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上,蘿特正抱著拉比仔細的打量起孩子身上不倫不類的衣著,身下坐的是剛出生不久的等級一。
  
  最後得到一個結論。
  
  帝奇的品味真不是普通的差耶────,真是糟蹋了小兔子的可愛。
  
  不過,老實說這樣子的打扮也有另一種風情,會撩起讓人抓進懷裡好好搓揉的衝動。
  
  或許是接收到蘿特過於熱烈的目光,拉比悠悠轉醒,迷濛的眸因睡意滿點的關係呈現淡淡的土耳其玉,淺潤的色澤隨著目光的定焦逐漸加深,映出蘿特面容的剎那更是亮了起來,直白的表現看得蘿特的心情更是好上了幾分。
  
  「早安,小兔子。」在小傢伙軟軟的臉頰印下早安吻,拉比眨了眨眼,也有樣學樣的親了回去,跟著漾起可愛的笑容。
  
  「早安,蘿特。」
  
  夢的小羊輕笑,抱住拉比的手緊了幾分,「餓不餓?」
  
  這隻小兔子真的很可愛,雖然不曉得千年公為何會接受對方的委託,既然帝奇不要那他就不客氣的收下啦!
  
  點了點頭,拉比這才發現自己是飛在空中,驚訝的俯瞰地面,口吻非常興奮:「咦!我們在天空耶!飛起來了!好高哦蘿特───!」
  
  瞧小兔子興奮的,下次帶咧囉出來表情一定更精采。
  
  拉比目光收回來的同時恰好與等級一相視,猙獰的面孔加上突出的砲管怎麼看怎麼嚇人,翠綠登時瞪得和銅鈴有得比。
  
  蘿特挑了挑眉,好奇小傢伙會有什麼反應。
  
  會厭惡?還是會被嚇哭?
  
  拉比漸漸觸起眉頭,歪著頭沉思了下,最後吐出發自小小胸臆的感言:「……好醜的臉。」
  
  「不過…你會飛!」言下之意就是會飛這點彌補了外貌的不足,當中甚至還有絲絲要對方別氣餒的味道,聽得蘿特忍不住捧腹大笑。
  
  「走吧!我們去填飽肚子!」蘿特踹了腳下的等級一一腳,風掠過臉頰的力道增大了些,拉比將臉埋在蘿特的胸口,剔透的祖母綠迷濛了些。
  
  ……這樣就好,自己不可以太任性,以後跟著蘿特一定會很開心吧!蘿特不是勉強才帶著自己的,蘿特也說他絕對絕對不會覺得自己麻煩的。
  
  他已經很滿足了,有人願意接納他……
  
  只是,為什麼胸口還是覺得悶悶的呢……,明明是一樣的溫暖,為什麼他就是覺得有某個地方不一樣,偏偏又說不出是哪裡不一樣。
  
  將拉比的神情盡收眼底,蘿特只是垂下眼眸不發一語,耀眼的燦金讓人看不清背後的想法。
  
  還在拉比身上的手,稍稍收緊了些。
  
  
  
  吃飽喝足後蘿特牽著拉比在街道上溜達,每當瞧見拉比可愛的臉蛋時嘴角就上揚了幾分,孩子似乎是有些緊張,與蘿特目光交會時臉頰都會染上淡淡的紅暈,然後是有些羞赧的靦腆笑容,看得蘿特好幾次都忍不住親了小傢伙好幾口,癢癢的感覺讓拉比忍不住開始閃躲,笑得可樂了。
  
  注意到一旁的爆米花販,回首打算問問小兔子想不想吃時,映入視野的卻是和拉比差不多大的布娃娃,瞪了半迥意識到拉比已經被奪走的事實氣得蘿特當場跺腳開罵:「死帝奇!把小兔子還來───!」
  
  竟然趁她不注意的時候下手,真是太卑鄙了───!
  
  
  
  幾乎是被當作動物拎起來的拉比根本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身旁好像有一陣風掃過就著人就飛了起來,抬起頭便瞧見了帝奇的臉。
  
  
  平常總是顯得無所謂的臉龐此時卻冷了幾分,拉比敏銳的察覺隱藏在金眸下的怒火,一路上直到進了旅社仍然一個字也不敢出聲,滿腦子除了疑惑還是疑惑。
  
  ────帝帝為什麼會生氣?
  
  闔上門,將手中的小動物拎到床上,面色凝重的望著拉比茫然無知的小臉,頓時讓帝奇有種想歎息的衝動。
  
  「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不高不低的嗓音,卻聽得出發話者的怒意與非常細微的憂心。
  
  這兩天他幾乎動用了所有手邊的惡魔,差點沒將這附近的城鎮給掀了,他並不擔心小傢伙的安危,畢竟他腦海早有譜,約略推測得出是誰擄走了小傢伙,但他還是很不爽,非常、非常的不爽。
  
  他不准其他人帶走小兔子,就連蘿特也不行!
  
  聞言,橘髮孩子揚起小小的頭顱,搖了搖頭,祖母綠的大眼依舊澄澈,只是這次的清澄清楚的寫著濃濃的歉意與超齡的瞭然,其中甚至還有令帝奇非常不順眼的悲傷。
  
  劍眉稍稍地觸了起來。難道這小傢伙和他在一起就這麼不開心?
  
  垂下眼簾,吶吶的嗓音微弱又清晰的傳進帝奇耳裡。
  
  「……對不起,我不想給帝帝添麻煩。」
  
  「基本上你消失對我而言就是天大的麻煩。」帝奇斬釘截鐵的道。
  
  「那是因為是千年公的關係!」帶點賭氣似的,拉比喊出了聲。
  
  「啊!?」某人似乎無法明白怎會突然和千年公扯上關係。
  
  「因為是千年公公把我託給你的關係,所以你才不得不照顧我,我不想再給帝帝添麻煩了────」講到後來拉比的聲音也弱了下去,那表情怎麼看怎麼像被遺棄的小狗,可憐又委屈的很。
  
  
  他很害怕,他怕要是哪天千年公公怕把他託給別人帝奇就再也不會理他了,一方面希望不要造成對方的困擾,另一方面卻又不捨得離開對方,兩相矛盾的想法讓拉比眼眶的水氣愈積愈多,卻死命的忍住不讓它落下。
  
  似乎沒料到孩子會這樣回答,帝奇一時間也不曉得該如何回應。
  
  他的確是因為千年公的命令才會接下這顆燙手山芋,誰讓他非常討厭小孩這種噪音生物,可既然被交代也只能做下去,倒是沒有想到麻不麻煩的問題。
  
  至多是有些頭疼罷了,畢竟沒照顧過小鬼,難免會不曉得該如何下手,不過相處下來小傢伙也沒什麼需要讓他費心的地方,且小兔子笑起來真的挺可愛的,偶爾瞧見心情也會跟著愉悅起來。
  
  甚至連現在小傢伙拼命忍住不掉淚的模樣也很得他的心。
  
  大手拍了拍小兔子的腦袋,平常總是顯得冷酷的嗓音無形中卻柔了幾分:「你覺得我是因為千年公的託付才不得不照顧你的?」
  
  拉比點點頭,小手胡亂擦去差點滾下來的淚水。
  
  「怕給我惹麻煩?」
  
  拉比再點點頭。
  
  「的確哪───,有個小鬼在身邊確實很麻煩,我也是因為不能違抗千年公的命令才不得不照顧你的……」
  
  惡質的肯定上敘兩個答案,聽到後來小傢伙好不容易隱去的淚水又再度泛濫了起來,這次連唇瓣都隱隱顫抖,似乎只要帝奇再多說一句拉比就會放聲大哭。
  
  望著小傢伙幾乎快哭出來的表情,某諾亞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笑得拉比腦袋頓時空白,怎麼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帝奇會突然笑出來。
  
  「你這小鬼真是太可愛了!哈哈哈───」真是太有欺負的價值了!太有趣了!
  
  當腦中一片茫然加上情緒混亂的結果,還是孩子的拉比便以最直接的方式紓發內心的情緒。
  
  吸氣,眉頭漸漸觸起,待帝奇察覺時拉比的綠眸已經匯集完淚水,腦中閃過不妙兩個字的當下,緊接著的是絲毫不低於前者的響亮哭聲。
  
  「嗚、嗚───嗚哇啊啊────!」
  
  完蛋啦───!真的哭了!
  
  「噫!別、別哭啊!剛剛那些都是跟你開玩笑的!我一點都不覺得你麻煩也沒有感到困擾────」
  
  儘管某大叔此時真的因為不曉得怎樣哄孩子感到頭疼。
  
  諾亞緊張的抱起小小書人不停地哄著對方,哪裡還有平時聽見哭聲就想掐死人的模樣。
  
  
  
  以往總是顯得冰冷的心,也在小傢伙的哭聲下漸漸有了溫度……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