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Ours系列文,看這篇前最好先看過我家的小鬼頭們

這樣才比較懂這篇在寫什麼唷!

****

這是發生在蒼太還未出生,澄也剛滿一歲的時候的事。

 

那時的澄也非常黏黃瀨,沒錯,不是黏黑子而是黏黃瀨。小傢伙只要一看見黃瀨就會咿咿啊啊的伸出白嫩嫩的手,踏著搖搖晃晃的步伐要黃瀨抱抱,若黃瀨手邊挪不出空間澄也則會自動自發的爬到黃瀨腿上,將前者當做泰迪熊一類的玩偶手腳並用地抱住前者,儼然小一號的無尾熊。

 

小澄也黏黃瀨的程度,已經黏到黑子改抱哲也二號縮到客廳角落獨自看起電視的程度了。不是說澄也不黏黑子,只是黏得程度有差,且差得多了。

 

不但兩人一起回家時是先喊黃瀨,哭泣的時候也是黃瀨一抱就停,換作是自己的話就必須哄上一陣子才能安撫澄也的情緒,若不是小澄也也會對他露出天真可愛的笑容,不然黑子會真的以為自己是不是被自家兒子討厭了。

 

雖然內心多少有些不平衡,但只要看見小澄也開心的笑容與黃瀨為了讓自己心情好轉,用盡千方百計逗他高興的模樣,那股小小的不滿也慢慢的跟著內心的酸泡泡應聲而破。

 

都多大年紀了居然還跟黃瀨吃醋,實在是太丟臉了。

 

要是黃瀨知道黑子吃得不是自己的醋而是兒子的醋可能會當場灑淚吧。

 

「小澄也,這是貓貓哦!」

 

「唔、喵喵……」

 

「對!貓貓會喵嗚~的叫唷,喵嗚~就是貓貓。」

 

黃瀨正拿著可愛動物畫冊,教著澄也認識各種動物,說到貓咪時黃瀨把雙手握成拳狀,做出貓咪在洗臉的動作,甚至還學著貓叫好讓澄也對貓咪這種動物有更加深刻的印象。

 

小小的澄也看見把拔喵嗚的叫,也奶聲奶氣的喵了一聲,那聲喵直接讓黃瀨與黑子內心揪了起來,實在是可愛得不得了。

 

黃瀨就這樣一路翻著畫冊,看見馬的時候就學馬叫,看見狗的時候則開心的汪汪兩聲,順便鑽進澄也軟軟的肚子裡磨蹭著,惹得小傢伙格格直笑,也看得一旁不曉得幾時開始錄影的黑子勾起唇角。

 

這次翻到的是有紅屁股的猴子,「這是猴子喔!吱吱~吱!」黃瀨不愧是模仿王,不論是扮演哪種動物都唯妙唯肖,也讓小澄也看得雙眼閃閃發光的。

 

「滋……!」

 

看來對小澄也而言要發捲舌音還是有點困難,不過滋也很可愛啊!

 

「對對~猴子會幫他的同伴抓癢癢,就像這樣──吱吱、吱!」說著便學小猴子在澄也身上東抓抓西抓抓,怕癢得小傢伙立刻尖叫著躲避,一大一小鬧騰好不快樂。

 

大手再次翻過畫冊,這次出現在澄也金黃色大眼中的是英氣十足的灰狼,「這是狼喔!狼是像這樣的……嗷嗚~」金色腦袋有模有樣的轉了一圈,同樣也嗷嗚了一圈。

 

見狀澄也也有模有樣的轉動小小的腦袋瓜跟著嗷嗚的叫,軟軟的嗓音不但跟狼的叫聲差十萬八千里,反倒更像剛出生的狗兒的鳴叫。

 

噗哈……!好可愛!他的兒子怎麼會這麼可愛!

 

「再一次、再一次!來像這樣……嗷嗚~~~!」這次黃瀨拉長脖子發出長長的嗷嗚,小傢伙也學著前者先低頭然後再往上仰,大聲地嗷嗚,這次的嗷嗚就有幾分神似,惹得本來趴在一旁的哲也二號也鮮少地跟著嗷嗚起來,一時間房間內充斥不同種的嗷嗚。

 

……還真有養了三隻狗狗的感覺,黑子暗忖。

 

嗷嗚到一半的小傢伙,目光突然定格在畫冊上,圓滾的臉蛋開心得染上紅暈,興奮的指著狼激動的對黃瀨比手畫腳:「啊、拔、嗚呀──啊!」

 

「對不起小澄也把鼻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興奮?畫冊上的狼怎麼了嗎?話說回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小澄也這麼興奮,臉都漲得紅通通的了。

 

只見小澄也在那裡開心亂叫了半天,然後拉著畫冊,另一角還拖著地面,直朝黑子的方向跑去。

 

「咿呀啊!麻、嗷嗚~!咿呀……!」小澄也獻寶似的把畫冊攤在黑子面前,學著剛才黃瀨把拔教的又嗷嗚了聲,感覺很像是在對黑子說些什麼。

 

黑子看了看首次對自己這麼熱情的兒子,又看了看兒子手指頭指得地方,這才發現畫冊上那匹狼眼睛是藍色的,就和他的眸色一樣。

 

澄也……是想讓他看這個嗎?因為看見和自己眼睛顏色一樣的動物所以很興奮?

 

放下手中的錄影機,將小澄也抱進懷中,黑子寵溺的在澄也粉嫩的臉頰輕啄一口,「我們眼睛都是藍色的喔,澄也好棒,可以分辨出來呢。」

 

被拋在後頭的黃瀨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自家兒子的臉蛋從微紅,轉變成通紅,甚至連小小的脖子都紅撲撲的,小傢伙開心的呵呵兩聲,大大的眼眸彎成月牙,那模樣說有多滿足就有多滿足。

 

嗯……?欸……?他怎麼有一種很不妙的感覺?

 

黃瀨就像地盤被入侵的狗兒,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緊接著就看見兒子邊尖叫邊在黑子的嘴上大大啵了一聲,看得黃瀨抖著手指著黑子被兒子偷襲的嘴,在那啊啊啊的製造噪音。

 

這小傢伙居然吃小黑子的豆腐!不妙、非常不妙,原來之前黏他都是假象真正目的是小黑子啊!!

 

「好啊!你這隻小色狼居然偷襲你麻迷!小黑子是我的!」

 

黃瀨不甘寂寞的連帶黑子一併將兩人抱在懷中,孩子氣的和小澄也計較剛才的吻,年幼的澄也哪裡聽得懂自家把鼻在鬼吼鬼叫什麼?小手抓住黃瀨湊上來的臉也在唇瓣的地方啾了一下,然後歡快的尖叫,在小黑子懷裡開心的磨蹭著,彷彿在竊喜一次能偷襲到兩人。

 

登時,一黑一黃四目相對,忍不住噗嗤一笑。

 

這還真是……拿這小鬼沒辦法呢。

 

「啊!不對!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矇混過去!不行小黑子我要消毒──」被小澄也這麼一親害他差點忘記最重要的事,只是嘴都還來不及湊到黑子唇邊另一隻肥嫩的小手比前者更快,硬生生把黃瀨好看的臉蛋給擠到變形。

 

……要不是手裡抱著澄也,不然先巴開黃瀨的會是黑子。

 

「做得好,澄也。」

 

「咦咦咦!怎麼這樣!」

 

「呀啊!」得到稱讚的小傢伙得意的揮舞手臂,興奮了大半天的小傢伙揉揉開始發酸的眼角,大大地打了個呵欠,就這樣趴在黑子的上臂望著憤憤不平的黃瀨把拔,傻傻地笑著。

 

那表情讓兩人內心都跟著暖了起來,疼愛之情溢於言表。

 

「唔嗯……呵呵……嗷嗚~……」

 

聽見那聲即將跌入夢鄉軟軟的嗷嗚,黃瀨與黑子同時怔了怔,額頭貼著額頭不約而同地扯出一抹笑。

 

祝你有個好夢,小澄也。

 

 

Fin.

 

 

****

受到影片影響害我超想敲父子的互動

所以就敲出這篇了XD

學狼叫的地方真的超可愛的XDD

不只是兒子黃瀨父子都是寶哪~

 

2012/06/20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