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嗎-?」軟軟的童音近乎飄邈,若有似無的感覺顯得不真實。
  
  「還-沒-有──」另一個稚嫩的聲音答道,語音亦有虛幻的感覺。
  
  「好-了-嗎-?」
  
  「還-沒-有──
  
  「好-了-嗎────?」
  
  「好-了-!」語末,啪噠啪噠的腳步聲驟然想起,快步的移動著,像是在找尋什麼腳步非常急促。
  
  目光所及的景象有如幻燈片一般一張又一張不停地轉換,一下子是類似榕樹的樹下、一下子是高聳建築物旁不起眼的角落、一下子是街巷交錯中的夾縫、一下子是老舊的房門前,最後定格在白茫茫一片,伸手也不見五指的白霧中。
  
  突地,一道非常不易被查覺的嗓音飄散在白霧中,由於捕捉不到聲音來源反而有種從四面八方傳遞過來的錯覺。
  
  「你聽的見我的聲音嗎────」由聲線可以判斷是男性,有些低沉卻富有磁性,順耳中卻帶有淡漠。
  
  字裡行間無不透露著被發現的喜悅與一絲悵然。
  
  「聽的見嗎───
  
  「……
  
  原本就不大的音源愈來愈模糊,最後甚至連意思都抓不清,直到白霧完全掩蓋再度回歸平靜。
  
  
  
  湛藍的雙眼猛地睜開。
  
  這是什麼詭異的夢啊搞的他渾身不對勁。
  
  那種明明快找到答案卻又碰不著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
  
  「怎麼了?」察覺自家戀人眉頭深鎖,冷暮將臉龐輕靠在朔華的肩上淡淡的問。
  
  「沒什麼,只是一個不舒服的夢罷了。」
  
  前半段還好,依他記憶中,那是每個有正常童年的人都會玩的捉迷藏開始的步驟,當鬼的人會不停地問『好了嗎』而其他尚未找好地點的孩子就會跟著回答『還沒有』。嘖,要是失蹤的物品也能像這樣回答找起來可方便了。
  
  後半段,尤其是霧茫茫一片的地方,依稀記得好像有人在說話,至於說了什麼───朔華想不起來也不想去想,浪費腦力。
  
  冷暮沒有回答,應該說他也沒什麼意見好表達的,環手將溫暖的身子摟了緊,吸取著少年身上的如水一般透徹的清涼香味,那總令他不由自主放鬆的氣息。
  
  兩人在戰後便悠哉的晃到冷暮發現的瀑布,找了一顆樹蔭可以將兩人的身子涵蓋都還綽綽有餘的大樹下休息。
  
  這算是近期以來難得可以偷個閒的時光吧,雖然在戰場上他是玩的挺盡興的,但是只要看蒼族一雙雙崇拜到近乎五體投地的眼神就使自己有想翻白眼的衝動。
  
  實在是很不習慣也很不喜歡他人這種眼神,畢竟自己也曾是普通人,他非常厭惡那些稍微有點能力、財力的死胖子們高高在上的嘴臉,偏偏自己又被迫擔任這種快要跟神搶奪寶座的地位,萬分不自在哪。
  
  還是照天籟所說的,讓自己多一些神秘感,偶爾發表一些建言就好。
  
  唔還是挺睏的,可能是最近用腦太頻繁的關係,總是會很想睡。
  
  自然地往冷暮身上縮了去,頭一偏繼續補眠。
  
  冷暮很喜歡朔華對自己如此信賴的感覺,那種放心的將一切托付給對方又不成為對方負擔的感覺,令冷暮很動心。
  
  細長銀灰的眸子看了看朔華,一手摟著前者纖細的腰身,另一手自空間拿出一本不曉得寫著什麼文字的書開始閱讀。
  
  在冷暮的翻書聲、瀑布撞擊石頭聲、三不五時從營帳傳來的笑鬧聲、以及風吹過樹木引起樹葉相互交纏的颯颯聲,成了朔華最好的安眠曲。
  
  最好別讓他再夢到那種該死的夢否則不管聲音的主人是誰他一定不會放過他。
  
  
  
  這是朔華在進入夢鄉前最後的想法,一定說到做到絕不罷休。
  
  
  
  
  
  *Hide-and-seek 捉迷藏(躲貓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