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以唇咬住手套的指尖,輕輕一扯輕鬆退去,修長的大手爬了爬梳得相當整齊的髮,微捲的黑絲隨性的灑落於額前,替男人不羈的氣質更是添了幾許狂野。
  
  「還是這樣自在……」
  
  ────不過千年公總說自己這髮型活像一頭鳥窩。
  
  嘛,鳥窩也有鳥窩的好處,整理起來多輕鬆啊!
  
  另一頭,拉比坐在柔軟的大床上,綠汪汪的大眼巴眨巴眨的,將帝奇的動作盡收眼底。
  
  ────這個年紀的孩子模仿能力是很強的。
  
  帝奇將手套置於靠牆的桌面上,順便卸去了拘謹的黑色外套披掛於椅背,回過頭直接與碧綠四目交接,只見小男孩抬起粉嫩的小手有樣學樣的把自己的橘髮給搓亂,然後漾起了非常無邪且得意洋洋的笑容。
  
  「跟帝帝一樣的!」小傢伙笑得可燦爛。
  
  帝奇眨了眨金黃的眸,接著難以克制的開始抖起肩膀。
  
  ────這小鬼怎麼會這麼可愛!
  
  當然前提是建立於不會三兩下就哭得悉哩嘩啦的份上,可見他跟這小鬼挺合得來的。
  
  大手在孩子的頭頂又抹了幾把,磁性的嗓音帶著笑意,彎下身子與孩子平視,「是啊!一個大鳥窩一個小鳥窩,多搭啊!」
  
  一大一小揚起了同樣的笑容,那模樣還真有七八分像個親子。
  
  「現在也不早了,等等洗完澡早點睡,明天帶你去見見我朋友。」
  
  「帝帝的朋友?」小傢伙歪頭,小臉除了問號外更多的是期待,墨綠的眸子一閃一閃的,那可愛的神情讓原本厭惡小鬼的帝奇對於小孩的好感指數上升了不少。
  
  小傢伙圓滾滾的綠眸看起來真的跟小動物沒兩樣……該怎麼說,看到這小鬼都會讓他聯想到兔子這種動物,不過這小傢伙並沒有那份膽怯,是件好事啊!
  
  「嗯,那兩個人都是我的工作夥伴。」說到那兩個傢伙就讓他想起那隻鮮美的肥羊……
  
  嘖,既然自己宰不到半分,明天絕對要抓一隻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看來某大叔已經完全將千年公的耳提面命給拋諸腦後了。
  
  水亮的綠眸直勾勾地瞧著帝奇,軟嫩的嗓音非常興奮,「也跟帝帝一樣有鳥窩?」
  
  ────嘛,克拉克那頭短髮搓一搓或許還有,不過莫莫那可以反射陽光的頭可能搓不太出來耶……
  
  「明天見到他們再搓看看好了。」帝奇非常沒良心的把問題扔給遠方的兩人。
  
  聞言,小傢伙開心的點點頭,然後小手朝帝奇比出一個「4」道:「這樣就有四個鳥窩了耶!不知道會有幾隻小鳥鳥?」
  
  「────大的有三隻,小的一隻。」
  
  不過帝奇指的鳥似乎和小傢伙的有實質上的出入。
  
  「那拉比要大的!」小傢伙答得異常堅定。
  
  「好好好,大的給你……」帝奇悶笑。
  
  原來小兔子喜歡大一點的鳥鳥啊────
  
  某人非常無良的開始往偏的地方解釋。
  
  話又說回來,莫莫他們不曉得喜不喜歡小孩?
  
  帝奇的腦海漸漸描繪出兩名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和小孩玩在一塊的大男人,帶著粗獷又開朗的表情抱著小傢伙轉起圈圈的模樣……
  
  諾亞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好詭異的一幅畫面。
  
  「帝帝,你笑的好奇怪。」小傢伙對於帝奇要笑不笑的表情非常納悶。
  
  接著拉比像個好奇寶寶一樣摸上帝奇的臉頰,小巧而柔軟的觸感讓琥珀幽深了幾分,鮮少地沒有映出絲毫的反感。
  
  ─────上次在「正常情況」下接觸到人的體溫是在什麼時候?
  
  基本上,他會接觸到的都是非生命物體,加上自己非常不喜歡與家人以外的生物做肌膚接觸,當然自己主動的不算啦!

  記得之前有一次,他正辦完事準備回來,途中和一名不曉得是打哪衝出來的男人擦撞,臉頰被那男人的頭髮掃過,然後……嗯,然後怎麼了?
  
  他的記性實在是不太好,這種沒意義的事通常不會在他腦袋停留太久,雖然有意義的他也忘得很快啦……

  ───啊!他好像把那名男人的頭丟在某條小巷內餵狗的樣子?回來還洗了三次臉才罷休。

  沒辦法,自己相當厭惡軟弱骯髒的東西接觸到身子,就連弄髒西裝都有些難以忍受,真奇怪,他明明沒有潔癖啊!
  
  除了和莫莫他們會勾肩撘背以外,似乎已經過了很久不曾讓他人如此碰觸,漫長的讓他近乎遺忘,原來人類的體溫是這麼的溫暖,───卻又是如此脆弱。
  
  脆弱的會讓他想一手摧毀。
  
  淡淡的駭人殺意自帝奇身上湧出,瞥見小傢伙懞懂無知的小臉,還以為小兔子會因為自己的殺意而號啕大哭,正想準備安慰,豈料小男孩只是伸出另一隻手,放在帝奇的右邊臉頰,然後非常快速果斷的往左右用力一拉!
  
  「────噫、痛痛痛!───小兔子你在搞什麼!」大手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抓住肆虐的小手,阻止對方繼續破壞他的形象。
  
  小傢伙眨了眨大眼,綻開甜甜的笑顏,笑彎的眼眸盈著滿滿的純然,「帝帝這樣比較好,拉比喜歡!」
  
  ────原來這小鬼還懂得利用自己的笑容來當武器,……敢情笑得那麼天真是要他怎麼氣?
  
  好吧,他承認如果是這小鬼以外的小兔崽子對他做出這種動作自己大概不會這麼好商量,或許會直接把蒂絲當禮物送過去回敬一下。
  
  帝奇非常不情願的發現,他似乎拿這只小兔子很沒辦法。
  
  唉,照顧人的就是要認命啊────
  
  「你這隻頑皮的小兔子!」帝奇咬牙切齒的戳著小傢伙潔白的額頭,還是每說一個字就戳一下,雖然不痛,但小傢伙的腦袋卻因為帝奇動作的關係往後一點一點。
  
  語畢的同時,翠綠的大眸也跟著聚集水氣……
  
  某大叔這才意識到事態嚴重。
  
  「啊……別哭、別哭!要是讓千年公知道我就死定了……我錯惹────」不過某人的話都還沒結束,捏在男人臉上的小手跟著往旁邊一拉,讓帝奇的「了」直接成了「惹」。
  
  小傢伙瞪著帝奇變形的臉,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很不客氣的開始評論帝奇的臉:「帝帝的臉好好笑───!」
  
  這下子反倒是被捏的那個不知該怎麼反應。
  
  ────怎麼這小兔子上一秒還快哭出來的樣子下一秒就笑得跟沒事人一樣?那心情轉換之快根本是在耍人嘛……
  
  
  
  偏偏他這個帶小孩的也只能被耍得心甘情願……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