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黃黑四口子系列

 

 

記憶中,他們並未與爸爸們吵過架,反倒是爸爸們之間吵架的次數還比較多。當然,大兒子與黑老爹的拌嘴並不算在內的話。

 

他們家幾乎沒有發生過什麼太大的衝突,或許和他們的身世有關,又或許是在這個家太過幸福太過熱鬧,就算偶爾爭吵也是睡一覺起來就會好的事,所以,當他看見輝拔抬手,當耳邊傳來響亮的「啪」一聲,他除了驚愕地瞪大水藍色的眸,完全不曉得該如何反應。

 

這是第一次,他來到這個家以來,第一次看見輝拔打涼太。

 

「跟你火拔道歉。」青峰的嗓音因憤怒顯得沙啞,湛藍的眼眸跳動著危險的火光,仿佛只要稍一接觸便會燃起熊熊大火。

 

他本來是想用拳頭的,但出手時腦袋僅存的理智硬是將拳換成掌,並巧妙落在涼太大半的臉上,卻不會傷到他的聽覺。

 

涼太維持著被打偏的面龐,臉上的刺痛令他一句話也說不出,那疼痛比起幼時的傷害,以及小時候磨破膝蓋被火拔硬是抓著上藥都還要疼。

 

他緩緩轉過臉,從金黃的瀏海中瞧見輝拔氣紅的眼,那滿滿的痛心讓他鼻子一酸,目光怎麼也不敢移到火拔臉上。

 

他怕,他怕連續在兩雙眸子中瞧見相同的難過與失望。

 

涼太咬牙,二話不說轉身就走,縱使眼前的景象已經模糊一片也倔強的不肯讓眼淚落下。比起被打的震撼,比起臉上的痛,他最難過的是自己竟然傷了他這輩子最重要最珍惜的家人。

 

玄關傳來巨大的關門聲,刺痛著三人的耳膜,同時也驚醒了火神,他下意識就想追,卻被青峰大手一攔,以往總是顯得慵懶的嗓音此時只剩嚴厲,「讓那混小子好好冷靜一下。」聽聽他剛才說的是什麼話?能聽嗎!?他不記得自己把涼太教成這樣!

 

「……可是、涼太會那樣應該是有原因的。」儘管胸口仍因為涼太方才的語句悶疼著,但此刻他更擔心的是大兒子的心理狀態。

 

「我知道,要是那小子是單純發泄說出那種話,就不是一掌而已。他已經15歲了,即使再委屈再生氣,也該分清楚什麼話該說,什麼話再怎麼樣都不能說。」說是這樣說,青峰卻沒有阻止後腳跟出去的小兒子,而這也是他攔火神最主要的原因。

 

他沒有漏看大兒子方才懊悔的眼神,在剛衝突完的當下,他跟大我誰去找涼太都不妥。

 

所以追大兒子的責任自然落到小兒子身上。

 

 

 

晚飯時間,小區公園內空無一人,屬於兒童的遊樂設施裡頭依稀能聽見隱隱的抽泣聲。不是幼兒那種慌張的哭聲,而是像藏在衣服中,經過層層壓抑的那種。

 

黃瀨整個人擠在小小的滑梯洞內,雙手抱膝縮著身體,即使擠滿了整個空間他仍是覺得內心慌得疼。

 

他沒辦法控制臉上的淚水,卻又做不到放聲大哭,內心的罪惡感讓他根本無法坦率地釋放混亂的情緒。

 

他很後悔。

 

後悔因為一時的氣憤對火拔還有輝拔說那種話。

 

隨著年紀愈大,身邊嘲笑他們家庭的人不減反增,一開始他還能笑笑的不去在意,甚至幫小黑子打那些欺負他的人,但看著那些人有色的眼光,以及本來跟自己玩在一塊的夥伴驟來的疏離,他真的沒辦法做到毫不在意。

 

他只是擅長忍耐,擅長告訴自己只要不去在乎就不會受傷。

 

明明不是火拔跟輝拔的錯,明明知道這些年他們對自己的照顧與愛護有多深,但他就是無法釋懷,為什麼他跟小黑子要因為家庭結構不同被恥笑被輕視?為什麼只有他們家是兩個爸爸?為什麼要因為這樣遭受過分的對待?

 

在學校被人說閒話是家常便飯,他跟小黑子的櫃子不只一次被人塞過垃圾或是噴上難聽的話,甚至有些知道他家庭情況的老師會刻意在課堂上刁難他,這些都不算什麼,但當那些欺負漸漸變本加厲,導致他們受傷引起爸爸們的注意,進而到學校來討公道時,他很難說明當時內心的感受。

 

明明爸爸們是站在他們這邊的,但當周圍的人將目光落到他身上時,他卻無法正大光明地望回去。

 

當下的他甚至覺得非常無措,內心更有一個聲音不停說著:為什麼他們要來?不來是不是會比較好?

 

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有這種心情。他愛他的家,但一次次在人際關係中受傷,漸漸地他也開始怨懟這個家。

 

可當他一股腦地將憋在心中的負面情緒爆發出來後,馬上就後悔了。

 

甚至是感到深深的羞愧。

 

他很清楚那些話有多傷人,卻還是說出口了。

 

他還記得當初剛到這個家的時候,自己有多不自在,輝拔跟火拔為了讓他適應連衣櫃都陪他睡過,也記得剛到這個家時自己晚上仍常常做惡夢,但每次睜眼總是能瞧見兩張寫著關心與擔憂的臉龐。

 

……自己明明是如此幸運,能成為他們的孩子,他又為什麼會說出「要是我的家不是兩個爸爸就好了」、「跟你們出去過父親節很丟臉」這種話?

 

那明明是自己最引以為傲的事。

 

「找到你了。」

 

突如其來的嗓音嚇得黃瀨一僵,緊接著是響亮的碰聲,反射性抬頭卻忘記這裡的高度,一時間撞得他眼前發暈。

 

黑子手腳並用挪到黃瀨身邊,本來是給小朋友鑽的洞突然擠進兩個大男孩,頓時顯得更加擁擠。

 

黑子的肩緊緊靠著黃瀨的手臂。沒辦法,他發育比對方慢很多,加上年齡的差距,即使坐下來也只能把頭靠在對方肩膀上,無法剛好搭著對方的肩給對方安慰。

 

「跟以前的情況相反了呢。」記憶中,涼太也是這樣找到他的。他晃了晃掛在兒童設施外的腳,淡淡地說道:「我們都長大很多,但不論多大,做錯事以後需要的是什麼,你跟我都很清楚不是嗎?」

 

「……我不敢。」黃瀨近乎是顫抖地說著,此時此刻,他連抬頭面對自己弟弟的勇氣都沒有,何況是面對爸爸們?

 

瞧著縮成一團的黃瀨,黑子仿佛看見過去的自己,他露出有些懷念也有些無奈的表情,傾身,就像小時候跟輝拔一起玩疊疊樂那般,壓在黃瀨身上,「膽小鬼涼太。」

 

「……嗯。」他不否認他的確是膽小鬼。

 

「你知道剛剛輝拔表情有多恐怖嗎?」稍微用力下壓了些。

 

「……嗯。」他剛才真的以為要被輝拔痛打一頓,沒想到只有一掌,但也夠痛了。

 

「你真的覺得跟輝拔還有火拔一起出去吃飯很丟臉?」這次加上身體的重量用力往下壓。

 

「……沒有,那只是氣話……小黑子你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了……!」黃瀨終於忍不住將臉從膝蓋間挪開,側頭看向黑子,對上的便是如湖水般耀眼的淺藍眼眸。

 

「你終於願意看我了。」黑子微彎眼眸,清冷的嗓音淡淡的,卻淡化了黃瀨這些年來獨自忍受的傷痛,當在對方的眼底看見自己狼狽不堪的面容時,他鼻子一酸,用力地抱緊對方,這次打濕得不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換成黑子的。

 

 

 

「不行,我還是放不下心。」等了快一個小時卻仍是不見兩名兒子歸來,火神蹙眉起身打算自己去找,而青峰仍是坐在沙發上沒動,但擱在腿上的手也隱隱握成拳。

 

這時,玄關門響了。

 

火神立刻衝到門口,確定大兒子沒有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事,上上下下的檢查了一遍這才用力將人抱進懷內,鬆口氣道:「回來就好。」

 

短短四個字,卻彷彿救贖一般給了黃瀨面對的勇氣。他明明對火拔說出那麼傷人的話,火拔看到他第一個反應不是責罵,而是擔心他的安危,他到底還對這樣的家人有什麼不滿意?

 

有什麼好覺得羞愧的?

 

「放開他,大我,這小子還有該做的事沒做,別太慣著他。」青峰雙手抱胸,嚴厲地注視著大兒子,深藍的眼裡沒有半點玩笑意味。

 

火神見狀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說過去就過去,瞧著一副像是要被架上行刑台的兒子,還想開口說些什麼,青峰卻像早就料到前者的想法,率先開口道:「還記得以前你讓哲跑出去,我帶著你去找他的路上跟你說過什麼嗎?」

 

青峰的話讓黃瀨一愣,腦海裡自然而就浮現了當時對方對自己說過的話。

 

『你要記住一件事,哲跟我還有你跟大我沒有什麼不同,哲只是比你還要晚到這個家而已,我們是一家人。家人是什麼?家人就是像現在的我們一樣,你遇到壞蛋我跟大我會幫你把他揍扁,你開心時我們會跟你一起開心,你難過時我們會跟你一起難過,有什麼事情大家一起度過的感覺是不是很好?』

 

彷彿為了證明黃瀨的猜想,青峰又道:「家人是什麼?家人就是開心難過都能一起度過的,我不知道你在學校遇到了什麼,但你應該很清楚,從他人那受到的傷害,不論經過多少年都不會消失,這種傷害不僅僅是肢體,有時候語言暴力更為深刻。」

 

黃瀨低著頭,後背被汗水打溼了一大片,有剛才在滑梯內悶的,但更多的是被自家黑老爹壓倒性的氣勢嚇的。

 

「有不開心的事情就說,家人是幹嘛的?就是這種時候用的,是給你情緒有個出口,說出來大家幫你解決總比自己憋死強,但不是像剛才那樣,讓你任意發洩的。」青峰走上前,一把揪過黃瀨的領子,額頭用力頂著對方的額頭,強迫對方直視著自己,湛藍的眼眸有著濃烈的警告意味,「再有下次,就不是一掌了,別以為你是我兒子我就真的不會揍你,傷了大我的傢伙就算是我兒子老子我照樣打,清楚沒?」

 

黃瀨機械地點點頭,青峰這才鬆手,爾後是一個強勁堅定的擁抱,「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如果說火神的擁抱是讓黃瀨明白即使自己與他們有衝突也不會被放棄,那青峰的擁抱便是廣闊的大海,洶湧時能淹沒人,平靜時卻能讓他的心有停靠的地方,過去遭受到的一切不公平對待就如同一塊大石,落進深不見底的海水中,不斷的往下,直至消失。

 

黃瀨緊緊抓著青峰的衣服,這次再也壓抑不了放聲大哭,這是前者上了國中以來,第一次這樣哭,「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最愛你跟火拔了,可以成為你們的兒子真的很好,你們跟小黑子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嗚嗚……」

 

「臭小鬼,你要是敢把鼻涕抹到我身上我就揍你。」說是這樣說,青峰卻也沒有拉開他,只是惡狠狠地拍了對方屁股一下,眼底閃過一絲很難察覺的光芒。

 

火神並沒有漏看青峰那意味深長的目光,他與小兒子交換了眼神,前者也回了他一個我懂的目光。

 

「今年父親節在家過吧?」火神提議道。

 

「不要我要跟你們去外面過!」黃瀨邊吸著鼻子邊回。

 

「不久前是誰說跟我們出去過很丟臉的?」青峰挑眉調侃道。

 

「不是我!」某人乾脆直接不承認,十足十一個賴皮鬼。

 

「如果要去要快點出發,我們訂位時間快到了。」黑子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提醒。

 

「對對!快快快小黑子我們上去換衣服!小青峰跟小火神也快點!」語畢黃瀨立刻推開青峰抓著黑子往樓上衝。

 

青峰看了看跑得跟飛一樣的兩名兒子,又瞧了瞧火神。

 

火神笑了笑,「今年的父親節『禮物』你覺得怎麼樣?」

 

「不錯。嘖,老子為了逼出這混小子的內心話可是使出渾身解數。」這年頭,想討個滿意的父親節禮物還真是不容易,居然還得給自己兒子下套,但不得不說,這禮物他收得非常滿意。

 

涼太這混小子長愈大父親節禮物就愈隨便,去年是一盒巧克力玉米棒,前年是小龍蝦玩偶,再前年則是小麻衣經典收藏寫真……也只有寫真他還看得上眼,但跟小時候比起來質量差得不是一星半點,簡直差多了!

 

小時候好歹也會跟哲絞盡腦汁要送他們什麼,或是寫個卡片說最愛他跟大我,現在別說愛,連個最基本喜歡都沒有!雖然他也不是什麼肉麻的性子,但聽兒子說最喜歡自己或是自己是最棒的老爸有哪名父親不喜歡?也因此他才跟火神策劃了這一場劇。

 

好吧其實也不是策劃,只是利用了一下涼太這陣子不穩定的情緒,然後稍微推波助瀾而已。

 

雖然中間有大部分都是本色出演就是。那些怒火與那些話都不是假的。

 

這小子真的以為他跟大我不曉得他在學校遇到怎樣的對待?就算沒親眼看到,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他跟大我也是那樣走過來的。

 

「我真的覺得,你愈老愈狡猾了大輝。」還帶這樣設計兒子的。

 

「哼,你剛剛的表情演得不比我差好嗎?……不對,還差了我一點!」

 

「明明就是你比較差!」他剛才可是完美地露出被涼太傷到的表情欸!

 

「是你!」

 

「你!」

 

「你們在吵什麼啊?」換好衣服下來的黃瀨一臉好奇。

 

平常被大兒子這麼一問兩名爸爸肯定會要對方來評評理看是誰對,然後另一個再找小兒子拉票,如今他們卻是相視一笑。

 

「沒什麼,晚點記得補上禮物混小子!」

 

「咦──都這麼大還要跟我討禮物小青峰你很幼稚欸!」

 

落在前者身後一兩步的黑子看了看與自己並肩而行的火拔,淺藍的眸子寫滿了笑,「火拔父親節快樂。」

 

火神揉了揉黑子的腦袋瓜,笑得很燦爛,「啊啊,多虧了你……記得別告訴你輝拔。」後面那句話是偷偷在黑子耳邊說的。

 

黑子點點頭,瞧著前方打鬧的青黃父子,眼底的笑又多了幾分。

 

父親節快樂,輝拔。

 

 

 

Fin.

 

 

 

 

****

父親節快樂!

父親節果然還是想打打這一家XD

覺得幸福吵鬧的他們很好,但真的有事情也會好好去解決扶持的四口子同樣很棒

雖然最後我不小心有點歪了哈哈哈XDDD 

 

2017/08/08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森實回來了回來了回來了(感動哭)
  • \我不定時會被這家子炸出來/
    拍謝都被劍三勾走了XDDD

    森實 於 2017/08/28 12:21 回覆

  • 赤心 a_long
  • 好感人,在街上一邊看一邊哭了天啊
  • 哇 能逼出你眼淚我真是榮幸(欸
    謝謝你喜歡!

    森實 於 2017/09/14 00: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