像個小女生一樣,很遜欸你!」

 

替對方拉完筋,這次換池大功坐下馬槽日替他壓背,池大功幾乎是沒有阻礙整個人順利地往前趴,身體非常柔軟。他轉頭,朝馬槽日露出相當得意的笑容,氣得前者不甘示弱地回了句:「男人只要在該硬的地方硬不就好了!」

 

池大功再次給了對方一個鄙視的眼神,「真沒用。」

 

「你說什麼!找死啊你!」

 

「幹嘛?我說的是實話,不服就下水比啊!」

 

「來啊!」

 

「走啊!」

 

做完暖身操的兩人,這次下水毫無阻礙,兩人來到泳池旁各自占據一個水道,倒數完只見噗通兩聲,兩人同時入水,只是游到一半,馬槽日突然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

 

池大功沒有跟上來,他甚至感覺不到周圍的水有被撥動。出於好奇,他停下動作回頭,這一回頭不得了,池大功整個人像條死魚一樣浮在水面上。

 

馬槽日又急又怒的喊聲幾乎響遍了整座游泳池,「靠夭池大功你不會游泳要說啊!」

 

他急忙朝池大功的方向游去,以標準的救援姿勢扣住池大功的下巴,保持他的臉浮在水面上,正想往邊緣前進時池大功卻突然開始掙扎。

 

踩不到底加上方才吃了好幾口水讓池大功無比恐懼,馬槽日的靠近猶如一根巨大的浮木,池大功整個人幾乎是手腳並用地拴在馬槽日身上。

 

「你這樣我不能動!快鬆手大功!會、會沉下去的──嗚噗!」

 

結果救人的跟被救的一塊下沉了。

 

身上穿著救生員服裝的李鎮成,抱著可以一邊賺外快一邊欣賞美珍泳裝風景的他,美景還沒欣賞到,倒先撈起了兩名溺水人員。

 

他看著癱在地上兩張熟悉的面孔,滿腦子疑問。

 

這不是二年級的馬學長跟池學長嗎?

 

池學長就算了,馬學長的腳應該是可以踩到底的啊,怎麼會一塊溺水了?真是奇怪。

 

眼角餘光瞥見換好泳裝出來的美珍,李鎮成確定兩個人安然無恙後便一溜煙地跑了,完全沒有所謂的同校愛。

 

而清醒後的馬槽日,吐了一口水,筋疲力盡地問:「……你不會游泳怎麼不說?」

 

躺在一旁的池大功不爽地回了句:「……誰說我不會游泳?我會踢水!」

 

「……你踢一次給我看?」

 

兩人緩過氣後再次來到泳池旁,馬槽日就這樣瞧著池大功下水後漸漸往下沉,那踢水踢得跟溺水沒兩樣。

 

這次他學聰明了,等到大功在裡頭掙扎差不多沒力後才下水將人撈上岸,他揉著有點痛的太陽穴,深深覺得這傢伙踢水能踢成這樣也是一種才能了。

 

 

 

「你暫時在這裡游一下,我買個東西等等回來。」馬槽日丟下這麼一句,便大步離開。

 

池大功站在兒童用泳池內,在內心狠狠地將馬槽日罵了一遍,雖然今天人不多但還是有人好嗎,被這些小鬼頭注視的感覺真是他媽的丟臉。

 

……算了,反正馬槽日都叫自己在這等他了,他只是等他而已,絕對不是因為腳能踩到底而感到安心。

 

買完東西回來的馬槽日,瞧見的就是池大功在兒童泳池內鶴立雞群的模樣,一個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太好了大功,你身高是最高的,我一眼就能找到你。」

 

池大功忍著揍人的衝動惡狠狠地回嗆:「……你這傢伙找死嗎。」

 

已經很習慣被大功恐嚇,馬槽日很自然地左耳進右耳出,手一揮,將一直抓著的東西拋給他,「拿去。」

 

「這什麼?……泳圈?」還是海豚造型的。

 

「是啊,避免你又溺水,怎麼樣?我很貼心吧?」

 

「貼你個大頭鬼。」毫不留情地將泳圈砸回馬槽日臉上,池大功從兒童池內上來,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小孩玩得太開心一路往他的方向暴衝,剛離開水面腳都還沒站穩,池大功的腰就受到撞擊,失去平衡的他整個人直接往後仰。

 

那距離,並不會掉回水裡,而是會直接與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危險!」好在馬槽日反應也不慢,加上手長腳長的一撈就把人給撈回來,「你們!玩得時候要小心點知道嗎!」

 

撞到池大功的孩子怯怯地應了聲,然後又滑到另外一邊跟朋友繼續玩鬧。馬槽日嘆口氣,低頭看向池大功一臉納悶。

 

怪了,這傢伙這次怎麼這麼安靜?

 

「怎樣?這次該感謝我了吧?」原以為大功又會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豈料懷內的傢伙一句話也沒說,直接拉著他就往遠離泳池的方向走,「大功?喂、要去哪……喂!」

 

直到馬槽日被粗魯地拉進淋浴間,門被大力帶上,池大功這才瞪著他開口道:「脫掉。」

 

「啊!?脫什麼?……不要拉我泳褲啊你!」這傢伙是怎麼搞的?突然被按到什麼開關嗎!?

 

「怎麼?別說你看到我穿這樣完全沒有這念頭。」

 

馬槽日看著停下動作但手仍是沒從他泳褲上拿開的池大功,不得不承認,打從他看見對方換上那件該死的泳褲時,內心一直是騷動的,「有是有但你也太突然了!?」

 

「會嗎?剛才的接觸還不夠成為理由?」對他而言,接二連三的肢體碰觸下來,已經夠達到了。

 

「溺水那個?」

 

「欠揍嗎你?……要是你沒意思就算了。」

 

馬槽日抓住池大功鬆開的手,勾起一抹性感的笑,「怎麼可能沒意思。」

 

彷彿為了證明般,馬槽日不再掩飾自己的目光,他大方地打量著池大功此刻的模樣。他這個角度能清楚看著未乾的水珠從大功的胸部中央緩緩下滑,經過腹部,再順著靠近鼠蹊部的肌理落在泳褲褲頭上。

 

大功的身子雖然瘦,但該有的都有,肌肉雖然不發達,但線條卻很漂亮。在別人眼中或許沒什麼,但落在他眼裡,已經足以勾起他的衝動,他滾動了有些乾澀的喉嚨,磁性的嗓音染上平常鮮少能聽見的沙啞,「只是,可能要換個方式。」

 

望著池大功一臉寫著為啥的模樣,馬槽日無奈地解釋,「這裡的隔間是看得到腳的,你總不會想讓進來的人都知道我們在幹嘛吧?」

 

「這還不簡單,站穩了。」

 

「咦?……嗚哇!」

 

池大功腳一蹬,整個人跳到馬槽日身上,雙腳勾住前者的腰,手則勾住馬槽日的後頸,「這不就解決了?」

 

「……你要是想維持這個姿勢我也不是不行。」他對自己的腰力還是挺有自信的,只是這姿勢難過的會是大功,在各方面。

 

「廢話少說,快把褲子給我脫了,別老像個女人婆婆媽媽的。」

 

「是是……」

 

……有時候他真的很佩服大功,可以毫不遲疑地做出如此大膽的行為。

 

意外的是,自己並不討厭。

 

 

 

偌大的淋浴間內,只有一間傳來淋浴聲,蒸騰的熱氣逐漸充滿整個空間,嘩啦啦的水聲中隱約夾雜著紊亂的喘息聲,無不增添著氣氛的旖旎。

 

「你這傢伙……唔……不要一直把我往上擠……都能看見隔板外了!」為了避免整個人下滑,池大功不得不用雙手緊緊摟住馬槽日的脖頸,同時也是為了減輕體內東西深入的程度。

 

平常毫不猶豫就能跟對方嗆聲的大功,如今的抱怨說是貓叫都不為過。

 

……媽的最好體內插著東西他還可以大聲,況且這種情況大聲的才是白痴吧?是多想讓人知道他們在這裡修幹。

 

「……我維持這樣也不容易好嗎?」知不知道他一個人要承受兩個人的重量還要幾乎彎成60度角有多考驗腰力啊?要不是大功體型夠小,他都要擔心他的小槽日會不會被折斷。

 

「那不要做了?」仔細想想,在這種狹小的空間做愛根本是在活受罪。手腳非但伸展不開,還得死命憋著聲音,倒不如收拾東西回去好好來一發還比較爽快實際。

 

「這種狀態停下?你確定?」馬槽日輕輕挺動腰際,太熟悉懷內這副軀體,他可以很輕易就頂到大功覺得舒服的地方。

 

「唔!……可惡!」不爽地用足以勒死對方的力氣箍著馬槽日的脖子,差點讓前者被勒得斷氣,像是多少吐了口惡氣後,池大功將臉深深埋進馬槽日的肩,低聲催促道:「……要動就快動!」

 

馬槽日揚起一抹有些促狹的笑,充滿情欲的細長眼眸微微斂起,「收到。」腰身往後一挪,再緩慢地推進,馬槽日刻意抬高池大功的臀瓣,讓池大功能在瞇起的眼縫中,清楚地看著他的分身是如何一點一點地進入他。

 

「你、……不要這麼、唔……磨磨蹭蹭的……!」這種一寸一寸推進的感受更令人難耐。

 

「太快會發出聲音。」

 

「……那就給我想辦法!」

 

馬槽日就在等池大功這句話。他側頭,唇瓣近乎貼到池大功發紅的耳後,因情慾而顯得低啞的嗓音混著灼熱的氣息噴灑在池大功耳畔,「這就要看你的配合程度了,努力忍住啊,大功。」

 

幾乎同時一股酥麻感從池大功耳朵流竄至下腹,他不自覺地收緊後方,惹得馬槽日一聲悶哼,眼底的慾望燃燒得更加火熱。

 

馬槽日的腰向後緩緩退出,再重重地進入,每一下都猶如打著節拍般,又快又有力,他知道大功對於淺淺的抽插,這種的更能使他興奮。

 

感受著體內的物體不斷進入再退出,池大功咬緊雙唇,拚命壓抑喘息,但一波又一波從體內深處蔓延的痠疼感,令那一聲聲從齒縫溢出的低吟變得無比煽情難耐。

 

到最後他乾脆直接咬住馬槽日的肩,既能阻止聲音又能洩憤。

 

肩頭的疼痛不但沒有阻止馬槽日的動作,不如說更加上火了。他將池大功整個人抵在牆上,一手托著他彈性的臀瓣,另一手固定他的腰際,以比方才更大的幅度抽送著,每一下他的囊袋都確實撞擊到池大功的臀部,鮮明的肉體拍打聲更是助長兩人的野性。

 

沉浸在快感中的兩人已經無法顧慮過大的動作是否會引起他人注意,交融在一塊的喘息與共享的快意讓彼此的腦袋一片空白,終於,在馬槽日一次重重的搗入下,池大功雙腳緊緊夾住馬槽日的腰,整個人情不自禁的向後拉長背脊,微微顫抖的弧度透著難以言喻的誘惑,他全身不停顫慄,意識更是短暫陷入空白。

 

明明覺得已經高潮了,但他卻沒有射出任何東西,到底是……?

 

馬槽日也因為前者不停收縮的後庭獲得極大的快感,在即將射出前抬高池大功的屁股,強忍著繼續在裡頭做最後衝刺的慾望,抽出尖挺的分身將熱液噴灑在大功的腹部。

 

這種地方不好善後,他不可能內射導致大功回去肚子痛。

 

激情過後,池大功整個人懶洋洋地掛在馬槽日身上,完事後的嗓音顯得有些慵懶,聽在馬槽日耳中卻只覺得性感,「為什麼……什麼都沒射?」

 

馬槽日看著身下異常認真的面龐,忍不住勾起唇角,內心有點小小的滿足與得意,「那叫無射精高潮,聽說比用前面還要舒服,看來你身體的學習能力非常好,已經可以靠後面去了。」

 

池大功忍不住給了馬槽日一個白眼,「誰害的?不過的確蠻舒服的……是說這姿勢還真是吃力,腰好痛。」

 

馬槽日用手撥去池大功臉上的汗水,沒好氣地問:「剛剛是誰說要維持這姿勢的?」

 

「還不是因為你一直頂,害我背一直撞牆壁。」不曉得會不會瘀青。

 

「……抱歉。」到後面他的確沒有餘力注意大功的狀況,他的錯。

 

沒想到馬槽日會如此坦率地道歉,池大功抿了抿唇,懶懶地道:「讓我休息一下再回去。」這種狀態也不適合再游泳了。

 

馬槽日看著掛在自己身上的傢伙,挑眉問:「……用這姿勢?」

 

「啊,我懶得動了。」

 

……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現在這姿勢在視覺上對他而言有多刺激?

 

馬槽日無奈地在內心嘆口氣,拿起蓮蓬頭開始清理大功的身體,當然,過程中都是捧著大功屁股的。

 

清理完畢後,儘管大功的腰還是痠的,但不影響走路,況且以他的柔軟度很快就能適應,現在的不適不過是同一個姿勢維持太久的後遺症,兩人這才收拾用具換好衣物回家。

 

 

 

而在外面晃了半天卻完全沒發現鎮成的美珍,繞了泳池一圈這才在淋浴間外發現抓著地板括水器發愣的鎮成,「你在這裡幹嘛?偷懶?」

 

「……」李鎮成以非常緩慢的速度轉頭,望著即使露出調皮神情也無比可愛的美珍,決定把剛才看到的畫面與英文課的內容一塊丟到腦後。

 

他還是不要去想為什麼馬學長跟池學長會從同一間淋浴間走出來比較好。

 

可能兩個人洗比一個人洗方便吧,嗯,肯定是。

 

 

 

三天後

 

「這是啥?」池大功看著馬槽日搬了一大箱紙箱到他家,打開後,只看見一坨藍色帶點透明的東西,乍看下很像沒充氣的特大號泳圈。

 

「兒童游泳池,還附帶腳踩充氣罐。我後來想想在泳池內游泳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你就用這個練習游泳吧,怎樣?不賴吧?」

 

「……我殺了你!」

 

馬槽日邊閃著池大功的拳頭邊不死心地推銷著,「幹嘛啊這明明很好用!我小時候都拿他來練習踢水欸!」大概是他五歲的時候吧?

 

這下池大功連罵人的字都省了,直接一記飛踢過去以表憤怒。

 

至於打完馬槽日池大功會不會真的使用,從不久後馬槽日偷偷在池大功家門外偷拍到的照片看來,答案已經很明確了。

 

 

 

Fin.

 

 

2016/06/30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