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嗯、……你、你……!」驚愕的將神田一把推開,震驚又羞赧的感覺讓拉比一時口齒不清,還想說些什麼全被突如其來疊增上來的重量給打了回票。
  
  「不要壓上來啊────!」某兔子慌得想推開神田,換來的是神田略顯煩躁的低喃。

  
  「死兔子……你知不知道你很重……」失血過多又揹著對方跑了這麼一大段距離,加上剛剛的情緒激動幾乎快將他的體力給消磨殆盡。
  
  「你壓在我身上還嫌我重!」
  
  「吵死了、安靜點……」感覺到視野愈發模糊,到後來神田整個人幾乎癱倒在拉比身上,簡單來講就是────昏死過去了。
  
  「喂!你要昏也起來再昏啊!阿優────!」昏死就算了有必要把他緊扣在懷裡嗎?他剛才才消耗掉一大堆體力哪裡有力氣掙開啊!
  
  側頭瞥了一眼昏迷的夥伴,拉比嘆了口氣。
  
  算了……等他體力恢復後再動作好了。
  
  順勢將下巴靠在神田的肩上,聞到已經淡了許多的腥甜,拉比有些疲憊的闔上眼眸,整理紛亂的思緒。
  
  咳……阿優剛才的偷襲先放一邊……當時那名諾亞怎麼會推開自己?那傢伙不是可以選擇萬物,大不了可以將自己埋在鐘底下,又為何要大費周章的將自己給拋開?
  
  而且,帝奇那傢伙明明有察覺神田的攻擊,也可以選擇讓自己當肉盾,────他卻硬是以軀體擋下了。
  
  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他真的……愈來愈搞不懂了……
  
  明明那麼過分的對待自己,關鍵時刻卻又讓他瞧見不該有的溫柔,更可恨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確實因為對方的行為有所變化。
  
  拉比的唇角牽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別傻了……這不過是一種心理因素,因為那傢伙總是以暴制暴,偶爾表現出的溫柔不過是一種手段,他應該再清楚不過才是。
  
  ────真是夠了。
  
  看看他!他可是書人後繼者,怎麼可以被歷史人物這樣牽著走?
  
  想想之前的自己未免過於軟弱,任憑諾亞予取予求……就算深植內心的恐懼再怎麼清晰,自己也不該亂了陣腳,更不該有那種隨便對方擺佈的念頭。
  
  儘管當下確實只有那方法可行,自己的態度也該檢討。
  
  ……竟然被恐懼侵蝕的連自己都不像自己。
  
  真是太可笑了,要是讓老頭看到這樣的他絕對會比阿優還要來得狠,直接賞他一記飛踢,看能不能踹醒他。
  
  「是該清醒了……」
  
  他可是書人、淡薄一切的書人、視一切為文字墨水的書人,────更是以笑看待一切的書人。
  
  緩緩地撫上右眼眼罩,曾經的誓約與自信重新回歸,待眼簾再度揚起的同時,已然黯淡的光芒再度重現,────那令人目不轉睛的獨特光芒。
  
  「謝謝你……阿優。」
  
  擁住倒在自己身上的軀體,若不是神田的當頭棒喝,直到現在他都還深陷在歷史泥沼中。
  
  是他讓他想起了他的身分、是他讓他找回了應有的態度、是他……讓他明白這樣的自己有多麼可笑。更是在他痛苦到無以附加的時候,是他給了他一絲希望,將他從絕望的邊緣給拉了回來。
  
  這次的自己,不會重蹈以往的覆轍,以隔絕真實來面對;這次的他,會拿出他應有的態度,以書人的角度去面對。
  
  誰會栽在誰手裡……還不曉得撒!
  
  
  
  
  TBC..
  
  
  
  ****
  
  很好,劇情完全失控(默
  儘管我已經對這種情形習以為常了,但……
  難道不能有一次是能照著劇本走嗎囧
  拉比心態的轉變是我想也沒想過的
  怎麼會打的打著就變成這樣咧
  然後帝拉又變回主軸了哈哈哈…(踹飛
  
  不過說真的,現在看回去之前的拉比實在是太弱了
  不曉得之後恢復自我的拉比會怎麼做?
  我自己也很期待(靠
  感覺這鬼畜文會愈來愈不像樣欸怎辦……
  我腦袋裡已經有拉比玩弄大叔的畫面了OTZ
  於是鬼畜部份留給神拉走向好了(去死
  
  感謝點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