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唷!」臉上掛著廉價俗氣的漩渦眼鏡,一頭捲亂的黑髮,嘴邊叼著劣質卻還能入口的煙────便是帝奇和他的夥伴們相處時的標準裝扮。
  
  帝奇朝位於車站口兩名談話中的男子招手,身後隱約還跟了一個小傢伙。
  
  「你這傢伙───還知道要回來啊?」
  
  戴著毛線帽的男人踏著修羅般的步伐氣勢洶洶的撲向帝奇,長期於礦坑鍛鍊下來的有力臂膀很不客氣的勒住帝奇的脖子,卷髮男人痛苦的顫抖雙手不停討饒,另一名留著妹妹頭,臉上有道嚇人疤痕的粗獷男子,注意到因動作關係而露出來的小小身影
  
  小傢伙有著一頭火瑪瑙般的艷髮,紅絲延著圓潤的臉服貼於兩頰,靈動的綠眸巴眨巴眨的望著男子,立體而清秀的五官相當精緻,卻不會讓人覺得女孩子氣,一眼看上去就是個很亮眼的男孩。
  
  不管怎麼看都是相當吸引人的娃兒,偏偏身上的穿著實在是讓妹妹頭男子不敢領教。
  
  小男孩身上套著……克拉克說不出材質的米色背心,以兩條黑色帶子繞過肩膀非常隨意的扣住衣服下襬,夾在褲帶上,過長的褲管被捲至膝蓋。
  
  ……難不成這是吊帶褲?
  
  克拉克上下打量了下,────也不像啊!
  
  妹妹頭滿頭問號。
  
  回頭望了望和自家兄弟莫莫鬧得正開心的帝奇一眼,身上也是用簡單的黑色吊帶扣住褲身,頓時恍然大悟。
  
  小傢伙身上不三不四的衣服樣式和帝奇那套還真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和帝奇認識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哥們品味竟然差到這種地步。
  
  ─────他真替這小鬼感到難過。
  
  男子莫名的接近讓小傢伙有些驚訝,愣了愣以後望著男人,翡翠的眼波純然無瑕,即便是克拉克早已習慣的恐懼也沒瞧見半分,這點讓克拉克的心頭湧現一股難以言喻的熱流。
  
  一般人看到他臉上醜陋的疤不是閃躲不然就是嫌惡,甚至有的小孩還被他的臉給嚇哭,然這這個小娃兒卻只是直勾勾的瞧著自己,清澈的大眼除了好奇以外沒有更多。
  
  曲起膝與孩子平視,不是很好看的臉龐浮現了出自肺腑的真誠笑容,────儘管那抹笑在旁人眼中看來和獰笑沒什麼分別。
  
  孩子明白眼前的男子對自己並無惡意,小小的手撫上克拉克剛毅的面頰,以指腹輕輕的描繪著克拉克臉上的傷痕,明明該是厭惡他人碰觸的地方,如今克拉克卻沒有推開臉上小手的意思。
  
  這小傢伙的手……竟然讓他憶起已逝妻子的溫軟。
  
  ─────那令他窩心無比的溫度。
  
  「還會痛嗎?」宛若感受到疤恨烙下時的疼痛,小傢伙擰起了眉,乾淨的嗓音有著真摯與難過,────因為這道疤痕而難過。
  
  「───已經不會了。」寬大粗糙的手摸了摸孩子的髮絲,平常總是顯得凶神惡煞的眼眸也在不知不覺間柔和許多。
  
  那份溫和背後的感動,只有克拉克明瞭。
  
  一把抱起孩子,小傢伙驚呼了聲,開心的笑了出來:「呀啊───!帝帝說你們也有鳥窩,是真的嗎?」
  
  「────啊?鳥窩是沒有,小鳥倒是有一隻……咳!」
  
  正所謂物以類聚,克拉克連思想都和帝奇差不到哪去。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實在是兒童不宜的克拉克很不自然的咳了聲。
  
  聽見孩子的驚呼,帝奇順著音源望去,只見克拉克不知何時已經和小傢伙混熟,甚至還親密的抱著小傢伙有說有笑的聊了起來。
  
  厚重鏡片後的眸深沉地閃動了下。
  
  「咦?你手上的小鬼是打哪來的?」莫莫驚訝。
  
  他不過是和帝奇鬧了一會,怎麼克拉克就變出了一個小毛頭?───而且還是很可愛的小男娃。
  
  某人的周圍似乎有開小花的趨勢。
  
  「啊,這孩子也要跟著我到工地,簡單來講就是……我到哪裡他都要跟到就對了。」帝奇吸了口煙,原先還有些擔心這兩個傢伙會討厭小孩,看來是不用操心了。
  
  一回頭,捲髮男人被莫莫身旁無數的小花給嚇到,「呃……難不成你很喜歡小鬼?」
  
  「那要看年紀!他看起來大概4、5歲吧?這個年紀的小鬼可天真啦~當然喜歡!」那種小小軟軟的生物都讓人很想抱在懷裡啊!
  
  ────可惜沒人願意和他生一個來玩。
  
  想到傷心處,莫莫飄在周圍的花霎時枯萎了許多,儘管如此依舊不減他對孩子的喜愛。
  
  瞟了一眼小東西身上不倫不類的衣服,莫莫的臉色相當複雜的問帝奇:「我說啊……他身上衣服不會是你弄的吧?」
  
  「對啊!和我搭得剛剛好,不賴吧?」捲髮男人獻寶似的拉了拉自己的吊帶,眉目間滿是得意。
  
  莫莫與克拉克對望,克拉克再看了看懷中的小東西,沉默。
  
  「喂!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啊!」某大叔不滿。
  
  「小傢伙,我是克拉克,你叫什麼名字啊?叔叔帶你去買些正常的衣服來穿好不好?」
  
  「───我叫拉比,正常的衣服?」小傢伙偏了偏頭,似乎不明白何為正常的衣服。
  
  他身上的衣服不正常嗎?
  
  綠色大眼這麼寫著。
  
  見及此,莫莫和克拉克都用一種非常同情的眼光望著小傢伙,並且決定就算花掉他們大半的積蓄也要幫小傢伙買到衣服。
  
  「還有我,我叫莫莫,小鬼你要小心啊~帝奇那傢伙的品味實在是差到一個難以理解的地步,你長大後可別像他一樣。」
  
  ────當初見到他臉上那副詭異的眼鏡害他笑了好久才打住。
  
  帝奇的好伙伴們就這樣徹底無視前者,自顧自的和小傢伙培養起感情並往鎮上走去。
  
  反正搭下一班的車也能趕上開工的時間,為了這孩子著想還是先幫他買幾件正常的衣服吧!
  
  「你們───!不要隨便拐別人的小孩!」兩大一小後方傳來某人殺氣騰騰的怒罵。
  
  只可惜那兩只大的完全左耳進右耳出,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小的那個則是探出小小的腦袋擱在克拉克的肩上,朝帝奇喊道:「帝帝!他們說要去買衣服耶!帝帝一起來────」
  
  孩子說話的過程中,兩人回首給了帝奇一個相當憐憫的眼神。
  
  此舉氣得某大叔頭一次有了放蒂絲追殺他們的衝動。
  
  ────這兩個傢伙當著他的面擄走小兔子就算了,竟然還批評他的品味!
  
  小傢伙穿這樣明明就很好看!
  
  真是太可惡了啊─────
  
  
  
  某人氣歸氣終究還是追了上去。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