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爸爸第25集劇透有,還沒追的慎入 

 

****

(請接在唐翔希殺進溫振華房內後開始看XDD) 

 

被唐翔希這麼一鬧,溫振華的心情的確好了許多,情緒平復過後,溫振華愈想愈不對,瞬間轉頭看向唐翔希。

 

被溫振華的反應弄得一愣,這不太像心情變好的眼神耶振華……反倒比較像是發現他襪子亂丟要開始訓話的前兆。

 

「等一下,我記得我有鎖門,你是怎麼進來的?」

 

「呃……就這樣、這樣然後咖的就進來了嘛!哈哈哈……」

 

溫振華雙手環胸一臉狐疑,「我怎麼都不知道你在律師事務所還學會了開鎖這招?唐翔希,你最好從實招來,你是怎麼進我房間的?」他雖然很感激翔希剛才的舉動,但這跟那是兩回事,光是想到睡到一半旁邊突然多個人就讓他背脊發涼。

 

見唬弄不過溫振華,唐翔希立刻擺出正人君子的表情,雙手立在身前做出我投降的模樣,「好好好,審判官大人,我說,我全都說,其實……我偷偷打了你房間的備鑰。」

 

「你說什麼!?唐翔希,你有沒有搞錯!你是什麼時候偷打的?」

 

「呃……」唐翔希眼睛轉了轉,乾巴巴地續道:「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我們剛搬進這個家的時候。」

 

「那不就是一開始嗎!你……」

 

「等等!判官大人您聽我解釋啊!我會打備鑰也是出於好意啊,萬一你昏倒在房內沒人發現怎麼辦?再說就結論而言我也幫你從那個很深的洞給拉出來啦,還有,你說我有哪次進你房間是沒經過你同意的?」

 

……同居人真不該選個當律師的,怎麼說都說不過他。

 

溫振華歎了口氣,白了唐翔希一眼,「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

 

「是是是,什麼都聽你的,判官大人。」唐翔希頭點到一半,瞪著溫振華朝他伸出的掌心,看看振華又看看空空的手心,不解地問:「大人……您這是……?」

 

「嗯?還想裝傻?把備鑰交出來。」

 

果然還是瞞不過去。

 

唐翔希一臉心痛地從運動褲口袋內拿出珍藏的備鑰,要拿給溫振華前還收回來幾次,讓溫振華看不下去一把奪過鑰匙。

 

溫振華拍拍唐翔希的肩,臉上的表情已柔和許多,至少眉頭不再蹙得那麼緊,「很晚了,你也先去休息吧。」

 

「利用完人家就丟,溫振華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好啊你,來這招?要不要我跟你算算你偷打我房間鑰匙的帳?」

 

「大人英明,小的知錯,立刻退下。」某個傢伙立刻腳底抹油,溜得可快了。

 

在唐翔希要踏出房門那刻,溫振華忍不住出聲喊住他,「喂!」

 

「大人您還有何吩咐?」

 

喊人的爸爸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感激又不好意思地道:「……剛才,謝了。」

 

翔希在外頭安撫女兒的聲音他都有聽到,也謝謝他明知被自己知道偷打備鑰的事情會生氣,卻還是選擇開門進來,陪他一起分擔內心的沉重與不安。

 

唐翔希笑了笑,拍拍自己的胸膛自信地道:「信我者得永生嘛,你永生了,所以我功成身退了。」

 

溫振華受不了地笑了笑,「晚安。」

 

「晚安。」

 

溫振華望著手中的鑰匙,想起唐翔希方才的話胸口不禁一暖。

 

『你不夠堅強沒關係,有我幫你堅強就夠了。』

 

也許,他不該把焦點放在失去了多少,而是從翔希還有溫蒂身上得到了多少。

 

溫振華緩緩收緊五指,就像想把唐翔希落在耳畔的承諾放進心底那般,牢牢地握住。

 

以後,他擁有的一定會愈來愈多的。

 

 

 

回到自己房間的唐翔希,哪還有剛才表演給溫振華看的肉痛?他從枕頭底下又摸出一把鑰匙,親了那把鑰匙一下,一臉得意。

 

「想不到吧溫振華?狡兔都有三窟,我堂堂的唐翔希大律師怎麼可能只打一把備鑰?哼哼,下次要是再把自己鎖起來我一樣有辦法進去!」

 

房間備鑰要幾把有幾把,但掌握振華內心那把鑰匙的,有他手裡的就夠了。

 

那傢伙內心的備鑰,永遠只掌握在他手上。

 

也只會在他手上。

 

Fin

 

2013/05/23 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兩個爸爸 唐溫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