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看完二十五章再食用本篇

*溫母視角

*BGM推薦→那對夫妻-妮妮

 

她這輩子,深愛過三名男性。

 

第一名讓她愛得刻骨銘心、愛得義無反顧,卻落得一個帶球被棄的下場。

 

另一名則是成為她再次站起的支柱,如同大雨滂沱時遞給自己一把傘的溫柔,輕柔地撫平了她的傷痛。

 

最後一名,是她從最初到最後,都不曉得該如何面對的孩子。

 

孩子的五官像自己更多些,但他的存在每每都會勾起她不願面對的過去,以至於她根本沒有勇氣好好看他。只要對上那雙清澈的眼睛,她就會不由自主地與那個人重疊,為了避免讓內心的憎恨與怨懟轉嫁到無辜的孩子身上,她選擇了無視。

 

只要不去看,維持最低限度的接觸,這樣她跟孩子就都不會受傷。

 

但當時的她,並沒有意識到那樣的做法,僅是換一種方式在傷害彼此而已。

 

 

 

她還記得,有天凌晨她下班回來,孩子小小的身影抱著小毯子窩在沙發的角落熟睡著,他看上去睡得不太安穩,稚嫩的臉蛋隱隱躺著淚痕。

 

她當下掙扎了很久,掌心不停地磨蹭著另一隻手的手臂,當指針從六走到九時,她終於選擇抱起孩子回到他的房間。

 

那明顯不同於嬰兒的重量與溫暖的觸感,莫名讓她的眼眶發燙。

 

她的孩子,什麼時候已經大到他單手抱都有些吃力的程度了?

 

又是從什麼時候起,連最簡單的碰觸都需要在大半夜偷偷跑到她的床上才敢做?

 

她輕輕撫摸著孩子有些消瘦的面龐,無聲地用唇形描繪著幾個字。

 

對不起……再給媽媽一點時間……再多給媽媽一點時間就好……

 

總有一天,她會在他清醒的時候抱抱他,告訴他自己其實是愛著他的。

 

她從未後悔生下他。

 

 

 

溫室緩緩睜開眼,逐漸映入眼簾的是楊曉筑憂心的面龐。以往總是整理得相當漂亮的髮尾如今顯得有些雜亂,眉眼間也透出幾許疲憊,「小室?身體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有哪裡不舒服,可楊曉筑卻一臉寫著不信,她輕輕撫過弟弟的面頰,擦去連溫室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淚水。

 

「又夢到了嗎?」

 

再次搖了搖頭,像是想起什麼,以往總是顯得無比淡漠的面龐破天荒地勾起唇角的弧度。

 

那個弧度很小,卻十分動人。

 

清冷動聽的嗓音,緩緩地道:「……是好的夢。」

 

夢裡媽媽的擁抱,就跟他想像中的一樣,也跟媽媽的名字一樣……溫暖。

 

fin

 

2018/04/14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