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的手,總是帶著微微的涼。

不論是台上與他手拉手,又或是偶爾打鬧在一塊,那不經意間的肌膚接觸都會讓陳立農有種碰到退冰的草莓牛奶的感覺。

那是會讓人會想用更多不經意去確認的美好觸感。

 

「你的體溫真高。」握著陳立農的手,蔡徐坤用大拇指輕輕蹭了對方的虎口,就像在搓一個暖寶寶,愈搓,熱度就漸漸會從皮膚表面慢慢透進他手心,在北京過於乾冷的天,陳立農的體溫熱得很剛好,握著就有些捨不得放。

「會嗎?我覺得還好啊?」提起體溫,陳立農翻了翻蔡徐坤的手,認真地磨蹭了幾下,果然,連摩擦了幾下都還是冷的,「這麼說來,我之前就覺得你的體溫很低,尤其是手,摸起來總是涼涼的,你會手腳冰冷嗎?」

「倒是不會,可是我不覺得有多涼?」

「你自己摸當然摸不出來。」說著,陳立農自然地拉過蔡徐坤的手貼到自己的右頰,宛若拿自己當人體溫度計,臉上表情要多認真有多認真,「你摸,是不是我比較熱?」

蔡徐坤一怔,隨即捏了捏陳立農帶點肉感的面頰打趣地道:「小孩子嘛,體溫高些正常的。」

正想反駁對方也才大自己沒幾歲,而且明明是他體溫低才覺得自己體溫高並不是自己體溫高,陳立農卻突然覺得貼在臉上的手似乎變得有點熱,抬眼,正巧捕捉到蔡徐坤有些尷尬的小眼神,然而當對方發現自己目光時又故作鎮定。

哦──

陳立農就像發現什麼新大陸,彎起的眼角笑得有點壞,「欸、你是不是害羞了?」

蔡徐坤一臉你在說什麼鬼話,「你才害羞,我沒事害什麼臊?」

「可是你的手變得比剛才還要燙……」

「被誰摀得你說?」

「我,兇手就是我。」邊說,陳立農忍著笑意,像隻大型犬般用臉磨蹭著對方的掌心,「要不要再幫你摀熱點?我很擅長摩擦生熱哦。」

「摩擦生熱是吧?」說著這句話的蔡徐坤,臉上笑容只有完美二字,卻笑得陳立農瑟瑟發抖。

……啊、這種笑容,表示你完蛋了陳立農。

 

「怎麼樣?夠不夠熱?還要不要更熱點?嗯?」蔡徐坤臉上笑得燦爛,手裡卻死死擰著陳立農的面頰不停上下左右蹂躪著。

「……噢惹、嗯噢惹。」某隻小奶狗被揉得話都說不清了。

 

比起略涼的手,他果然更喜歡蔡徐坤因為自己而變得火熱的掌心。

那是會燙進他胸口……一種名叫心動的溫度。

 

2018/04/22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