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喜揹著貓咪背包站在廟宇門口,突然有種非常深的感慨。

 

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

 

這一個月不曉得是否累積她二十六年來的霉運一次爆發,先是在職場上被人銃康丟了工作,單戀她兩年的男同事跟蹤到她住處搞得像分手現場,弄得附近鄰居都認為自己是攀龍附鳳的拜金女。

 

這就算了,前陣子面試的路上還被逆向行駛的混蛋撞到,嚇得她爸爸差點因此心臟病發送院,還好沒有,不然媽媽肯定先從國外飛回來給她爸一拳然後再把他們一塊接出去住,省得她一個人在外擔心。

 

若不是真的衰到一個莫名其妙的程度,她這輩子大概都不會有想踏進廟宇的念頭。

 

他們家基本上算是無神論,她對這些事情是抱著尊敬、願意相信,但不會想去廟裡燒香拜佛的那種。

 

在她內心而言更覺得:想要什麼就該自己爭取,如果求神問卜就能夠實現願望,這世界早就億萬富翁滿街跑了。

 

可她的好姊妹聽見她平穩的人生突然倒楣到連喝口水都能嗆到的程度,便鼓勵自己來走走,說不定是在哪裡不小心衝撞到誰自己不知道,看不見並不表示不存在,人家生氣報復她也不一定?反正,自己也不會損失什麼,為何不試試呢?

 

看不見並不表示不存在,這點她很認同。大不了就是花個香油錢,當作出來散步也好。

 

 

 

第一次進廟宇她什麼也不懂,光是門口的三道門就看得她不曉得該從哪裡進哪裡出。偷偷打量其他進出的人,這才裝作若無其事地從右側進入。

 

閱覽完參拜順序,點完香後她便乖乖地照著指示由外拜到內。

 

將三柱香插進天公爐時,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話說回來……這間廟宇供奉的是誰呀?

 

哎呀不管啦,先拜再說!

 

從天公爐踏到內殿,拜完中間再從右到左走一輪,正當她準備再往內走時,突然發現在中案的左側,擺著一尊老虎。

 

是老虎耶!

 

對於任何毛茸茸生物都異常有興趣的常喜,立刻調轉腳步來到黃虎面前。

 

……位置好像有點低?

 

她的身高已經算很親民了,沒想到這頭老虎比她更親民。

 

身高只有153的她,非常懂抬頭看人是多累且令人不悅的事,面對比自己還小隻的對象,不論是孩童還是貓狗,她都習慣蹲下盡量與他們平視,這是從小就養成的習慣。

 

因此,看見這頭黃虎時她也很自然地做了。

 

在那一瞬間,明明是彩繪上去的虎眼突地略過一道光,剛與黃虎對視完正專心看著虎爪的她並未發現這抹異相。

 

她興致勃勃地觀察著這頭老虎,非常意外原來動物也可以放在廟宇內讓人供奉,黃虎略大的頭顱使祂少了幾許威勢,多了一大堆的可愛。愈看,她就愈喜歡這頭黃虎。

 

這時,有位女性參拜者來到她身旁。她這一蹲就蹲去大半的地方,立刻挪動步伐打算讓位。

 

「沒關係的弟弟,我很快就走你不用動。」

 

……你才弟弟你全家都弟弟!

 

為了避免自己的臭臉被對方看光,常喜將反戴的鴨舌帽轉正。即便視野被遮去部分,她仍能看清對方接下來的行為。

 

那人合掌喃喃說了什麼,說完後上前用雙手嚕了黃虎的腦袋,向自己點頭致意便踏著高跟鞋離開。

 

她默默回到原處,將帽緣拉到一旁,心有戚戚焉地低語:「……居高臨下地摸別人腦袋是最沒禮貌的耶,辛苦祢了大老虎。」

 

說完,便起身繼續把剩下的神拜完。直到離去前,常喜還是沒搞清楚這座廟宇都供奉著誰,可確實覺得這幾日纏繞在心頭上的烏煙瘴氣散去了大半。

 

看來拜拜多少還是有用的。

 

「哼,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被辭退也好,她老早就想離開那個鳥地方了,再來就是認真找下一份工作了。

 

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當作激勵,先去附近晃晃看有沒有在徵人的店吧!省得她爸爸老是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她才不要當什麼助教,面對一群身高比她高的人光想就令她手癢。

 

為了擺脫爸爸連日來的哭臉攻勢,她絕對要盡快找到適合的新工作。

 

 

 

拜完一身輕的常喜並不曉得,在另一個空間有一票神明正飄在濟世宮上方,凝望著她騎車離開的身影。

 

那目光之炙熱。

 

祂們高興哪!

 

開心哪!

 

終於、等了幾百年終於等到這孩子了!

 

以後再也不用吃那些膩死人的四果供品啦!謝天謝地喲謝天謝地!

 

 

 

TBC

 

 

2019/01/02 Mo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