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煦而朝氣的日光輕巧地鑽過暗紅色的窗簾,輕手輕腳的爬上黑絲絨的被子,被子底下的生物似乎感受到日陽的溫度,一扭一扭的從裡頭鑽了出來,率先冒出的是睡亂的橘絲,接著是一張明顯有著睏意的可愛小臉。
  
  小拉比呈現半趴半臥的姿態,眨了眨惺忪的大眼,小手撐住柔軟的床想起身卻發現身體動彈不得,努力試了兩三次仍舊徒勞無功,中途還因為床墊太軟手沒支撐好跌了回去,最後小傢伙學聰明放棄掙扎,疑惑的轉了轉腦袋想弄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阻止他翻身。
  
  小腦往左一偏────
  
  瞧見一隻結實又不過於誇張的手臂,橫放在被子上頭,也壓在自己身上。
  
  眨了眨茵眸,再往右一偏────
  
  這次是男人赤裸著上半身趴睡的模樣,質感的黑色被子不知怎地僅掩蓋至男人的腰際,大片線條分明的肌理暴露在空氣中徹底捉住了小傢伙所有目光。
  
  孩子手腳並用的讓自己的身子翻了半圈面對男人,映入綠眸的是帝奇俊逸的睡容,不濃密卻根根分明的睫毛,以及左眼下小小顆的黑痣、高挺的鼻樑、薄薄性感的唇瓣,全都深深地印在小傢伙的腦海,甚至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收進心底,而這一收,竟牢牢地盤繞於心坎,隨著時間的遞增愈發堅固。
  
  視線來到帝奇橫在自己肩上的手臂,白皙粉嫩的手指好奇的戳了戳,彈性好摸的觸感引起了孩子的興趣,這次乾脆伸出小手掌試探性的捏了捏。
  
  好硬!
  
  而且還會彈回來!
  
  孩子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同樣的戳了戳,雖然依舊有彈性卻不像男人那樣的密實。
  
  小小的眉不解地觸了起來,爾後很快地被身旁起伏的胸膛牽去了注意力。
  
  水汪而靈動的翠眸轉阿轉,接著停在帝奇緊實的胸前,胸口明顯卻不過分的肌肉線條充分展現出底下的力與美,中間甚至能依稀瞧見需要經過一番鍛鍊才會有的小壑,讓墨綠的大眼閃閃發亮起來。
  
  食指小心翼翼的從帝奇的鎖骨下方隨著胸肌中的線條一路往下,濃密的眼簾興奮的連續煽動,小腦袋像是想到什麼,拉開自己的領口往下方望去,見到的只是白皙平坦的胸,以及粉嫩的蓓蕾,不但沒有線條摸上去也跟帝帝的不一樣。
  
  小傢伙不是很開心的噘起小嘴。
  
  為什麼帝帝有的他都沒有呢────?
  
  軟嫩的手掌再度貼回帝奇的胸口,想到自己平平的胸就覺得不滿,下一秒低沉帶點慵懶的磁性嗓音剎然而現,嚇得小傢伙下意識想收回手,可惜帝奇的大掌比他更快一步捉住小賊手。
  
  「趁人睡覺偷摸是不對的,你這只小色兔!」
  
  他在小傢伙試著翻身的時候就已經醒了,原本打算移開手臂讓小兔子起來,可對方又突然沒了動靜,還以為孩子睡了回籠覺,沒想到在一陣翻動以後竟開始戳起自己的手臂,孩子因為角度的關係並沒有發現自己正觀察他的一舉一動,那好奇比較手臂的模樣讓他差點笑出聲。
  
  原本想說這樣就結束,正準備睜開眼胸口就感覺到細微的搔癢感,偷偷的張開一條細縫,映入琥珀的是小傢伙拉起衣領的舉動,那動作與神情可愛到讓帝奇很想把人圈進懷裡揉揉,接著小傢伙又將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他便抓準時機闔上眼眸,豈料這小兔子竟然又摸了上來!
  
  「那帝帝醒著的時候就可以摸嗎?」小兔子天真的問句讓男人頓時詞窮。
  
  「嘛……我的胸膛有這麼好摸?」他比較疑惑的是這點。
  
  「和拉比的不一樣!帝帝的,比較有彈性,────吶,你摸!」小兔子直接反捉帝奇的手心,小手很直爽地掀開自己的衣擺將大手貼在自己的胸前,「拉比的都沒有───」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僵硬了某大叔全身,且非常不願意的發現自己竟然因為小兔子無心的舉動而心猿意馬起來。
  
  ────等等、等等!
  
  他的守備範圍應該沒廣大到連小孩子都包含吧?敢情他現在是在心跳個什麼勁!
  
  帝奇緊張地滾動喉嚨,努力平穩擺盪的情緒:「你長大後就會有了,所以……我們該準備起床了!」
  
  大手一抽,卻好巧不巧的略過孩子胸前的粉嫩,小傢伙的身子顫慄了下驚呼了聲,隨後慌亂的推著帝奇的手:「───啊!帝帝不要……會癢!」
  
  某諾亞覺得腦袋裡似乎有某條神經被重重地拉扯了下。
  
  ────他才是想喊不要的那個啊……
  
  小兔子剛才發的是什麼聲音……,還有那肌膚會不會太光滑細嫩了一點!
  
  察覺這些不正常的想法帝奇猛然起身,相當自我嫌惡的搔了搔黑髮。
  
  嘖……他在想什麼啊!竟然會覺得小兔子很誘人。
  
  八成是沒宰到那隻肥羊造成內心過大壓力,沒錯,他不可能對一個毛都還沒長齊的小鬼有衝動────
  
  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將這些雜念通通拋諸腦後,帝奇牽起招牌的微笑對小兔子道。

  「去刷牙洗臉,等等我們要出發了。」
  
  「好!」乖巧的應了聲,小傢伙輕巧的跳下床直奔浴室。
  
  總算……搞定了。
  
  床上的男人如釋重負的吁了一口氣。
  
  昏黃的視線注意到被子下方不正常的隆起,嘴角不自主的抽了抽,眉頭也跟著深鎖。
  
  「不會吧……」
  
  於是,出發前小拉比一頭霧水的坐在床上,小小的腦袋充斥著一個疑問。
  
    
  
  為什麼帝帝一大早要起來洗澡呢?而且還是洗冷水耶────
  
  
    
  
  TBC..
  
  
  
  ****
  
  咳……
  相信明眼的都曉得大叔一大早洗冷水的原因吧?(竊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