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男孩的一面

長這麼大,這大概是顏璟燦第一次全裸地壓在另一名男性身上。

 

以往若碰到這種情況,他第一個念頭肯定是火速起身撿起衣物穿戴整齊。除去禮節性的問候,他其實沒那麼喜歡與他人有太親密的肢體接觸,不論是被碰觸,亦或是碰觸他人。當然,也沒有在他人面前裸露的喜好。

 

都是有腦袋的生物,動嘴就好何必動手動腳?

 

至於某個三不五時常對他動手動腳的狗仔是例外,那傢伙不列屬於人類範圍。

 

可此時此刻,他卻一點也不介意與安佑多有更多肢體碰觸,準確點的說……他是帶著享受的。

 

緊貼著自己的軀體帶著恰好的硬度與彈性,儘管他們之間還隔著一看就是在大賣場買的衣服,可那並不影響他想探究底下肌理的衝動。

 

原先顏璟燦還有些擔心他對男性的軀體能否提起興趣,畢竟腦內小劇場歸小劇場,實際接觸還能不能保有念想他也不敢肯定,如今看來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可惜,現在時機還沒成熟,且地點也不合適,顏璟燦壓下內心那股蠢蠢欲動,想起對方令人啼笑皆非的建議,不禁勾起一抹有些壞心的笑。

 

大動作不適合,但捉弄對方一下還是可以的。

 

微捲的黑色瀏海順著顏璟燦垂首的舉動落至安佑多眼前,他的唇靠在安佑多耳畔,宛若在戀人耳旁絮語那般,輕聲咀嚼著文字,「你的心意我很高興,但你不覺得用身體貼著遮……效果會更好?」

 

可惜,壓根沒往其他方面想的安佑多,只覺得阿燦這傢伙為啥老喜歡往他耳邊湊,呼吸的氣噴得他很癢啊!

 

安佑多忍不住往反方向縮了縮,「我是不介意啦……但你確定要用這姿勢?膝蓋會蹭上一層灰喔?」阿燦不是挺愛乾淨的?能忍?

 

聽見膝蓋會再蹭上一層灰,顏璟燦瞬間沒了捉弄對方的心思,直接撐起上半身用目光找起自己的衣褲位置,以便等等快速捕獲目標。

 

被顏璟燦直白的反應逗笑,在對方準備起身走去拎褲子時,安佑多很乾脆地脫下自己的上衣扔給顏璟燦,「衣服雖然有點髒,不過總比啥都沒有還要好。」說完,又自動自發地走到另一側尋找對方的上衣,剛剛那番打鬥都不曉得把衣服撞到哪了。

 

沒料到阿佑居然會這麼乾脆脫下衣服替自己遮羞,顏璟燦眼底的笑從打趣轉為淺顯的心動。

 

衣服的主人明明平常很粗枝大葉,可某些時候卻又非常貼心。

 

貼得他的心都快要找不到地方躲了。

 

 

 

安頓好溫室與狗仔,該聯繫報平安也一併報完後,兩人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幾顆肉包與飯團粗略地填了肚子。

 

不久前的對峙消耗他們太多體力,這附近又沒有半間賣宵夜的,也只能拿便利商店湊合一下。

 

嚥下肉包,想起不久前那比心電感應還要離奇的能力,安佑多好奇地問:「對了,為啥你突然可以用腦袋跟我對話啊?」

 

……他是要先糾正阿佑的用詞還是要先回答他的問題?

 

吞下剛剛連著食物一起買的小熊軟糖,顏璟燦決定雙管齊下,「你是指傳音吧?那是在你昏迷的時候,玄壇爺降身下來指點我的。」

 

不過傳音似乎只有虎態時能用,變回來以後不論他如何在腦中呼喚阿佑,對方都沒反應。雖然有些可惜,但能獲得如此方便的溝通方式他已經很滿足了,做人不能太貪心。

 

聽見是老爺子親自下來指點安佑多驚得嘴都成了O形,要不是怕嘴裡的肉包掉出來那個O可能會更大,「咦!?老爺子降你?」

 

顏璟燦伸手從紙袋內拿出一瓶大罐裝的養樂多,不客氣地拍到安佑多臉上,「是降你,不然你以為你的傷跟念珠是怎麼好的?就連那個可以退煞的攻擊方法都是玄壇爺指點的。」

 

「難怪!不愧是老爺子啊!可惜林北啥都不記得……欸我說你怎麼老是在吃軟糖?其他的咧?」

 

他從踏出便利商店到現在就沒看見這傢伙拿任何小熊軟糖以外的食物。剛剛結帳時他滿腦袋都是等等是要先吃包子還是先吃飯糰,壓根沒注意阿燦到底買了幾包糖,但現在這傢伙吃得已經是第三包了!幹,又拆了一包!四包!這人是掃光架上的軟糖是吧!?

 

顏璟燦優雅地咀嚼著小熊軟糖,一本正經地道:「這袋裡面除了小熊軟糖,沒有正餐。」要他吃便利商店的加工食品,他寧可用軟糖墊胃到家再煮東西吃,也不想讓那些來路不明的東西汙染他的胃。

 

「正你個頭!你是小鬼啊你!給林北吃點正常的!」說著,安佑多抓起包子就想往顏璟燦嘴裡塞,可惜虎爺義子反應比他更快,他沒有躲開阿佑的肉包,而是瞬間把整袋的軟糖通通塞進嘴內,鼓著腮幫子一臉遺憾地表示自己嘴巴已經沒有放肉包的空間了。

 

那模樣就簡直就跟小孩面對爸媽逼吃蔬菜時的耍賴行為一樣。

 

「你這傢伙……就不要讓林北逮到你吞完的時候!」見顏璟燦拔腿就往車的方向跑,安佑多立刻手刀追上,「賀大力賣造(2)!幹不要以為上車就無敵了!」

 

虎爺義子還真的是上車就無敵了。掌握交通工具的他根本不怕安佑多的威脅,倒不如說是安佑多很怕對方撇下自己走人。

 

出來時身上壓根沒帶錢的安佑多,就連剛剛買食物的錢都是顏璟燦付的。在逼阿燦吃肉包與被對方丟包之間,安佑多只能恨恨地選擇上車。

 

有錢人果然很可惡!

 

有錢皮膚又黑又愛耍賴的帥哥更加可惡!

 

 

 

另一邊的雙人病房中,灰髮男子緩緩顫動眼簾,清醒的過程中習慣地摸向枕頭下方。沒摸到手機,倒是先摸出一張字條。

 

儘管病房內沒有開燈,但外頭的月光很亮,靠窗邊的位置讓溫室能看清紙條的內容。字跡他很熟,是屬於顏璟燦的。

 

『手機我放在旁邊的小櫃子上,也通知楊姐了,好好休息,醒來不要偷玩手機,知道嗎?』

 

溫室沒有將那張字條塞回枕頭底下,而是側過身,用指尖輕輕描著字跡的輪廓,以往總是讓人看不出情緒的眸子漸漸浮現明顯的溫度,以及一絲絲疑惑。

 

他記得,那名不知什麼時侯成為顏璟燦拜把兄弟的安佑多,曾對著那頭保護自己的小黑虎喊阿燦。

 

是剛好同名嗎?

 

還是……

 

描繪的動作隨著時間流逝漸漸變緩,直到再次入睡前,溫室的手都沒有從那張字條離開。

 

 

TBC

 

****

(1)免:不用。

(2)賀大力賣造:有種你別跑。

2018/06/20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