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華難以置信的看著今天才見過一次面的冷俊男子就這樣突然出現在眼前。「冷暮!?」剛剛那過大的壓力恐怕就是他造成的。
  
  不發一語,朔華從那冷如冰、面無表情到撲克的臉上得知,冷暮他想分解蕾莉紗!而且還是被風吹過也找不到一絲灰燼的那種。
  
  想起自己曾受過蕾莉紗的幫助,他可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人變成粉末不,應該是死無屍首才對,一向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自己當然要阻止冷暮這瘋狂的舉動,奇了,自己何時開始有良知來著……
  
  不明白為何冷暮會有如此不符合常理的舉動,雖然他們認識不到半天,但以朔華的觀察而言,就冷暮那種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見得會吭一聲的個性(甚至極有可能會反撲)現在竟然殺意凜然的抓住蕾莉紗的手!?
  
  反常這真是太反常了……
  
  沒有人發現,可以稱為始作俑者的人嘴角正勾起一抹很淺、很淺的微笑。
  
  話說那時遲那時快,在冷暮意念一起之際,一隻手撫上前者失去冷靜的臉龐。
  
  「冷暮,你方便跟我來一下嗎?」順便送上一個他十八年來笑的最燦爛的笑容。
  
  雖說是疑問句,語氣裡的堅定與強勢是無庸置疑的,朔華一臉『要是你膽敢拒絕給我試試看』的表情,使冷暮不由自主的想挑眉。
  
  怎麼現在反被少年威脅起來了?
  
  知道自己成功的轉移冷幕的注意力,不給他回答的機會,身子一轉就往平常練習山丘的方向走去,回頭還不忘交代一聲。「蕾莉莎,真的很抱歉,這傢伙有重要事情要跟我商量,所以可能無法陪妳逛慶典──────」尾音隨著離去的腳步漸行漸遠,直到沒入茫茫人海中,除了一臉呆滯杵在原地的蕾莉紗小眼圓睜,怎麼也無法相信在前一刻還答應要帶自己逛慶典作為踐別禮的人,就這樣跟半路殺出來的陌生人走了?!
  
  一路上朔華都只是沉默,而冷暮則是傻愣的看著自己被少年牽著的手,思考著自己方才為何會那麼失態。
  
  在旁人眼中就像是主人牽著一頭冷靜的超大型犬,偏偏那隻大型犬又散發著旁人勿近的殺氣,一整個很受人注目,當然,對於沉浸在思考且早已習慣旁人眼光的朔華而言根本構成不了阻礙,更不用說冷暮,就連紮克靠在他眼前十公分處死盯著他也不會有任何反應,沒賞對方一腳就不錯了。
  
  冷暮只知道,從朔華踏出飯館的那一刻起視線就從未離開過,親眼見到他用那種表情摸著女孩的頭,甚至,那個生物還握住朔華的手!
  
  她憑什麼!
  
  一時間理智全數斷線,腦袋充斥著『奪回他!』的訊號,當他反應過來時自己已抓住那女孩,以及克制不了的分解衝動。
  
  好不容易到達了偏遠的山丘,這裡離城鎮有一段距離,這不長不短的距離正好完全阻隔了慶典的喧鬧與吵雜聲,剩下的是一片靜謐及朔華些微的喘氣聲。
  
  現在他深刻體會到,自己和冷幕的體力在先天上有很大的差距,這段路起碼4、5公里有,可對方卻連大氣都不喘一下,到底是他體力太差還是冷暮體力太好?
  
  順了順氣,也正視了自己的心意。
  
  朔華沒有遺漏在冷暮出現時自己心頭一縮的喜悅感,以及貪求他大手溫暖的慾望,雖然他沒有什麼戀愛經驗,但是常識總是有的,只是沒有想到令自己心動的人……會這樣的特別。
  
  「好了,你可別告訴我你突然打斷別人的談話只是一時興起。」雙手抱胸,看著一樣臉部缺乏神經的冷暮。
  
  知道了自己對冷幕的感情不等於可以放縱,他該有的原則還是在,打斷別人的談話就是不對。
  
  「不是興起,是不准,也不想……。」不想看到他和自己以外的人過分親密,那會讓他覺得很難受也無法忍受!尤其是胸口的灼熱感,這份感覺到底是……
  
  腦海中複雜的情緒對從小就壓抑自己的冷暮而言很難理解,在他的觀點裡,只有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以及會兩種,可朔華既不是前者更不可能是後者。這種超出自己所能思考的範圍的感受讓他無所適從。
  
  第一次,沒有頭緒,對於眼前的人。
  
  冷暮可以肯定的是,他想將朔華留在身邊,沒有任何理由。
  
  這真的是太有趣了!沒想到冷靜聰穎的冷暮,竟然有如孩子般的直率與無知,卻也著實的增加自己對他的好感,朔華很想知道,在這層冷靜的背後下是怎樣的光景?真正的冷暮,又或者說懂得情感的冷暮會是怎樣的表情?
  
  已經逐漸找回思緒的冷暮,彷彿看到朔華的後方有一雙黑色翅膀拍啊拍的,笑的頗是邪惡………
  
  再次抬起好看的眉,看來,自己讓朔華太吃香了點。
  
  也該讓他知道自己認真起來會是甚麼模樣,畢竟一位年紀輕輕就能踏在萬人之上的城府是不容忽視的。
  
  要是讓朔華就這樣認定他是如此容易被吃的死死的那他就大錯特錯了!
  
  在朔華還在設法該如何整冷暮時,過度自信的結果就是沒有及時的注意到眼前已經伸出狐狸尾巴,而且還很有預謀的晃了晃的人。
  
  
  
  這次,換冷暮的嘴角微微地上揚,笑容裡有著深不可測的打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