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跟火青的肉有,慎。

 
****

大白天的,火神就被青峰脫得一絲不掛,為了用那什麼逼利的,火神還被青峰趕到浴室去做事前準備,畢竟誰也不想玩到一半看見噁心的排泄物。

 

火神順便還拉著青峰以「既然用完就換我進去,那你多少也要開始準備吧?」為由,兩個傢伙都乖乖的開始洗屁股,要不是新買的前列腺按摩棒逼利沒有防水,不然兩人可能會直接在浴室開戰。

 

青峰退去襯衫露出肌肉線條分明的上半身,迫不及待地擠了新買的29在掌心,乳白的液體很黏,搓沒幾下就均勻分布在掌心,方才的黏膩全變成很滑溜的觸感。

 

青峰用過這麼多潤滑劑,這款到目前為止都讓他很滿意,反正有兩支青峰也不吝惜,大掌一抹分別塗在火神仍頹靡著的分身與下方按青峰以方便為要求,雙腳大開,閉合的部位春光大洩。

 

「這個真的很滑耶,有什麼感覺?」青峰一手套弄著火神的肉棒,另一手則不疾不徐地按壓著緊縮的穴口,先讓火神有感覺後面會比較好擴張,疼痛與摩擦的不適感也會降低很多,儘管青峰很想快點試用逼利,卻很有耐心地愛撫著火神。

 

要不是這次買的29沒辦法食用,不然青峰連用嘴幫火神的心都有了,畢竟嘴巴跟手比起來,還是嘴的刺激比較快速且直接。

 

「唔嗯……滑滑的……」作為感受一方的火神,其實無法確切分辨有什麼不同,頂多覺得舒服與不舒服,套弄的過程中是不是很容易因為乾掉讓摩擦變得疼痛而已。反倒是常常在火神身上抹些奇奇怪怪東西的青峰,各式各樣的潤化劑用多了,自然也能發現一些差別。

 

例如之前買的水性潤滑劑滑是夠滑,卻很容易就乾掉,所以每次摸不到幾下就要一直擠,用量很大,不過比較好洗;油性潤滑劑則是比較持久,通常抹上一次就不太需要一直擠,但缺點是潤滑效果沒有水性的好,清洗也比較麻煩,必須用上沐浴乳或肥皂才洗得掉。

 

以他而言其實是比較喜歡用水性的,雖然每次做完床單都被他們弄得慘不忍睹,但水性潤滑劑的成分貼合肌膚,好洗的特點可以減少細菌感染的機會,也比較不傷火神的身體。

 

這次買的29雖然是油性的,卻意外很滑溜,甚至連他在套弄火神時一個不小心手就會滑出去,看著火神漸漸充血挺立的部位,以及開始感到舒服的喘息,青峰開始朝後方進攻。

 

「哈啊……唔……!慢、慢一點……嗯、青峰……」感覺到體內被青峰的手指入侵,火神的身體一個緊繃,隨即逼自己開始深呼吸放鬆肌肉配合青峰的動作。青峰的食指緩慢地在火神體內抽動,溫柔地在內部畫圈擴張著仍有些僵硬的穴口。

 

「哪,你知道嗎大我,這款潤滑劑之所以會叫卓克(stroke29,聽說是套弄29下就會在這裡形成一層膜,變得滑溜喔!」說到這裡時,青峰加快手中套弄的速度,惹得火神曲在他身旁的腿猛地下滑,青峰笑得有些壞心也有些促狹,「我們來數看看是不是真的?」

 

「你、你都摸這麼多下了哪算啊……!嗯啊……!唔、嗯……啊、啊……」充血的肉棒在潤滑劑的滋潤下發出動人的水光,青峰的手時不時會去逗弄底下的雙球,那種滑不溜丟的感覺讓他愛不釋手。

 

從剛才到現在,火神都覺得青峰手的動作比起以往都還要清晰且刺激,以前青峰摸他時儘管也很舒服,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抹了潤滑劑的關係會覺得好像隔著什麼東西,掌心帶來的快感並沒有非常強烈,至少跟現在的感覺比起來差很多。

 

火神半瞇著眼,儘管沒有看向下身,高舉的分身仍能將青峰每次的套弄與變換的角度,直接的反應在他的交感神經上,那種刺激太過強烈,強烈到火神都有些招架不了,雙手也無意識地抓著青峰在分身上擼動的手腕,氣息明顯變得紊亂而煽情。

 

「嗯啊……哈、哈啊……唔、青峰……等、等等……慢點……啊……!」陰莖過於劇烈的刺激讓火神腦袋一片空白,在火神後方的手指也擴張到了兩根,慢慢朝第三根邁進,以青峰對火神身體的了解,逼利的大小還是擴張到三根火神會比較容易接納。

 

「啊、啊……嗯啊……不、……住手……青峰……啊嗯……我快要射了……」火神蹙著眉,火紅的瞳變得迷離,忍不住收緊雙腿卻只能夾住青峰的身體,青峰停下前方的動作,抽出後方擴張得差不多的手指,硬是把火神在即將攀升巔峰的前一刻給拉回來。

 

「哈啊……唔嗯……」火神發出依依不捨的喘息,不懂青峰為何要在這時收手,眼瞳充斥滿滿的不滿。青峰將29抹在逼利黑色的棒身上,手又繼續套弄火神的分身,卻將頻率控制在不會讓火神射的地步,緩緩地將開了開關不停震動的按摩棒前端插進火神體內,「放鬆,大我。」

 

方才的刺激讓火神的身體變得相當敏感,就算只是把按摩棒頂在穴口也能讓火神一顫,更別說是震動帶來的刺激,加上腫脹的分身也被搓弄,火神還想說些什麼那根按摩器就闖了進來,抗拒的話語立刻變成破碎的呻吟。

 

「你……!啊、啊……唔……哈……噫……!等等、青峰……!啊啊!」當按摩器頂到內部時,一種以前在跟青峰做的時候,常常被頂撞到某一點會竄起的悶疼快感席捲全身,與刺激肉棒的直接快感不同,後方帶來的感受就像即將射精前,眼前一片空白舒服到不能自己的飄然感。火神繃緊全身的肌肉,卻只是更加助長快感的堆疊速度,只能不停吸氣吐氣藉此降低那過分折騰人的快意。

 

「看上去很舒服啊,再快一點如何?」青峰舔舔唇,被眼前誘人的景象弄得喉嚨發乾,下腹也早就硬挺不已,撐出明顯的弧度。青峰邊解著褲頭,邊往上調快震動的頻率,火神的身子不禁一彈,呻吟也抽高了幾分,全身泛起非常豔麗的顏色,汗水也不停自發燙的肌膚沁出,滑落。

 

望著火神沉浸在快感中的模樣,青峰等不及地退下自己的褲子與內褲,裡頭早已備前列腺液弄得黏呼呼的。既然答應了火神他也說到做到,擠了一點29到掌心,自己開始擴張自己。之前也不是沒被火神上過,後面早就破處了,其實他也沒那麼反彈被插,說實話不用動腰還挺輕鬆的,也很爽,只是比起被動,他更喜歡主動。

 

青峰見火神習慣了這種程度的震動快感,又換了一次頻率,變成快節奏的間斷震動,火神本來還能忍耐的喘息瞬間又開始紊亂起來,望著火神享受的模樣,青峰出入在自己身後的手指也慢慢加快,儼然是把火神的反應當配菜,很是享受。

 

火神邊喘邊習慣著居高不下的快感刺激,青峰也已經鬆弛得差不多了,把逼利的頻率調到最逗人的四段震頻,四段震頻是由小至大的震動,那種變化反而更讓人難以抗拒,快感也是成倍地增大。

 

「啊啊!啊嗯……!不、不嗯……!要、要去了……哈啊啊……呃嗯!你、你幹麻啊!放手……!」又是在快射的時候被狠狠的壓下,火熱難耐的身子讓火神失去耐性,他紅著臉火大的嚷著,身後的按摩器不曉得何時被切換成固定的震動頻率,青峰緊握著火神充血即將爆發的分身,挑眉,「我都還沒爽到你怎麼能先爽?閉嘴,乖乖讓我上!」

 

「你、你不是說用完就要讓我進去嗎死青峰!」他就知道青峰這混帳的話不能信可惡……!

 

「我不是正要進去嗎笨蛋神?」青峰跨上火神的腰,扶著火神的肉棒大概對一下位置後,在火神驚訝到快瞪出眼珠的情況下,緩緩落下腰。

 

青峰往下坐時還用臀部尋找著入口,好幾次都讓火神的龜頭從臀縫滑過,體內還被插著按摩棒,前端又突然被青峰這樣有一下沒一下的刺激,火神險些就要繳械,卻在青峰嘲笑的眼神與挑釁的話語硬是忍了下來。

 

「你不會這麼沒用,還沒進去射了吧?也該讓我舒服一下啊,大我。」

 

語畢,青峰一舉沉下身子吞入火神堅挺的硬物,饜足地發出一聲性感的嘆息,雖然被頂貫穿的感覺有點不適,但多虧29的功勞加上之前就適應過,適應能力相當強的青峰很快地便開始扭動腰找起自己舒服的地方。

 

「唔嗯……哈、啊……爽不爽啊大我?這裡……唔、跟後面一起來……每動一下逼利你的肉棒都會顫動,身體很誠實嘛你。」青峰得意地悶笑,抬著腰部不停吞吐著火神的分身,前方略為黝黑的男物也因青峰的動作下上下搖晃著,肉體與肉體的拍打聲完全蓋過按摩棒的震動聲,可見青峰動得有多賣力。

 

不曉得是不是後方被塞了不停震動的按摩棒,青峰明明是被進入的一方,卻讓火神有種被青峰上的錯覺。跨在自己身上擺動腰桿的青峰性感得不可思議,卻又透出十足的男性魅力,成熟而誘惑,讓火神沉浮在感官浪潮中無法自拔。

 

「啊啊、啊……!唔啊……青峰……不要、不要再動後面了……」混蛋……!這樣根本沒有上青峰的感覺啊!根本被青峰掌控了節奏嘛!

 

火神咬牙,不甘示弱地用力往上頂,滿意地瞧著青峰被自己戳到有感覺的地方低吟出聲的模樣。扳回一成固然很過癮,但這一挺腰也牽動到埋在體內的按摩器,本來已經習慣的刺激更往內部擠壓後,轉變成全新的電流刺激著前列腺,立刻讓火神的腰又軟了下去。

 

「唔嗯……!可惡……你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哈啊!」在身體裡面放這鬼東西哪可能還有餘韻上青峰啊!他光是要忍住快令他昏厥的快感就拼盡全力了,遑論是讓青峰爽快。

 

「哈啊……什麼啊?我可是照你說的讓你插了,你還有啥不滿的?少囉唆……既然動不了就讓我來動!你就乖乖躺在我身下叫吧!」青峰撐著火神的腹部,將陰莖退到快滑出窄穴的地方再重重坐下,一下又一下刺激著自己舒服的地方,手還很賤的又調了逼利的頻率,滿意地享受著火神分身在體內膨脹的感覺。

 

彼此的喘息急促又熱情,已經聽不出是誰的聲音在搧動誰,不論是火神混雜在濡濕低喘中的呻吟,或是青峰開放豔麗的喘息,雙方都沉浸在黏膩的交合行為中。火神前後同時被刺激,沒意外早青峰一步邁上巔峰。

 

青峰感受著體內射出的熱流,以及慢慢變小的分身,黝黑的臉染上情慾的潮紅,似乎是還沒享受夠,一把扯出埋在火神體內的逼利扔到床舖另一邊,惹得火神一陣戰慄。火神腦袋還處在高潮的餘韻,只覺得包覆住自己的緊窒陡然一鬆,青峰撐起身子,乳白的液體從穴口滑到大腿內側,滴到火神的小腹上,這惹火的模樣讓火神剛軟下去的部位又再度精神起來。

 

青峰見狀唇角勾起一抹笑,一把勾過火神脖子往後躺,改讓火神壓到他身上,雙眼發出野獸般的精光,右腳跨到火神的腰上,抓住火神的慾望抵向自己還溢著火神精液的後庭,血脈噴張程度百分百。

 

「不是想上我?來啊!就怕你腰軟得沒力了。」那笑容,狠狠地刺激到火神的男性尊嚴。

 

下一秒,火神臉冒青筋火大地低吼一聲,抓住青峰的腰用力頂進青峰體內,青峰的背陡然一弓,很是享受火神一下又一下激烈的撞擊,那雙被點燃怒火與慾火的赤瞳實在是讓他興奮到一個不行。

 

不論是被自己壓的大我,還是插他的大我,都是他強烈渴求的大我。

 

不論是哪個他都愛。

 

激情過後,兩個傢伙累得癱在床上,前列腺高潮比起一般的射精還要容易有倦怠感,火神跟青峰不停喘著氣,湛藍撞上赤紅時,同時在對方眼底看見不亞於球場上對決時的熱情與戰意,同時扯出一抹笑。

 

青峰用腳踢踢壓在他身上的火神,懶懶地道:「等等換你幫我洗屁股。」他實在是懶得動了。

 

前後都被輪流關照過的火神,加上後來又硬是跟青峰輪流大戰了好幾回合,其實他也沒什麼體力,但一想到留在青峰體內的精液可能會讓青峰不舒服,加上自己的後面也還殘留著潤滑液與中途被青峰搶攻留在裡面的東西,不清洗實在不行,只好拍拍青峰的腦袋,說道:「知道了,走吧,我裡面的也沒還洗掉。」

 

聞言,青峰賊賊一笑,「我可以幫你喔!剛好你幫我洗我也幫你洗,那叫啥……分工合作?」

 

「最好有人會分屁股啦!……啊!青峰!你不要邊走邊把精液滴到地板啦!」

 

「囉唆耶,還不是你射的?」

 

「……」

 

火神臉瞬間炸紅,看得青峰也莫名不好意思起來,困窘地嚷著:「你、你是在臉紅個什麼勁啦!」

 

「還不是你先說那種話!」

 

「吵死了你就當我是在做記號啦!」

 

「你是狗啊你!」

 

最後火神還是認命的先把地板的東西給擦乾淨,順便像在幫小狗擦屁屁一樣抹了青峰的屁股一下,在青峰老大不爽的抗議下踏進浴室開始梳洗。

 

 

 

後來有一段時間青火兩人整個迷上這種你一次我一次的玩法,玩到兩人隊上的教練發現怎麼最近自家王牌們的體力變得這麼差,甚至影響到賽事,這才嚴格下令禁止他們做愛一個月,兩個傢伙才收斂許多。

 

不過也只是從天天玩變成一個星期來一次這樣。

 

 Fin.

 

 

 

****

不管是寫火神那裡還是青峰那裡我都好緊張啊..

可惡這樣的互攻我真的超喜歡!

還給我噴字數哈哈XD

 

2013/02/16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