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感其實不明顯
*我自己是吃互攻偏酒茨所以標題是打酒茨酒
*通篇沒啥重點(乾)
 
 
大江山的某處森林。
 
「吾友!原來你在這,看看我這次替你帶了什麼?」
 
「嘖!怎麼又是你這……哦?你這次又帶了什麼好東西?」本來已經到喉嚨的逐鬼令,在聽見茨木的最後那句話直接轉成愉悅的上揚語氣。茨木這傢伙全身上下沒一處好的,但找好酒的本事卻是經過他舌頭認可的,能有機會嚐到好酒,如此好事他是不會傻得拒絕的。
 
酒吞迫不及待地一回頭,就覺得他的大馬尾啪地撞上某個東西,本來還能感覺到身後屬於茨木的妖氣,如今已經遠在另一側的樹幹下。
 
茨木背貼著樹幹緩緩滑下,瀏海下的眼神閃動著異樣的光芒,「吾友,你的這強勁的力道與濃烈的妖氣真是讓人陶醉不已哪……呵呵呵……」他一手摀著印著酒吞馬尾印的臉,周身的妖氣仿佛隨著主人興奮的心情騷動著。
 
「……」
 
他怎麼覺得這傢伙是故意貼上來讓他打的?這是這個月以來第幾次甩到他了?七還八?嘖、不記得了,但肯定不是第一次!況且憑對方的實力躲過不是件難事,可每次他一回頭一個準又是怎麼回事?活像這傢伙無時無刻貼在他身後一樣……啊呸!這畫面想想都噁心!
 
「放心,我有保護好帶來的酒。」茨木用妖氣包裹著酒甕,使之漂浮在酒吞面前,瞧著酒吞的眼神那叫一個閃亮,那神情像極了某種犬類向主人邀功的模樣。
 
這模樣要是被其他小妖看見八成會驚掉一地眼珠子,那可是茨木童子!聽名字就讓人為之色變的茨木童子!說好的冷酷霸氣形象呢?通通見鬼去了。
 
酒吞抽抽嘴角,他果然不懂神經病的腦袋在想些什麼。
 
反正有酒喝就好啦!
 
「哦哦……這氣味,起碼是沉了五百年以上的猴兒酒吧?」那幫猴孫子妖力雖然低下,但釀酒的本事可是一絕的,當然,藏酒的本事也是,他去了好幾次在威逼下才讓這幫崽子不情不願地獻出幾壇三百年的酒,茨木這傢伙是怎麼搞到五百年分的?
 
「不愧是吾友,這是五百二十年份的。正巧經過就順手挖了幾醰過來。」地獄之手一下去,不論藏多深的酒都不是問題。
 
「……我靠原來是偷挖的嗎!幹得好!」看來這小子也不是完全沒有用處嘛!但能找到那幫猴孫子藏酒的地點可不容易,至少自己就沒找到過,否則哪輪的到這傢伙去挖,他自己就先開挖了。
 
「為了吾友,以及我們愉快的品酒時光,這點小事不算什麼。」茨木微笑,自動自發的替酒吞斟滿酒,內心已經開始在盤算下次要不要乾脆連藏在更深的千年猴兒酒也一起挖一挖,猴兒山的猴王雖然不太好對付,但也不是不能應付的。
 
身為大妖之一的茨木,偷挖妖猴們的酒是挖得是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我說,你為什麼不消掉臉上的印子?」搞得好像這傢伙對自己怎麼了似的……不!真要怎麼樣也是他對這傢伙怎樣才對!啊呸也不對!他才不想對這傢伙怎樣好嗎!
 
聞言,茨木一本正經地回道:「這是吾友留在我身上的實力證明,我保留都來不及怎麼捨得消除?」
 
「滾!——酒留下!手裡那杯也是!」
 
……他真不該問的。
 
 
 
 
陰陽寮
 
「……你這印子是怎麼回事?」鬼使黑看著出去一趟回來臉上就多了一個紅印子的茨木,一臉納悶。
 
敢情像是對鬼始亂終棄後被賞了一巴掌的模樣啊。但這掌印也夠奇特了,不知道是哪個種族的?
 
「呵呵……你真是有眼光,這是吾友給我的回禮。如何?好看吧?對了,你有看到安倍晴明嗎?我要去找他用法術幫我保留下來。」能多保留幾天是幾天。
 
吾友的馬尾,真是太棒了。
 
「……晴明的話在庭院那。」鬼使黑看著摀著臉哼著小曲離開的大妖背影,深深懷疑自己繼續待在這個寮是不是明智的選擇。
 
 
Fin
 
 
2017/02/16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