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發生在黑虎將軍甫開始接受信徒香火的故事。

 

最初,虎爺還沉浸在升官的興奮中,經過漫長的修煉,好不容易能獨當一面祂怎麼可能不開心?面對信徒各式各樣的祈求他近乎是有求必應,每當瞧見信徒來還願的開心模樣,祂都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可一天天下來,面對永無止盡的貪念,以及那些願望沒實現反倒來祂面前鬧事的傢伙,祂漸漸沒了最初的熱誠,甚至是感到無比煩躁。

 

這些人類為什麼都不靠自己的努力就想成功?

 

為什麼會覺得只要來祂面前動動嘴,獻上一些供品就應該得到想要的?

 

這樣的人類,真的值得祂努力去守護嗎?

 

每天都要面對這些雜亂的心願,祂真的覺得這個官不升也罷!

 

「祢說祢不想繼續當下壇將軍了?」

 

虎爺點點腦袋,只要一想到接下來的日子都得面對那些數不盡的爛問題,祂就覺得虎生一片灰暗。

 

玄壇爺順了順下巴的鬍鬚,又問:「這就是祢無故離守的理由?」

 

虎爺的尾巴僵了僵,緩慢地再次點了點腦袋。

 

玄壇爺鞭子一甩怒斥:「胡鬧!祢以為這種事能說不幹就不幹的?當初本帥推舉祢上位祢就這麼回報本帥的?」

 

虎爺揚首氣虛地吼了一聲。

 

「祢說那些人類根本不值得我們如此付出?怎麼?祢這混小子當初跟在我身邊就這麼學的?得不到回報所以就不願付出?很好!現在的祢別說是受香火,就連回到本帥底下也不配!」

 

玄壇爺怒氣沖沖地搧了虎爺的腦袋瓜一下,那一下拍得虎爺是眼冒金星,縱使甩了甩腦袋也無法將那股暈眩感甩開,更可怕的是,祂發現身上的神力漸漸被剝離。

 

「祢下去再給本帥好好思考祢的初衷!沒想清楚就別回來了!」

 

虎爺想反駁,可腦袋卻愈來愈重,整隻虎隨之陷入沉睡。

 

 

 

虎爺再次恢復意識時,瞧見的便是熟睡的小臉。

 

面前的孩子看起來很小,以祂閱孩無數的虎目,輕鬆就判斷出孩子的年齡,三歲,正是孩子最天真可愛的年紀。

 

男孩有著巧克力色的肌膚,以及一頭看起來很好摸的黑色捲髮,他懷裡抱著父親送給他的超大泰迪熊,眼睛因為哭著入睡顯得有些紅。

 

被玄壇爺封住神力丟到下界的虎爺,花了一些時間才搞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

 

祂的靈識被封在男孩口中的「大熊先生」上,儘管能看見聽見甚至是感覺到對方觸摸自己的感受,但也僅此而已,祂的五感正常卻無法跟男孩交流,只能單方面地觀察對方。

 

一開始被男孩抱住磨蹭祂還會有些不自在,可到後面也漸漸習慣孩子的觸碰,甚至是認真聽著男孩的自言自語。

 

男孩的身體很差,多數時候祂面對的都是躺在床上的男孩,但祂很清楚,差得不是男孩自身,而是時不時會被男孩體質吸引過來的靈體。

 

那些靈有些是好奇,有些只是單純喜歡徘徊在男孩身旁的感覺。這些靈,換作以往根本不被祂放在眼中,噴口氣都能嚇走好幾個,可如今,祂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小小的身體因為適應不良而產生各種排斥反應。

 

甚至,還有惡靈看準孩子的體質,想強行奪取對方的身體主控權。

 

可祂除了乾著急之外,什麼也做不到。

 

眼前陷入昏迷的孩子,曾用閃閃發亮的雙眼對祂說長大後想去看鯨魚是長什麼樣子;也曾帶點害羞的表情,認真地對祂說自己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甚至也在祂懷內偷偷掉過眼淚,埋怨著:「大熊先生,為什麼我的身體這麼不好呢?我好想要有健康的身體……嗚嗚……」

 

……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祂想保護這孩子!祂之所以想要更多力量就是為了守護那些需要人幫助的孩子啊!

 

可祂都做了什麼?

 

祂從什麼時候起是因為想要人類的回報才去守護他們的?

 

『祢可終於醒悟了。』

 

玄壇爺欣慰的嗓音落在虎爺腦中,同時限制住祂的神力也跟著退去。湛藍的獸瞳惡狠狠地瞪向那道怨靈,清楚寫著你完蛋了。

 

男主人見兒子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當機立斷一把抱起兒子直奔醫院。被抱出房間前,男孩本因痛苦而緊抿著的唇角,微微露出笑容。

 

帶著濃濃的依賴與安心。

 

 

 

一年後。

 

值勤中的虎爺無聊地打了個大哈欠,露出尖銳的虎牙。可呵欠才打到一半,虎尾巴突然豎起,雙目更是緊緊盯著一個熟悉的小身影。

 

那沒打完的哈欠,直接轉變成大大的裂嘴笑。

 

這次,祂絕對會無所不用其極地保護好那孩子的!

 

絕對!

 

 fin

 

2018/06/06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