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小鎮算一算也有半年。
  
  夠了。
  
  基本的知識常識,甚至連一些較艱深的古文知識都已足夠,他是要過另外一個人生沒錯,可不是這種養雞養羊悠悠哉哉的度過大半輩子。
  
  帶上草帽,習慣性遮住鼻子以上的部位,緩緩步向鎮中心的飯館,據他收集的情報得知傭兵團中最具實力的裘紮克傭兵團目前正落腳在那。
  
  希望,他的選擇是正確的。
  
  在快要到達目的地時,渾厚的嗓音在身後響起。
  
  「小伙子,你有什麼事?」
  
  朔華連轉身確認人的必要都沒有,篤定自己要找的人就是他。
  
  「朔華,找你們團長。」微笑。
  
  
  
  ****
  
  
  
  「所以?你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將人帶到這裡?」紮克訝然的看向自己的好兄弟。
  
  「我會來這裡,自然有對等的報酬。」假裝將手伸進口袋,從空間裡抓出了一塊黑色的石頭。
  
  在山丘練習能力時,意外的鑿出一些看似不起眼實際上卻很有用處的石頭,為了日後可能會用到,朔華都有將它們留起來,反正現在空間大小不成問題,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派上用場。
  
  如他所願的見到兩人訝異的表情,雖然角落的人影一點動靜也沒有,依然將視線放在手中的書本,至少這對他們的影響力已綽綽有餘。
  
  「咳我和裘風這邊都沒意見。」順手將飛空石收進口袋裡,額首示意角落的人發表一些意見。「冷暮?」
  
  被喚做冷暮的男人放下書本,走到朔華身前,冷淡的話語裡只透露兩個字。「可以。」
  
  朔華瞧著冷暮,後者亦在打量他。
  
  自一進門就注意到高大男人的存在,那冷冽的氣息,雖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卻散發出懾人的氣勢,沒由來的,朔華總是不自覺的將視線移至男人身上,久久不曾離去。
  
  冷暮這個男人,很俊美。這是朔華對他的第一印象。
  
  朔華這個男人,很漂亮。這是冷暮對他的第一印象。
  
  彼此在眼神交會中,立刻明白雙方都是自己在尋找的人,冷暮將大手攤開,上頭有鑰石的印記,朔華也將留海撥至一旁,對稱的稜紋整齊的刻畫在額頭。
  
  裘風和紮克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朔華和冷暮,兩個大男人在那邊含情脈脈的凝望,怎麼看怎麼奇怪。
  
  「你,聰明。」沒有多餘的修飾,更能直接的表達說話者的意思,大手又是一伸,輕放在朔華柔軟的髮絲上,只差沒來回摩蹭稱讚一句好乖。
  
  「別懷疑,我們星球這樣已經算很高了,你呢?」要是其他人對朔華做出這種舉動早就不知被轟到哪裡了,因為明白冷暮的含意,所以不怎麼在乎。可卻意外的發現他不討厭擺在頭上的大手,甚至,還有些許的眷戀那略低的體溫,雖然低,卻很溫暖。
  
  他們才第一次見面不是嗎?為何自己會對一個「陌生人」有依賴性?幽幽的眸子轉了一圈,覺得沒有思考的必要隨之拋到腦後。
  
  「一樣。」
  
  抬了抬眉,雖然冷暮臉上沒有什麼情緒起伏,說難聽點就是老掛著撲克臉,可以確信的是,在他內心深處單純的很,單純不意味愚昧,只是在某些時候,這份單純會成為朔華依附的動力,或是眷戀那份難以查覺的單純。
  
  冷暮對於朔華很有好感。至少他是現在自己不會有動機想分解他的人,尤其是那對如深海般湛藍的雙瞳,會讓他不捨移開目光,裡頭所閃爍的光芒,令冷暮覺得很有趣也很值得他思考,加上最重要的一點……他夠聰明。
  
  大手左右移動,輕柔的在朔華的頭上來回撫摸,沒有任何輕蔑的意義,其實就連冷暮也不大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動作,就只是單純的想摸,以及淡淡的安慰。
  
  冷暮在安慰才第一次見面的朔華。
  
  後者無言的抽了抽嘴角。「我可以問你,這代表什麼?」這下可好,真的如自己所想的在他頭上摩蹭起來,而且,他好像在冷暮的眼中看到一抹奇怪的感覺,就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樣。
  
  瞇了瞇雙眼,冷暮看出了另外一面的他,那個封閉的他,而且還是不自覺的!
  
  「沒,想。」言下之意就是單純的想「回」一下而已。
  
  總是漠視一切的眼眸閃過難以分辨的情緒,將視線越過紮克停在裘風身上。「他對每個人都這樣?」
  
  「不,連我們都很訝異。」拜託,光是看到冷暮殺人的眼光大夥兒連逃命都來不及了,何況是這種詭異的舉動。況且和冷暮講過話的人除了紮克和裘風外屈指可數(不過,通常冷暮都不太會理紮克,根本連看都懶的看)。
  
  「喂!副團長是我耶!你幹麻不問我去問裘風啊?」
  
  不理會紮克的鬼叫,朔華再度將目光移回俊秀的臉龐上。「基本上,這個舉動在我們星球上代表是安慰,和……」對寵物或孩子的稱讚亦或是寵溺。
 
  很不開心的發現摸頭還有這些意義的朔華嘆了口氣。算了,反正冷暮是無意識的,反正他也很享受就是。
  
  「你的能力是?」既然往後要一起行動,總要先了解雙方的能力吧,這樣在未來遇到事情時會方便許多。
  
  冷暮收回撫摸朔華的手,轉過身拿起方才翻閱的書,原本厚重的書籍瞬間化成灰。
  
  朔華頭髮的觸感很好。冷暮看了看掌心,自己似乎很在意他,而且心裡會有股異樣的感受,就拿剛才來說好了,朔華將視線從他身上移到裘風身上時,當下他有分解裘風的衝動。
  
  「分解啊什麼都可以?」用食指抵著下巴,要是任何東西都可以,那這項能力的威脅性會很大。
  
  「碰,可以分析的。」
  
  「嗯,你這能力真是不錯。」自己的能力就很花腦力,不過,各有千秋。
  
  薄唇微勾,在紮克身旁突地出現一顆拳頭般大小的火焰,害紮克嚇得怪叫一聲。
  
  「生物也能分解嗎?」
 
  點頭。也就是說,只要冷暮想,他可以隨時殺了他。
  
  擺了擺手,朔華不怎麼在意。
  
  這就出乎冷暮意料之外了,通常知道他能力的人不是退避三舍就是阿諛諂媚,從未見過像朔華一樣不在乎的人。
  
  朔華坦然的看著他,眼神裡有絕對的信任。
  
  冷暮眼底閃過短暫的驚訝。
  
     
  他,非常中意朔華。
   
  
  
  更甚而言,他想獨占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