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奇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買衣服是這麼耗費體力的一件事。
  
  莫莫和克拉克兩人不曉得是太久沒和小孩相處還是被小兔子給煞到,逛了好幾家店買了四、五套衣服還嫌不夠,說什麼現在天氣正在轉涼除了薄衣服外也要準備一些禦寒的衣物。
  
  一個大男人抱著小男孩與另一名男子興致勃勃的討論孩子該穿什麼,那興奮的模樣怎麼看怎麼怪,周圍甚至還開了幾朵詭異的粉色花朵,引來不少行人的側目。
  
  買到最後在所有耐性都被消磨完的情況下,帝奇火大隨手抓了擺在一旁的衣服往小傢伙身上一套。
  
  「穿這樣就夠了啦!」衣服能穿不就成了!何必這麼大費周章的選東選西,選到他都快抓狂了────
  
  莫莫瞪著拉比身上的衣服,臉上的表情比瞧見原本那套還要複雜。
  
  帝奇拿到了件咖啡色長袖襯衫,由於尺寸不符的關係,原本設計的圓領穿在小拉比身上裸露了大半的圓渾白肩,小小的手臂被過長的袖子蓋住,白皙雙腿於下襬的遮掩下若隱若現,竟帶了那麼一點禁忌的味道。
  
  三人瞪著小傢伙的衣著,注意到三人的目光讓孩子疑惑的偏了偏頭,純真直接的反應使得腦海中閃過邪惡念頭的等人不約而同的沉默。
  
  莫莫以一副非常難以置信的口吻對帝奇道:「你這傢伙品味差就算了,原來連嗜好都這麼變態……」
  
  一邊的克拉克點頭如搗蒜,跟著質疑帝奇的人品。
  
  小傢伙抬眼望了望三人,試探性的甩甩長長的袖子,袖口因為動作關係而擺動,孩子似乎覺得很有趣,笑了開,接著以天真到可以閃瞎三人的燦爛笑容朝帝奇問:「帝帝───!好看嗎?」
  
  末了還開心的轉了個圈,可愛指數幾近破表。
  
  捲毛的都還沒回答反而是他身邊的兩個先陣亡。
  
  「啊啊───!這小傢伙怎麼會這麼可愛!」莫莫最先舉白旗投降,一把抓起小傢伙親暱的揉著柔順的橘髮。
  
  「可惡,真想抱回家啊────」克拉克跟著湊上前,用他粗獷的臉磨蹭著孩子白嫩的臉頰,粗糙的觸感逗得小傢伙咯咯直笑。
  
  被晾在一旁的帝奇瞇起昏黃的眸,很沒氣質的抽了抽嘴角,瞟了那頭對小孩熱情到異常的兩人一眼。
  
  尤其孩子身上的衣著,嚴格來講是衣衫不整的。
  
  嘖,到底是誰比較變態啊─────
  
  某大叔內心暗忖。
  
  最後是看在下班火車快要抵達的份上兩人才悻悻然的打住,畢竟原本的工酬就已經夠微薄了,再扣下去加上今天花的積蓄他們可能好一陣子要喝西北風,這才不情不願的提著小傢伙的新衣和帝奇一同步往車站。
  
  ─────那件衣服最後也成為他們行李的一部份,至於是誰買的就不得而知了。
  
  
  
  最後一節車廂外頭,佇立了一名男子,火車行駛帶動的風流撥亂了男子的黑髮,深吸了一口煙,再緩緩吐出,靜靜的望著空中的白絲於瞬間煙消雲散,由於鏡片反光的關係讓人瞧不清男人的思緒。
  
  優美的唇線勾起了一抹弧度,諸不知是無奈還是自嘲成分多一些。
  
  「帝奇!帝奇───!快來!你看看我發現了什麼───!」車廂內傳來莫莫極度亢奮的呼喊。
  
  爬了爬黑髮,吸了最後一口煙,享受那帶點刺鼻的微苦於鼻腔蔓延,慵懶的嗓音不疾不徐的應著:「來了、來了……」
  
  修長的手往後一扔,一抹飄著白煙的物體隨風而逝。
  
  踏入車廂率先映在鏡片上的是拉比小小的背影(身上還是穿著帝奇原先搭的那套衣服),莫莫和克拉克坐在孩子的前側,一人一邊剛好圍成一個圓圈,由人縫不難發現中間空出的地面散落著帝奇再熟悉不過的東西,────撲克牌。
  
  「你看看我發現了什麼!我剛剛稍微教了拉比撲克的規則和組合,結果他竟然馬上就記起來了!」莫莫激動到語調都有些顫抖。
  
  這小傢伙才幾歲!年紀輕輕就這麼有天份,長大後絕對不得了!
  
  「沒錯沒錯!這小子真是塊料啊───!」克拉克頻頻點頭表示贊同。
  
  「要是小傢伙從現在就好好培養,以後絕對是高手!」
  
  「這樣宰起肥羊又更輕鬆了─────」
  
  帝奇的好伙伴們已經神遊到未來,腦海中妄想著和小傢伙連手宰肥羊的美好情景。
  
  「你們兩個……」帝奇跨步向前,大手一撈將小傢伙帶進懷裡,掌心接觸到孩子柔軟而溫暖的軀體時幾不可察地顫動了下,被抱進懷中的孩子回眸,與箔金對視。
  
  無瑕的碧幽經過鏡片投射在璀璨的金眸,奔騰了男子淺在的瘋狂因子。
  
  不著痕跡的將意識深處的喋血慾望禁錮起來,恢復現在的他該有的樣子,接著道:「───不要污染小兔子!」
  
  雖然不否認他對於培養小兔子「這方面」的專長很有興趣,可至少也等這小鬼大一點吧?
  
  意外的,某大叔竟然興起了為人父的心態,開始替小傢伙的童年著想。
  
  懷中的孩子眨了眨清靈的碧眸,先是往左看了看莫莫,再往右看了看克拉克,低頭弄了弄手中的東西,偷偷瞟了兩人一眼,接著在捲髮男人懷裡轉過身子,與莫莫他們心有靈犀的給了帝奇一抹得意的笑。
  
  只見小傢伙伸出小小的手掌,攤開掌心的牌,與莫莫和克拉克齊聲宣布:「皇家同花順───!」
  
  帝奇征然。
  
  定眼一瞧,牌的花色和組合還正確無誤。
  
  不過才相處不到一天,怎麼這小兔子就學會了他們那種痞痞的笑容─────
  
  
  
  某人開始有點後悔帶小傢伙和這兩個欠打的見面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