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ifulMV腦補後續,車氏兄弟設定

*各種我流,OOC可能有請小心食用(?)

*老梗真的最美(

 

 

 

#00

那場比賽,他輸了。

輸得狼狽、輸得徹底。

很不甘心,可也有股解脫的暢快感。

 

雖然結果不盡人意,但他盡力了。

……只可惜不能向聖祐哥炫耀自己帥氣的模樣。

但光是想像之後哥會怎麼安慰自己,他就無法控制嘴角上揚的衝動。

 

好想快點見到哥。

 

 

 

#01

那場比賽過後,丹尼爾的人生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放棄一直以來嚮往的拳擊,突然學起舞蹈與音樂。以他這個年紀,與那些從小就被送進經紀公司培養的練習生,根本毫無競爭性可言,多數人聽到他的選擇第一反應都是不看好,甚至會苦口婆心勸他換條路走。

 

與他一塊長大的兄弟有的擔憂,有的是把他抓過去再次確認他是否真的決定走向這條路,有的則是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若需要幫忙,記得還有他們在。不論是哪種反應,他們都沒有說出任何要他放棄的話。

 

他們都知道,自己為何選擇這條艱辛的路。

 

一個人的希望不夠,那聚集更多人的就好了。

 

當有更多人知道哥的存在,知道哥對自己的重要,只要裡面有一點點的人也能跟自己一樣將意念投注在哥的身上就好。

 

他相信,有一天他可以再次聽見哥喊自己的名。

 

就算這條路在他人眼中是死路,他也會將它走成新的小徑。

 

這次,換他為哥做點什麼。

 

 

 

#02

So beautiful beautiful──

 

丹尼爾循環唱著同樣的歌詞,如同按下單曲重複,一遍又一遍。

 

這首歌是他跟他的兄弟們的第一首單曲。也是他們花了整整三年的成果。

 

這三年間,他跟他的兄弟們組成一個團隊,固定拍片發到網路上。丹尼爾當初的想法很美好,可實際實行起來才明白現實有多殘酷。

 

資訊爆炸的時代,就連被經紀公司全力捧的藝人都不一定能紅,何況是他們這些沒錢沒背景沒經驗的?想要紅,他們要先有基本的實力,也要讓人有機會看見,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對於素人而言最好的平台是什麼?不是經紀公司,也不是街頭表演,而是網路力量。

 

在旼炫的提議下,他們創建一個頻道,每週都會固定上傳片子,有些是在奐彈吉他的畫面,有些是丹尼爾與佑鎮練舞的畫面,有些則是他們一群人混亂的日常,而片尾總會有丹尼爾錄的一句話。

 

『我們一直在等。——等你回來的那天。』

 

創建後,他們頻道的訂閱一天天增長,儘管速度不快,可每次看見增加的訂閱量丹尼爾都能開心老半天。

 

每個增加的數字,都表示距離他的目標又更進一步。

 

他們單曲問世的那天,也是他們真正被世人看見的一天。一時間他們就像被放到聚光燈下,喜歡他們的人以驚人的速度增長著,從那次之後,成長的數字就再也沒掉過。

 

而他們,也真正在平台站穩了腳跟。

 

目標,又更近了。

 

 

 

#03

丹尼爾每天的日常很簡單,跳舞、拍片、應邀請上節目,以及見他哥。

 

拉開病房房門,拿下遮掩的帽子與口罩,炙手可熱的網紅捲起袖子開始每天必做的事。

 

先是從廁所裝了一盆溫水,替病床上的人擦澡,擦完則會細心地替對方按摩肌肉。

 

邊按,他也與對方分享每天瑣碎的事。

 

像是在奐老是喜歡把馬桶刷當吉他在彈,或是閔炫又因為誰誰誰襪子脫了亂丟在逮兇手,又或是變成網路紅人的他們生活中出現的變化。明明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說到有趣的地方時丹尼爾仍是會咯咯地笑,有幾次還會笑到自己都停不下來。

 

笑著笑著,他會忍不住把腦袋擱到病床旁,仔細端詳著哥的睡臉。撥著聖佑哥變長許多的瀏海,丹尼爾又開始與對方分享最近的心情。

 

「聖祐哥,我們現在的團隊已經小有名氣,應該可以算是……小小的紅人了?你知道嗎,上次去買晚餐時在奐還被要求合照,你說神不神奇?那個在奐耶!」某人的口吻就像看見什麼奇觀一樣,要多驚奇有多驚奇。

 

「有些粉絲還說我比三年前還要帥了,雖然我自己沒什麼感覺就是。媽媽的身體也愈來愈好了,雖然還是沒辦法做太激烈的運動,但已經可以跟我一起到附近的超市買東西,她要我跟你說,她很期待跟你一起散步的那天。」

 

「還有魯尼昨天又把你的衣服抓破了,我想牠可能是跟我一樣太想念哥,一激動就無法控制力道。等你醒來我們再一起去買衣服,也可以一起去吃好吃的,三年來這附近多了一些很好吃的店家,那味道你一定會喜歡。」

 

「聖祐哥,我有好多地方想帶你去,也有好多東西想給你看。」

 

一直以來在夥伴面前都是笑著的大男孩,如今就像卸下所有偽裝,他彷彿變回當初走失的小男孩,哽咽的嗓音令人無比心疼。

 

強忍落淚的衝動,丹尼爾仰起頭使勁瞪著眼,一邊深呼吸平靜情緒。

 

「咳咳……好的,又到了每天的尼爾推薦單曲時間,今天為最帥的聖祐哥播放的是——Beautiful!沒錯!又是這首!但這次不同的是丹尼爾現場演奏版,只為聖祐哥表演的,鼓掌聲!」

 

興致高昂地拍了幾下手,丹尼爾按下播放鍵跟著音樂哼唱。儘管旋律他已經熟到不能再熟,可每次唱都有不同感受,曲調也會因為他當下的心情而有不同變奏。

 

這次的版本是更加緩慢些的,很像他與聖祐哥喜歡聽的那首曲子類型,抒情要重於節奏,唱著唱著,這三年間各種交錯的情感也逐漸湧上。

 

他就像用歌聲在說故事,也像藉由歌聲在呼喚著思念的對象,每一字每一句都深深印進聽者心中。

 

唱到「I miss you so much」時,丹尼爾按摩的動作也來到聖祐的手臂,他順勢捧起對方的掌心按到自己頰邊,然後,下一句就這麼硬生生哽在後間,原本的瞇瞇眼直接瞪成平時的兩倍大。

 

被包覆在自己掌心內的手指,緩緩動了動。然後是有些沙啞的嗓音。

 

「原來……我們尼爾……唱歌這麼好聽……」

 

緊緊握住對方的手,丹尼爾渾身因激動而微微顫抖著,臉上的笑是這三年來最為燦爛也最為動人的。

 

「哥喜歡的話,以後我天天唱給你聽。」

 

只唱給你聽。

 

 

 

#後來

一邊做著復健恢復肌肉功能,聖祐邊和弟弟分享他奇特的夢。

 

「在夢裡,我跟你沒有血緣關係,我們出生在不同家庭,在一個選秀節目中相遇,後來我們漸漸變得要好,一起準備舞台,就算是在殘酷的淘汰環境下,夢裡的你也跟我認識的一樣,總是很努力,就算沒有人注意到你也從不放棄,後來我跟你還有在奐他們都從節目中脫穎而出,我們一起出道了。我們受到許多人的喜愛,雖然是有期限的團體,但每天每天都過得很幸福,而且夢裡的你還──」

 

說到這,聖祐像是想到什麼聲音愈來愈小,到後面乾脆直接轉移話題,「總之,是很幸福也很快樂的夢。這三年來辛苦你了,一定很難熬吧?」

 

「只要是為了哥,就不辛苦。」他現在比較在意剛剛哥說得後續,「夢裡的我怎樣了?」

 

「我好像該進行下一個復健項目了──」

 

「醫生說哥你今天的復健到這裡就可以了,太過度反而會使肌肉疲勞。所以夢裡的我怎樣了?是不好的嗎?夢裡的我是不是傷害哥了?是的話今晚我去夢裡揍那個我!」

 

看著弟弟一臉認真的模樣,本來還有些模糊的話語,如今卻清晰地浮現在聖祐腦海中。

 

『即使解散了,我也想跟哥一直像這樣下去。』

 

彷彿還能感受到夢中人抱住自己的觸感,不是平常兄弟間的擁抱,而是帶著讓他胸口有些發燙的那種。

 

「聖祐哥?」

 

眼前弟弟的問句與夢中弟弟的問句重疊在一起,讓聖祐一時間還有些分不清自己現在究竟是在夢裡還是處於現實。

 

「嗯?沒、沒有,夢裡的你也跟現在的你一樣,是很貼心的孩子。我好餓,等等我們要吃什麼?你不是說這附近新開了一間很好吃的店?」

 

……聖祐哥轉移話題的技巧還是一樣差。沒關係,現在問不出來,之後總能問出來的。

 

見尼爾沒有繼續追問聖祐這才鬆了口氣。只是夢而已,車聖祐,清醒點,眼前的可是自己的弟弟,不是夢裡沒有血緣關係的姜丹尼爾。

 

做夢太久的後遺症真可怕。

 

居然連那份心動都一起帶出來,這可怎麼辦才好?

 

 

 

Fin

 

2018/09/25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