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臉服裝科二年級,馬槽日X池大功,兩人在交往可是還沒幹嘛

 

 

 

「你在這等一下,我去拿飲料。還有,不准亂動我房間的東西。」

 

馬槽日乾笑了聲,覺得大功愈來愈能捉摸自己的行為了。他在對方狐疑的目光下連連保證不會亂動,順便跟對方借了電腦查下東西。

 

以他的經驗,大功下去到上來至少會花個五分鐘,五分鐘,已經夠做他想做的事了。

 

這傢伙,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嗎?也不想想他們多久的交情,一個眼神就能知道對方想幹嘛,更別說池大功連日來的反常早已引起他注意。

 

似乎是從……校慶走秀後開始的。

 

他可以肯定的是,不是與校慶相關的,也不是服裝製作相關的,那傢伙看自己穿著那根本不能稱做衣服的衣服根本樂得很,所以這點先排除了。如果是跟學校相關的不可能影響到大功的心情,能讓大功煩惱到連棒棒糖都忘記塞進背包,整個人茶不思飯不想的,且自己問又不肯說出口,肯定是私人且羞於開口的事情。

 

他看著進入作業系統的螢幕,勾起意味深長的笑。

 

想瞞著自己偷偷煩惱?在他馬大人面前還得早個一百年。

 

 

 

「喂,家裡牛奶被我用光了,我隨便倒了昨天買的飲料給……你這傢伙在幹嘛!!」

 

「查資料啊。」

 

「你查資料翻我歷史記錄幹嘛!」他就覺得奇怪,這傢伙怎麼會突然說要到他家,原來打得是這種主意嗎!

 

……靠腰,他昨天查的東西記錄還沒刪掉!

 

「不、不准看馬槽日!再看我就殺了你!」平常就是天塌也漫不經心的傢伙,如今急到連說話都結巴了。池大功火速放下飲料衝到馬槽日面前用身體擋住螢幕。

 

「來不及了,我已經從頭到尾都看完了。」

 

「你!」

 

「你、你掐我也沒用……這幾天問你怎麼了都不說,我只好用我自己的方式來了。」馬槽日運用巧勁擋開池大功勒住他脖子的手,手腕一轉反將對方抓在手裡,池大功後有電腦前有惡狼,就連想逃都沒地方逃,「既然都被我知道了,你也沒有必要遮遮掩掩的,說吧,你到底在煩什麼?」

 

這傢伙以為自己會默不吭聲地看著他天天擺那副死人臉?他可沒這麼傻,對付這種嘴硬的傢伙就是要比他更強硬。

 

而且是有方法的強硬。

 

平常他什麼都可以順著大功,但若已經大大影響到大功情緒甚至無法好好吃飯睡覺,他可不會由著這傢伙胡來。

 

儘管是坐著,只要稍稍抬頭便能與池大功平視,馬槽日嘆了口氣,收回玩笑的態度,正色道:「我很擔心你,大功,有什麼事是連我都不能說的?」

 

本來還想給對方幾拳,但瞧著馬槽日擔憂的臉,池大功握了握拳,最後只是殺氣騰騰地瞪了馬槽日一眼,沒好氣地道:「你都看了記錄還用得著問我?」

 

「我是看了啊,不過還來不及往下拉你就回來了。」

 

「……所以你還沒看到內容?」

 

「還沒。剛剛說看完只是逗你的。」

 

「去你的!」忍不住往馬槽日頭上巴下去,但內心的確鬆了口氣,他瞧著捂著臉碎碎念著的馬槽日,憋了好幾天的話終於,慢慢鬆了口。

 

「……校慶那天,你不是在我面前換衣服?」

 

馬槽日挑眉,他都在這傢伙面前換過多少次衣服了?現在才害羞會不會太晚了點?

 

池大功單手掐住馬槽日的臉,語帶殺氣地道:「……聽我講完。」用膝蓋想也知道面前的人心思歪到哪去了,他深吸口氣,盡量平復自己的心情,媽的以前追女生也沒這麼緊張過,「你的……那個,是凸出來的吧?」

 

「池大功寶貝,我全身上下凸出來的部位有很多你指的是哪裡?」感受到臉上的手開始加大力道,馬槽日連忙道歉,他覺得他的帥臉都要被捏到變形了,「拍謝,力共。」

 

池大功一臉這還差不多,爾後又變得有些彆扭,「就……那個……乳頭。」

 

「原來我換衣服你都在偷看我的乳頭!!色鬼!」

 

「我殺了你喔馬槽日。」所以他才不想跟這傢伙講!這北七的反應跟他預料中的一模一樣還一字不差!

 

「好啦,正經,你會這樣問是表示,你的乳頭不是凸的?」

 

直接被點出來儼然做什麼臉紅的事被當眾抓到般,池大功漲紅了臉,非常緩慢,以只有一咪咪的弧度往下點了點頭。

 

馬槽日沒有白目到在這種時候還打趣池大功,他很認真地問:「你有沒有檢查過自己的內陷程度是哪種的?」

 

「啊?」馬槽日剛剛說檢查殺小?

 

「乳頭內陷有分程度,輕度是可以被擠壓出來的,這種不需要動手術,只要每天堅持擠壓就能維持正常;中度就必須用負壓法才能治好,負壓法就是用吸的;重度的話……可能就需要動手術了。」

 

「我哪知道,不如說我也是校慶那天才注意到自己的乳頭是塌的……等等你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還說沒有看記錄!明明記得比他還詳細!

 

「哎呀……堂堂男子漢這種小事就不要計較這麼多了。」

 

「去死啦!」

 

 

 

吵歸吵,該面對的問題還是要面對,平常赤身裸體都不覺得有什麼,但此刻池大功只想遮住自己的眼或是馬槽日的眼,非常不想面對現實。

 

瞧著池大功敞著白色制服,拉起底下的汗衫,露出淡色的乳首,第一眼看到馬槽日覺得很像沒有烘焙完成的咖啡豆,而且還是偏粉色的那種。

 

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如此仔細打量池大功的胸部,微微鼓起的胸肌,光看就覺得彈性非常好,以及不大不小鑲嵌得剛剛好的乳暈,與中央據說是內陷的乳頭,在馬槽日眼中不管乳頭是凹得還凸的只要是池大功的就只有可愛而已。

 

「……喂,你不要盯著我的乳頭不說話,很變態。」

 

「我說,大功,中醫的望聞問切知道吧?我這是在望診……」嗯,形狀顏色都是上上等的,不愧是他的大功,滿分。

 

「你這服裝設計科的哪裡學會的望聞問切?快幫我看看到底是哪種程度的啦!」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池大功反而沒有一開始的扭捏,且煩了好幾天全盤向馬槽日托出後,內心的大石終於落下。

 

池大功總算是恢復平常的模樣,察覺這點的馬槽日開心地勾起唇,「好好好……先從最輕的開始試,會痛要說。」

 

「開玩笑,不就是一點疼痛身為男人有什麼不能忍的?」池大功一臉就是你來吧,當馬槽日的手貼上池大功的胸前時,明顯感覺到池大功身體一僵,馬槽日無奈地在內心搖頭,這傢伙就是愛逞強。

 

馬槽日先是試探性地按壓池大功胸部周圍,過去常幫前者處理打架的內外傷,一些基礎的醫療知識他都瞭然於心。既然是要將皮膚內部的東西擠壓出來,先以按摩的方式放鬆周圍的肌肉群可以避免接下來操作時的難受。

 

「唔……不是要擠嗎你在幹嘛?」

 

「這是在幫你放鬆胸大肌,放輕鬆,這樣等等擠的時候會比較順利。」

 

「喔、喔……」

 

池大功盡量深呼吸放鬆自己,但注意力總是會被馬槽日的手給拉過去,馬槽日的手有一點冰,剛開始貼到他的胸口真的讓他很不習慣,但隨著按壓的動作開始變得溫暖,甚至到現在是有些火燙的,他都快要分不清楚這份熱度是自己傳給馬槽日的,還是所謂的摩擦生熱?

 

「這樣不行啊……你怎麼又更僵硬了?」

 

「我、我有什麼辦法……誰叫你的手揉的那麼、那麼……」

 

「那麼……色?」最後那個字是靠在大功耳畔吐出的,馬槽日在池大功張嘴抗議前比他更快地堵住他,用他的唇。

 

火熱而細長的舌頭像條滑溜的小蛇鑽進池大功的嘴內,舌尖碰到池大功縮在裡頭的舌儼然纏到獵物般緊緊纏住對方,馬槽日的舌頭本就比一般人還要長,他能輕易地用舌頭包覆住池大功的。

 

馬槽日是那種,只靠舌頭便能將嘴內的櫻桃梗打出完美的結,由此可知,前者的舌頭有多靈活。

 

池大功被馬槽日纏得腦袋一片空白,胸口不停揉動的手也讓他漸漸有了奇怪的感受,乳頭被擠壓的壓迫感使他難受地蹙眉,與其說是痛,不如說是……舒服?

 

明明是痛的,卻也是舒服的,截然不同的官能混在一塊形成一種致命的吸引力,令池大功從深吻空隙中吐出的話語都染上誘人的音色,「唔……等、等等……好像有、點……嗯……你不是要幫我看程度……!?」

 

「我有在幫你看啊,看來用擠得沒辦法好好出來。」馬槽日鬆開池大功的唇,揉捏著明顯沒那麼緊繃的胸,頭部下移,在池大功驚愕的目光中含住他被擰得微微發紅的乳暈,然後稍加用力地吸吮著。

 

「等、等等!啊……這、這樣太奇怪了!」

 

「唔?哪裡奇怪?資料上的確是說用吸的。而且你看……」馬槽日伸出舌尖,探進縫隙內舔弄著底下的挺立,光是視覺就讓池大功滿臉通紅,濕熱的感觸更是惹得他渾身一顫。

 

「能感覺到我的舌頭對不對?看來你是介於輕度與中度中間,乳頭保有完整性但擠壓還不足夠,要配合吸引才能治好。」

 

「可是也太奇怪了!男人吸男人乳頭……」

 

「我都不覺得奇怪了你在奇怪個什麼?況且,這是治療啊,還是大功你想被那些年紀一大把的老醫生治療?」……光是用說的他就覺得有一把無名火在燒。

 

連想像那個畫面都不願意,池大功鐵青著臉把頭搖得跟波浪股似的。

 

馬槽日滿意地彎起眼角,望著池大功笑得非常燦爛,「放心,我會負責幫你治好的,好好感謝我吧,大功。」

 

池大功瞪著馬槽日。

 

……甘安捏?

 

明明覺得哪裡不對可又說不上來究竟是哪裡不對!?

 

算了,隨他去吧。

 

池大功將汗衫拉得更高方便馬槽日動作,右腳跨到馬槽日脖子上將人勾向自己,微勾的眼眸寫著濃濃的威脅,「這可是你說的,半途而廢的話我就殺了你。」

 

「啊,我說到做到。」

 

放棄?

 

他可沒這麼傻。

 

 

 

服裝科二年級教室

 

池大功看著趴在桌上睡到流口水的馬槽日,不曉得為什麼,就是覺得馬槽日的睡臉莫名的……他不會形容,但在鈴聲響起時他選擇直接打醒了馬槽日。

 

「……痛!我說過好幾次不要用這種方式叫我……」咦?他怎麼在教室?不是在大功房內嗎?

 

「幹嘛愣著?睡傻了啊你?下節是體育課快起來換衣服。」

 

回過神的馬槽日抓住池大功肩膀,一臉認真地問:「大功,你別害羞,老實告訴我的乳頭是不是內陷……呃!」

 

池大功毫不留情地賞了馬槽日一記拐子,一臉凶狠,「痛醒沒?還沒我可以再補一記。」

 

「咳咳……醒了……完全醒了。」大功下手真是愈來愈不留情了。

 

什麼啊,原來那些全部只是夢嗎?

 

真可惜。

 

察覺到馬槽日奇怪的目光,池大功一臉不耐煩,「幹嘛?」這傢伙的眼神讓他非常不舒服,拳頭也非常癢。

 

「沒什麼,不是要換衣服嗎?快換快換。」

 

「……你瞎了嗎,沒看見我身上穿得是什麼?」

 

……靠腰大功這傢伙什麼時候換好的。

 

「那你可以脫掉再換一次啊!」這樣他不就無法偷看大功胸部確認剛剛那些到底是不是夢了!!

 

「為什麼!你到底想幹嘛臭馬臉!不准脫我衣服我殺了你馬槽日!!」

 

今日的服裝科二年級,依舊無比熱鬧。

 

Fin

 

2016/07/03 Mori.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