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才剛要六月,南部的天氣已經熱到讓人發昏,如今只是從第一大樓移動到第二大樓,顏璟燦的瀏海已經被汗水弄得黏答答的,不但毀形象又不舒服。

 

邊用手背抹去額頭的汗水,一邊用手肘頂了隔壁的低頭族,「你那有沒有可以夾瀏海的東西?」

 

「有啊!等等、給我十秒!不五秒就夠了!我女神這次的自拍照簡直美出新高度這不回對不起自己啊!留言還不能留於平庸,要別出心裁言之有物才拿得出手!……好啦!你剛說要夾瀏海的是吧?」

 

顏璟燦湊過去瞧了瞧狗仔所謂的言之有物,突然明白為何這傢伙常在他女神面前露臉卻始終沒進展了。

 

狗仔的留言很簡單,就是用一串手機符號組成他當下的心情,其中最多的符號是各種愛心與比讚的手勢。

 

這傢伙修了這麼多外文,語言能力非但沒進步反倒還退化了。不曉得疼狗仔的外語老師看到會不會想把這小子抓回去重新再教育。

 

早就熱到用髮箍束起額前瀏海的汪丞勳,從包內接二連三地拿出小工具,「我今天帶的種類比較少只有這幾種,你要哪種?」

 

看著一字排開的小飾品,沒幾個是男用的,再想想方才自拍照中的人似乎也有夾髮夾,顏璟燦若有所指地瞧了狗仔一眼,「這裡面哪些是被退貨的?」

 

聞言,狗仔臉上的笑瞬間垮了一半,「你看到的基本都是。奇怪了我覺得我眼光很好啊怎麼女神就不領情?不過你放心就算是退貨品質還是有保證的!我大力推薦客官您這款,與我們顏大少爺的頭髮相映成趣戴上去帥氣度肯定破表!」

 

顏璟燦看都沒看狗仔大力推薦的紫鑽髮夾,拿起最基本款的小黑夾遞到狗仔面前,「不好意思,我不喜歡人家撿剩的,再說,憑我的氣質根本不需要過多的裝飾,簡單就能很有型。」

 

「我靠……我以為我已經很能掰了沒想到你比我更能!高!真是高!小弟我甘拜下風!」

 

「省省吧,拜了也不能保佑你。」說著,顏璟燦將包一放,很自然地靠坐在扶手側緣上並朝汪丞勳抬了抬下巴,如同明星在等待髮型師替他整裝那般。意思是你可以開始了。

 

且出於不想近距離看見狗仔的臉,某人連眼睛都閉上了。

 

「你這傢伙真是愈來愈自動自發了還要老子幫你服務!連我女神都沒這種待遇!」咬牙抱怨,狗仔還是開始用手指梳理起顏璟燦額前的瀏海。

 

「你先約得到對方再來跟我討論待遇這回事。還有,把剛才你主打的那個髮夾收回去,我的頭不歡迎它。」

 

「幹你不是閉眼嗎怎麼知道我掉包了!?」遺憾地收回主打商品,狗仔乖乖地用小黑夾固定好顏璟燦的瀏海,掏出隨身小鏡子讓對方瞧瞧成果,表情十分得意。

 

「怎麼樣?大師出手值得你擁有!連我都開始佩服我自己了夾個瀏海都能夾得這麼有型,也許我該去學學美髮才對?說不定哪天我成為大師後還可以摸到我女神的秀髮也不一定?」

 

顏璟燦冷水潑得毫不留情,「你還是替他人留點活路吧,大師。」

 

左右瞧了瞧鏡子內的自己,在外很少露出額頭一時還有些不習慣,但他很滿意這種清爽的感覺。稍微整理了下兩側垂落的髮絲,滿意地朝狗仔一笑,「謝了,之後還有機會讓你展現身手的,大師。」

 

「好說好說!……等等這話聽起來好像哪裡不對?還有下次啊你!下次你自己夾!我這雙御用手可是為了服務我未來的女神而存在的可不是為了你!」

 

「我這是提前讓你練習,不用感謝我了。」

 

「分明就是佔我便宜滾蛋吧你!」

 

顏璟燦上下打量了狗仔,彷彿聽見什麼有趣的笑話,「你能有便宜佔?說我吃虧還差不多。」被摸的可是他好嗎?

 

「你這是對大師的態度嗎你!對大師要恭敬要有禮貌!我好歹也是幫你擺脫瀏海之苦的恩人你就這樣對我的?天理何在——欸我還沒演完啊你要去哪!」

 

狗仔瞪著顏璟燦走到不遠處的轉角,裡頭頓時傳來女孩騷動的聲音,可很快又平息下去。

 

沒多久,兩名滿臉寫著可惜的女生與他擦肩而過。其中一位離去時還偷偷覷了自己一眼,又快速地抓著同伴離開,腳步都透著激動。

 

看著友人淡然地走回來,狗仔不禁調侃道:「你的探照儀進化到能穿牆啦?照片都刪了?」

 

「嗯,我可不想讓那種東西流傳在學校論壇上。」平常時候他其實不會特地要求拍照的人刪照,但牽扯到形象問題時,他是不會馬虎的。

 

這話倒是勾起狗仔強烈的好奇心,「到底是拍到什麼讓你這麼謹慎?」他們也沒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啊?夾個瀏海而已至於嗎?

 

想起方才看到的照片,顏璟燦就感到面部僵硬,「相信我,你也不會想讓那東西被上傳轉發的。」

 

「什麼啊你這樣說更讓人在意好嗎!到底是什麼畫面形容一下?不然畫個示意圖給我看也行啊!欸!別裝死啊阿燦!」

 

 

 

那張照片,由於角度關係,閉眼微抬下巴的顏璟燦就像在等待某人親吻那般,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曖昧。

 

那景象看在兩名女孩眼中,就別提有多興奮了。

 

fin

 

2018/07/29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