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魏家銘跟游念凱是從小一塊長大的死黨。

 

現今時代左鄰右舍之間的關係理當是淡漠的,偏偏游家有個非常不著調……咳、非常古道熱腸的游爸在。游爸是眷村出身,很注重鄰里間的往來,因此他們家剛搬到這個小區時基本上小區大半的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家子搬來。

 

畢竟,有個拿著大聲公在小區門口昭告他們是新住戶,邊喊還邊發著據說是他們老家出產的手工麵線,這樣的一家人要人不記住也難。

 

那年,魏家銘八歲,那也是他長這麼大以來頭一次瞧見喬遷搞得像選舉一樣的一家人。

 

起初,面對如此熱情好客的鄰居,魏家人一開始還有些退步三舍,可一天兩天下來,舉凡過節游爸都會拎著各節日的食物到魏家門口按門鈴,元宵扛湯圓、端午提肉粽、中秋抱月餅與烤肉用具,一年年下來,兩家人的感情是愈來愈好,連帶著魏家銘與游念凱接觸的機會也愈來愈多。

 

游念凱遺傳了他老爸的個性,開朗、自來熟、套句魏家銘的話就是看著就覺得熱的傢伙,這種過度自來熟的傢伙在以往絕對不會是魏家銘想接近的類型,可偏偏他們兩家就住隔壁,自家老爸又與阿凱老爸感情好得不像話,連帶著自己也幾乎是與對方綁一起的。

 

上學一起、放學一起、出去玩兩家一起,有時候自家老爸忙沒時間接他就叫游家老爸一起接回去,或是誰家父母想出去度個小蜜月,兒子就扔給隔壁的照看幾天,等到魏家銘回過神時,生活中已經處處有游念凱的影子,真是想揮都揮不掉。

 

漸漸地,他也開始習慣身邊有個嘰哩瓜啦吵鬧的傢伙,雖然某些時候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對方好讓耳根子清靜些,但不得不承認,他確實不討厭這老笑得像傻子的傢伙。

 

 

 

02

國二那年,游念凱交到了女朋友。

 

那女生他看過,跟阿凱同班的,是名很嬌小笑起來很靦腆的女生,憑良心講挺可愛的,配阿凱簡直浪費,可當對方逐漸把時間分給那女生,甚至是在那女生面前露出自己沒看過的表情時,不知怎麼地,他開始覺得煩躁。

 

他不清楚自己究竟哪裡不爽,死黨交到女朋友他應該高興才對,可內心就是莫名不是滋味。一開始他以為是對方搶先自己一步交到女友所以才煩躁,可漸漸地,他發現,他並不是想交女友,而是不希望那個女生在阿凱身邊。

 

這念頭閃過的瞬間,魏家銘只覺得不可思議。

 

沒搞錯吧?這種只會在他老媽藏在書櫃深處的小本子裡面看到的故事居然會活生生地發生在他身上,而且還是對著那個只會傻笑的北七,魏家銘頓時覺得人生沒有希望。

 

可不論他內心有多不願接受,也無法否認每次聽見阿凱炫耀著他女朋友有多可愛有多怎樣怎樣時,那極度想往對方臉上揮過去的拳頭。

 

真是恨不得一拳把這傢伙打得開竅或是讓他閉嘴。

 

比起發現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喜歡上阿凱的事實還比較讓魏家銘難以置信。

 

栽誰身上不好,怎麼就偏偏栽在這傻缺身上?魏家銘啊魏家銘,你真是眼瞎了。

 

 

 

03

高二那年,游念凱失戀了。

 

那是除了九歲那年他們翹課偷跑出去玩,後來被自家老爸們逮到抓起來爆打屁股後,第二次看見阿凱哭得那麼慘。

 

「她說她喜歡上別人了,說我很好,不是我的錯……既然覺得我好又為什麼要跟其他人在一起?我真的不懂啊家銘,是我對她還不夠好嗎?」

 

魏家銘一臉嫌棄地推開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傢伙,順便將整盒衛生紙拍到他臉上,避免這傢伙汙染自己的房間與衣服,「你覺得你對她哪裡不好?」

 

捧著衛生紙盒吸了吸鼻水,游念凱紅著眼認真思考著過去的種種,不太確定地道:「……沒辦法買更多她喜歡的東西讓她開心?」

 

魏家銘翻了一個大白眼,「你是她的提款機還是聖誕老人?在我看來你對她已經夠好了。」

 

「既然這樣那她為啥還會跟我分手?家銘你腦袋比我好,說不定會發現我沒有發現的原因……」

 

「你問我我問誰啊!」看著面前的傢伙垂著腦袋頹喪的模樣,魏家銘無奈地嘆口氣,抽了幾張衛生紙重重拍到對方臉上,「髒死了,鼻水眼淚擦一擦,不要弄髒我地板。」

 

「我都失戀了你不安慰我就算了還兇我……」游念凱十分委屈。

 

魏家銘一個挑眉,「我剛才不是安慰你了?」

 

「啊?」哪裡!?

 

指了指游念凱手中的衛生紙,魏家銘一臉寫著:老子這不都給你衛生紙擦臉了你還想要怎樣的安慰?

 

「這哪門子的安慰……」以前自己哭得唏哩嘩啦時這傢伙至少還會拍拍自己,現在倒好,塞幾張衛生紙就了事。

 

「不然改拿毛巾給你如何?」

 

「……算了,用完還不是要我洗。」

 

「知道就好。對了,衛生紙一張五塊,剛剛你抽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共四十,回頭記得請我等價的飲料。」

 

「靠你這衛生紙還要收錢啊!?」還一張五塊也太黑!

 

「舒x的很貴好嗎?」

 

「你這混蛋我失戀你就這樣對我的!?」

 

「再吵老子漲價。」

 

「滾蛋!不付!」

 

 

 

04

從學生到踏入社會,魏家銘看著游念凱身旁的女人來來去去,說也奇怪,游念凱論個性是真好,對女生體貼,有時候雖然有點少根筋但處處以女友為優先,論長相雖然不到十分帥氣,但開朗的個性與陽光的笑容人緣從小就很好,偏偏每次的感情路都不怎麼順。

 

拿魏家銘的話來說就是:這傢伙挑女人的眼光根本是毀滅級的差。

 

「我本來以為這次可以成功的……」他訂婚戒指都買好了,沒想到居然抓到對方劈腿現場,用得還是他住處的床。

 

魏家銘習以為常地喝著啤酒嗑著瓜子,將手邊的啤酒推到對方面前,這幾年看下來,他從用幾張衛生紙安慰,到現在根本已經是呈現在看戲的態度了。

 

狠狠地灌了好幾口冰涼的啤酒,游念凱心灰意冷地趴在小桌子上,抱怨著:「家銘……你說說,為什麼我感情運總是這麼差?」都不知道是遺傳誰的,他老爸老媽情路就沒這麼坎坷啊?怎麼到他身上就像受到詛咒一樣,沒一次順過的。

 

而且每次被甩的理由都是因為自己太好,去你的太好。

 

「你怎麼不先反省你的眼光?」

 

「我……她們一開始都很好啊!」誰知道到後面會變成這樣?

 

「喔、是喔。」魏家銘拿著啤酒支著下顎,以聊天般的語氣輕鬆寫意地說了句:「那個啊,老實說我有點厭倦這種情況了。」

 

「啊?」什麼情況?

 

「就是這種一直重複安慰你的情況。」

 

從未想過會聽見好友說這樣的話,游念凱登時覺得心頭有些涼,「抱、抱歉……除了你我實在不曉得要找誰說這種事……」

 

仔細想想,從以前到現在只要失戀他都會到家銘這報到,就像一種習慣,且不知道為何,每次只要跟家銘聊完他心情都會舒服許多,不知不覺一被甩他就想往這跑,沒想到會讓家銘這麼困擾。

 

意識到自己很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讓家銘感到麻煩,游念凱突然覺得很想哭。

 

就連看見論及婚嫁的女友劈腿現場他都沒有像現在這麼難受。

 

「所以……」將啤酒擱到游念凱趴在桌子的腦袋上,魏家銘輕描淡寫地說道:「考慮看看我吧。」

 

「……對不……啊?」家銘剛剛說了什麼?

 

伸出另一支手,魏家銘像在清點什麼扳著手指數著各種利弊,說一項就彎一根手指,「我的話,你再遜的地方我都看過,不需要像白痴一樣勉強自己,也不會發你好人卡,畢竟你是傻不是好。當然我也沒心思劈腿,畢竟像你這麼蠢的全世界實在找不到第二個,要劈我也沒地方劈,床上的話……我有信心讓你覺得比跟女人做還要舒服,怎麼樣?你也不想再被甩了吧?」

 

「當、當然不想啊!」等等,他覺得他現在腦袋有點轉不太過來,現在到底是啥情況!?

 

「也不想再失戀到我這喝悶酒了吧?」

 

「誰會想一直喝悶酒啊!不不不……你不是厭倦我了?」

 

「是啊,我厭倦一直安慰你了,所以跟我在一起我就不需要安慰你了。」

 

聞言,本來喝得有些微醺的游念凱嚇得酒都醒了。居然還能這樣解釋嗎!?

 

「等等、等一下……你、你喜歡我嗎?」那個老是嫌棄自己的家銘?喜歡自己?天塌下來他都不信!

 

魏家銘一臉像在看傻子,回得非常迅速,「不喜歡啊。」

 

「哈!?你這混蛋在耍我嗎啊!?」

 

游念凱氣得抓過對方的領子罵道,魏家銘則是藉著對方抓領子的動作,伸手扣住游念凱的後頸,上身一傾帶點力道地在對方的上唇狠狠咬了下,游念凱吃痛地悶哼了聲,愣在原地不曉得該做何反應,嘴巴開闔了半天就是吐不出一個完整的字。

 

「你、你你……」游念凱紅著耳根,嘴唇上傳來的痛處讓他就是拿做夢來說服自己都辦不到。

 

拍了拍對方蠢得無可救藥的臉,魏家銘笑得就像小時候惡作劇成功一樣,也笑得游念凱心臟漏跳了幾拍。

 

「我愛你愛了十四年,豈是喜歡而已?白痴。」

 

 

FIN

 

****

雖然是老梗,可是打得很開心XD

2018/04/23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